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39养家,随便花

739养家,随便花

        崔家不缺银子,甚至可以说很富有,但再富有的人家,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拿出一万多两黄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们家又不是国库,会存一堆金子在家里!

        看到崔轶信上所写,崔大学士高兴之余,又不免头痛:“只能厚脸皮去借了。”

        大周缺金、银,尤其是缺金子。市面上流通的大多是铜钱和银子,银庄也只会存银,极少会存黄金,能在一天之内,拿数一万两黄金的只有国库。

        崔大学士没有任何犹豫,拿着崔轶的信,就打马回城,准备进宫求皇上借金子。

        崔大学士不知,有一批黑衣杀手潜伏在京郊的农家,正等着他上门……

        好在,月宁安回来的及时,崔轶的信也送的及时,不然崔大学士不经查证,贸然登门求药,必是死路一条。

        要是崔大学士横死,不管崔轶身上的毒能不能解,崔家与月宁安就算不结仇,也无法再交好。

        背后算计之人用心之毒,可见一斑。

        崔大学士一路马不停蹄,直奔皇宫,求见皇上。

        皇上一早起来,就问过李伴伴,可有毒王阿布的消息?

        崔家可有找齐孙神医要的药材?

        得知没有,皇上一整天,连处理公务的心情都没有。

        此刻,听到崔大学士求见,皇上猜到崔大学士必是有所求,叹息了一声就让李伴伴宣诏。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然,皇上想了很多种可能,甚至想到崔大学士,可能会求他在崔轶死前,给崔轶一个封赏,却独独没有想到崔大学士问他借金子。

        “大学士,你再说一遍,你要求朕帮什么忙?”    皇上一度怀疑自己也中了美人香,幻听了,还产生了幻觉。

        他居然看到崔大学士在笑!

        崔大学士他不是疯了吧?

        “陛下你没有听错,臣求陛下借一万四千两黄金。”崔大学士说完,猛地想起陛下穷的要靠陆大将军接济,连忙道:“陛下,臣不是像您借,是像国库借。臣保证,一个月内必连本带利还上。”

        皇上倒是没有多想,他只是不解地寻问:“你要这么多金子做什么?”

        “是臣的儿子,他的毒能解了。月当家的今天一早,把药草带回来了。只是运费比较高,要的也很急,且对方只要黄金,臣家中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黄金。”崔大学士一脸为难地看着皇上,心中暗道:莫不是国库也很穷,穷到一万两黄金也拿不出来?

        “月宁安找到了药材,还在今天带回来了?她去找到的?还有运费是怎么一回事?”皇上惊得差点坐不住了。

        他这个皇帝,举全国之力也无法在两天内,找到孙神医需要的西域药材,月宁安是怎么办到的?

        “这个臣……”崔大学士刚开口,就被赵启安打断了:“这事本王知道!皇兄,你让李伴伴带崔大学士去取黄金。”

        “王爷!”崔大学士连忙给赵启安行礼。

        “不多必礼。”    赵启安大步走进暖阁,摆了摆手。

        崔大学士却没有后退,而是再次给赵启安作揖,一脸感激地道:“犬子的事,给王爷添麻烦了。王爷大恩下官铭记于心。待犬子的毒解了,下官必带犬子登门道谢。”

        “我与崔轶是朋友,况且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赵启安不以为意地道:“你随李伴伴去取黄金,早些送去明月山庄。黄金堂的报酬,不是那么好欠的。”

        “多谢王爷。”崔大学士早就想去明月山庄,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到赵启安的话,崔大学士匆匆向皇上告罪一声,就走了。

        暖阁内,只余皇上与赵启安两人,赵启安也不崩着,毫无形象地瘫在椅子上,散漫而骄傲地道:“皇兄,事情解释了,崔轶不会有事,以后也没有人,敢随便给月宁安身边的人下毒了。毒王阿布完了!”

        “你们做了什么事?提前杀了郭家和程家的人?”皇上皱眉寻问。

        “不是我们,是月宁安。月宁安跟范家人,做了一笔生意。”赵启安想到,他刚查到的消息,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月宁安,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青州范家?月宁安怎么会跟范家做生意?他不是跟范家有仇吗?”皇上不解地寻问。

        明月山庄内,陆藏锋查到月宁安,在阎冥京鬼市做了什么交易后,也忍不住问出相同的问题。

        “当然是为了我。”崔轶坐在陆藏锋对面,笑得如百花盛开,眉眼间俱是张扬的喜意。

        崔轶知道,陆藏锋一定会让人去查,月宁安在鬼市做了什么交易。一回来,就赖在陆藏锋的房间,不管陆藏锋怎么明示、暗示,崔轶就是不走。

        事实证明,他做得很对。

        “哼!”陆藏锋冷笑一声:“要不要,本将军拿镜子给你照照,你往自己脸上,贴了多少金?”

        “自然是一万四千两黄金。”崔轶完全不受陆藏锋的嘲讽影响,笑眯眯地反击了回去,一如初见。

        陆藏锋:“……”贱还是崔轶贱。

        “说到黄金,大将军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郭、程二家被抄,定有不少产业要发卖,合适的话倒是可以置办一些。免得将来成亲后,养不起妻儿,还要辛苦妻子赚钱养家。”崔轶笑眯眯地说完,不给陆藏锋发怒的机会,就片翩翩然地离去……

        陆藏锋:“……”

        他可以肯定,崔轶这个贱人是在说他!

        他就让月宁安养家了!

        月宁安不仅养了整个陆家,还养了他的手下!

        “郭、程二家的产业,让人盯着!”陆藏锋周身寒气肆溢,脸黑如墨。

        陆一暗叫倒霉,哆嗦地开口:“大将军,发卖产业是由户部主持,这一向是文官的福利,咱们可能沾不了。”

        陆一说完,生怕大将军把这个难题丢给他,求生欲极强地补了一句:“大将军,您不用担心,您名下有很多产业,养夫人绰绰有余!”

        “不够!”就月宁安那花钱的架势,他那点产业还真不够。

        他得想想,怎么赚钱才能让月宁安随便花?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