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36怕死,为你散尽家财

736怕死,为你散尽家财

        崔轶中毒的第二日,郭家叛乱与程叙贪腐的案子就结了,皇上也御笔批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刑部与大理寺的人,半刻也没有耽搁,将行刑的日期,定在崔轶毒发的第三日午时。

        美人香一旦发作,中毒者只有三日可活,如果没有解药了,崔轶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而直到第三日,不管是毒王阿布的下落,还是西域的药材,都没有任何进展。

        崔大学士这两天,一刻也没有合眼,一直在外奔波,到处求人,到处打探消息,却半点用处也没有。

        大周与西域相隔千里,西域诸国与大周一直没有往来,互不通商,便是偶尔有商贩悄悄地带来西域之物,也只是宝石、香料一类,不会带不值钱,又占地方的药材。

        就算有商人,悄悄从西域带药材过来,也只会挑几样贵重的药材,不会什么药材都收。

        崔大学士昨晚送了七味药材过来,孙不死看过后,都没有用。

        皇上派人四处搜索,也送了一盒药材来,同样无用。

        平日不重要的西域药材,此时却成了救命药,偏两地相隔甚远,崔轶的毒,根本等不到从西域运药材来。

        第三日,太阳出来了。

        崔大学士奔波在求药的路上,看到太阳升起,几尽崩溃,险些哭了出来。

        孙神医给的寻药期限是两天,按说昨晚就是凑齐药材的最后期限,可直到现在他们仍旧一无所获。

        他的儿子,注定要早逝吗?

        崔大学士无法接受,他宁可死的是他!

        崔大学士无法接受,皇上和赵启安同样无法接受,他们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却没法在大周境内找到两个人。

        “刑部和大理寺的人,是吃屎长大的吗?谁规定杀人只能在午时?昨天下午就不能行刑吗?杀人还要挑时辰,他们倒是比本王还要讲究!”赵启安双眼通红,暴躁不已。

        毒王阿布比他想的还要能躲,也比他想的还要胆大,居然不将他和陆藏锋的威胁放在眼里。

        “一个个的愣在这里干什么?还有半天的时间,找……通通给我去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听到没有?”赵启安在皇城司大发雷霆,看谁都不顺眼,恨不得把皇城司给拆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担心崔轶,也担心月宁安。

        他并不知月宁安去阎冥京鬼市的事,明月山庄的人,把这事瞒得严严实实,生怕走漏风声,让人坏了月宁安的事。

        皇上没有发火,他独自坐在暖阁,手上拿着崔轶中状元写的文章……

        崔轶会中毒,崔轶会死,罪魁祸首不是月宁安,是他这个皇帝!

        皇上怔怔地看着手中的字,双眸没有焦距……

        永福宫,老头照常坐在池塘边喂鱼,目光却看向城外的方向,眸中是深深地担忧。

        老头叹息了一声:“阎冥京鬼市呀!好多年没有去了,也不知那里的酒,还是不是一样的浑。”

        得知月宁安为崔轶去了阎冥京鬼市,老头就不担心崔轶,改担心月宁安了。

        阎冥京鬼市!

        只有你付不起的代价,没有阎冥京鬼市办不到的事。

        月宁安所求,放在平日不过是派人走一趟西域,千百两银子就能解决的事。然崔轶突然毒发,平日不值钱的药材,此时便价值连城。

        阎冥京鬼市的人,惯来会趁火打劫。宁安这一趟,怕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然,老头担心,却也只是担心,并没有出手阻止。

        有些事必须要自己做,有些仗必须要自己打。

        去青州前展露一下獠牙,才能叫人不敢轻视。

        他相信,他的小宁安,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老头相信月宁安,陆藏锋和崔轶也相信月宁安,相信月宁安一定会带着药材赶回来,不会让崔轶有事……

        在床上养了两天,陆藏锋已经可以下床了。

        第三日一早,陆藏锋与崔轶就起来了,两人坐在西院的榕树下,继续昨天未完的棋局。

        昨天,崔轶得知月宁安去了阎冥京鬼市,心中的担忧去了大半。正好到了他泡药浴的时间,崔轶潇洒地丢下,下到一半的棋局,转身去泡药浴了,让陆藏锋等他泡完药浴再接着下。

        陆藏锋:“……”

        他能怎么办?

        中毒快要死的人最大,他除了等还能如何?

        尤其,他现在还下不了床,也没法把崔轶捉回来。

        孙不死给崔轶配的药浴,有安定心神的功效,等泡完药浴,崔轶倦意来袭了,回房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今天早晨才醒,完全忘了隔壁还有一个棋友,等着他把那局未走完的棋局下完。

        陆藏锋什么也没有说,只在一早,将棋盘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等着崔轶起来。

        崔轶要他赢他半子,了起一桩遗憾?

        很抱歉,他会叫崔轶带着这个遗憾过一生。

        陆藏锋与崔轶的记忆里极好,哪怕过去了一天,两人仍旧一子不差的将棋盘复原,而后继续下,只是……

        两人都心不在焉。

        如无意外,月宁安今天上午应该会回来。

        他们对月宁安有信心,但……

        没有见到人,终是会担心,终是会不安。

        阎冥京鬼市所有的交易,都是见不得光的,那是一片由黑暗与欲望滋生出来的恶土,鬼市里有人保障交易者的生命安全,鬼市外呢?

        他们知道月宁安敢去鬼市,肯定做足够准备,且月宁安与黄金堂建立了金钱交情。有黄金堂在,月宁安在鬼市内、外都不会有生命危险,他们担心的是……

        月宁安付出的代价!

        阎冥京鬼市恶名昭著,让人望而却步。若不是被逼到绝境,没有别的办法,根本不会有人去阎冥京鬼市做交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下着棋,棋盘上,黑、白子已过半,却不见一丝杀气,也没有一丝紧张之气,好似两人不是在下棋,而是在摆棋子玩儿。

        孙不死过来时,就看到两人悠闲的下棋、喝茶,气得差点冲上去,把棋盘给掀了。

        他急的嘴角长水泡,这两人还有闲功夫下棋,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孙不死心里憋着一团火,没好气地道“我说你们两个……”

        “有事?”陆藏锋一个冷眼扫过去。

        “没,没事……你们继续,继续!”孙不死瞬间就怂了。

        他忘了,陆藏锋能下床了。

        他已经欺负不了陆藏锋了。

        委屈!

        孙子死憋着一团火,却不敢对陆藏锋和崔轶撒,尤其是崔轶……

        他现在一看到崔轶,心里就止不住烦躁,想杀人的那种烦躁。

        他就没有见过,比崔轶还不靠谱的病人。他有时候都不知道,到底中毒的是他,还是崔轶?

        崔轶知不知道,要是没有解药的话,他的生命到今天就结束了!

        他怎么一点也不急?

        一点也不害怕?

        他就不明白了,这些一个个都不怕死的人,怎么跟月宁安那个怕死鬼成了好友?

        “一个个跟月宁安一样,都是怪胎!”

        孙不死惹不起这两尊爷,悄悄地给了两人一个白眼,就去门口找徐老了。

        徐老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站在门口。

        他在等月宁安回来,他知道月宁安,一定会在孙不死要求的时间前赶回来,因为……

        月宁安比任何人都怕死,比任何人都怕她身边的亲人、好友死去。

        为了不让身边的好友、亲人死去,月宁安可以跟人拼命,可以豁出一切。

        月宁安,绝不会让他们失望。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