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34血染,跟月宁安走近的下场

734血染,跟月宁安走近的下场

        这一夜,注定无人可以入眠。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不仅仅是赵启安,崔家、大将军府、月宁安的人,就是老头的人,也全都撒了出去。

        窝在明月山庄养伤的小六子,和天宫阁的公叔茂,也在第一时间,把他们认识的江湖人全部找来了。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毒王阿布!

        然,毒王阿布与月三娘,就像是人间失踪了一样,明的、暗的、灰的、朝廷的、江湖的、世家的势力,全都撒了出去,一个晚上下来,不仅没有找到人,连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

        “有人在帮他们。”老头一夜未睡,天方亮,得知手下的人找了一夜无果,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不紧不慢地道:“把人收回来,不用再找了。派人去查这两天,陆大将军府有什么人进出过。再查,这两天哪个权贵家有异常。”

        老头不紧不慢地说完,刚说完,又懒懒得抬了抬手:“算了,不查了,麻烦!去给赵启安和姓陆的小子传个话,就说老头子我嫌京城的路太脏,让他们把京城的路给我洗干净。老头子我喜欢红色,就用大牢那些人血来洗吧!”

        老头云淡风轻,似在闲话家常一般,半点没有一言定人生死的凶狠与张扬,好似再正常不过一般。

        老头身边的人,也是如常应道,半点也不惊讶。

        赵启安在外面找了一夜,熬的双眼通红,也没有找到人,便猜到必是有人帮毒王阿布与月三娘遮掩行踪。

        他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已经浪费了一个晚上,再这么找下去,也不一定有头绪。

        赵启安一脸阴冷,下令收队回血衣卫:“找不到,本王就让你们主动出来!”

        刚到血衣卫,就有一灰衣人上前,向他转交焰皇叔的话。

        赵启安听了,哈哈大笑:“皇叔和我想到一块去了,让皇叔放心,我必让京城的路,干净如新!”

        最后四个字,赵启安说的咬牙切齿,一脸狰狞。

        送走焰皇叔的人,赵启安不再犹豫,下令结结了程叙的案子,将犯人和相关证据移交刑部:“记住!今天,本王就要见到他们的判决!晚一天,本王不介意,判决书上多加几个人名!”

        刑部的人突然接手一大批犯人,正愁不知如何安顿程叙等人,听到司卫转交的话,刑部的人一阵沉默。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得,也不用想怎么安顿,估计过两天就要死了。

        刑部的人效率极高,当天就按照皇城司移交过来的卷宗,依律给程叙等人定了罪。

        程叙满门和主犯皆斩首,主犯家人和从犯流放西北。

        无独有偶,当天枢密院也给大理寺送来了,郭家叛乱的相关证据。

        大理寺的人,还来不及感枢密院的帮助,就听到枢密院的人说:“我们家大将军交待,天黑之前,要看到郭家和相关人员的判决。大人明白,我们大将军的意思吗?”

        暂代大理寺卿的周大人,想到前任大理寺卿被皇城司带走,注定要死;前任少卿被枢密院带走,生死淡不知。默了一下,立刻点头就是。

        郭家的案子牵连甚广,关系重大,便是有枢密院送来的证据,没有三五个月也理不清,但是……

        大将军今天要看到结果,他今天就一定要拿出一个,让大将军的满意的结果。

        叛乱是死罪,大理寺卿也不听郭家人的辩解,也不理会相关人员的求情,按照律法,果断地将主犯、从犯全部定为死罪,家眷流放,永不得赦免。

        定好了罪,周大人一刻也不耽搁,拿着折子就进宫。

        在偏殿遇到了刑部尚书,周大人朝他点了点头,并无多言,直接去了暖阁,将折子递给李伴伴,请李伴伴务必立刻呈到御前。

        怕李伴伴不尽心,周大人又补了一句:“这是大将军督办的案子。”

        “奴才知道了。”李伴伴愣了一下,就拿着折子进去了。

        周大人想到,在偏殿等候的刑部尚书,叹了一声。

        这一届恩科的学子有福了,空出一大批位置,不需要候多久,他们就能选官了。

        ……

        皇上看到刑部尚书,上报的折子还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批了一个准。

        刚批了程家的案子,皇上的心情还没有恢复,又看到李伴伴递来的折子,打开一开,不由得皱眉:“郭家的案子,就审完了?”

        “回皇上的话,郭家叛乱的案子,是枢密院督促办的,枢密院将所有证据都收集全了。”李伴伴悄声地说道,心中暗暗后悔,昨天没有帮月宁安说好话。

        月宁安这是真大佬,是能让皇城司、枢密院都迅速办案的真大佬。

        “枢密院?藏锋醒了?”皇上手中的朱笔悬空,即没有放下,也没有落笔。

        他知道,这一笔落下,又是上百条性命。

        朝中蛀虫、叛乱者当死,但这么大的案子,三五天就定下来,审案的人不可能面面俱到。

        他怕这一笔落下,会有无辜者枉死。

        “奴才听闻,大将军昨晚就醒了,只是无法下床。大将军醒来后,得知崔大人遭人算计,当即就派了亲卫心腹,去枢密院督办郭家的案子。”李伴伴低声说道,强自压下心中的战栗。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旁人威胁、震慑就是放放狠话,到了赵王和大将军这里,威胁人直接就是拿上百、上千颗人头出来。用实际行动告诉毒王阿布与月三娘,还有给毒王阿布与月三娘提供帮助的人,惹怒他们的下场。

        “罢了,这案子就这么办罢。”皇上看着奏折上,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叹息一声,在折子上落下一个朱红的“准”字。

        当皇帝这么多年,他早就明白,多数时候杀伐比讲道理有用。

        只是,他不愿意轻易杀人,尤其是杀朝中大臣。

        有才之人杀一个少一个,他自知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之人,他的才能有限,他的江山、他的百姓,还需要这些有才之士来治理。

        而能于万万人之中杀入朝堂,走到他面前的人,每一个都有其独到之处。

        就拿张相来说,他精通农桑、税赋、水利和海事。

        这些年,在张相的推动下,江南水灾每每都能提前得到控制,便是老天爷不给脸,工部的人也能在张相的指挥下,提前做好应对之策,将损失降至最低。

        还有农桑、粮价,从海外运来的珠宝、黄金。

        数十年,粮价一直保持平稳,百姓家中却越来越富庶,这些都离不开张相与苏相的治理。

        不管是张相还是苏相,他们自身都极有才华,他们精通政务、了解民生,每每推行的政策和政令,都是对百姓、对朝堂有利的,而这些……

        朝廷其他官员目前都做不到,就算勉强能做到,也没有张相与苏相做的那般周全,哪怕妖孽如崔轶也不行。

        处理朝堂政务,把控朝廷政策方向,不是光靠聪慧就够了,还需要了解大周、了解大周的百姓,了解大周的敌人、了解大周外面的世界。

        这些都是崔轶,现阶段欠缺的。

        除非朝中大臣犯了不可饶恕、有损江山社稷、危险黎民百姓的大罪。不然,皇上绝不会杀朝臣,尤其是老臣。

        每一位朝臣,都是大周精心培养出来人才,每杀一个都是大周的损失。

        但这一次……

        皇上也知,不流血不行。

        就算他愿意,皇叔也不愿意。

        月三娘让毒王阿布给崔轶下毒,这一步走得太毒了!

        不仅能挑起崔家报复月宁安,还能震慑月宁安身边的人。无声地告诉月宁安身边的人,跟月宁安走得近,崔轶就是他们的下场。

        一个好汉三个帮,在月宁安去青州之前,给月宁安这么致命一击,月宁安要是不能漂亮的反击回去,很有可能……

        要孤身去青州!

        小肥章!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