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08病危,撞进来

708病危,撞进来

        “太医!快,快宣太医!”

        太后突然晕倒,宫里的太监、宫女也吓得不行,连忙跑去请皇上和太医。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皇上好不容易,平复下心中的暴躁,有状态处理积压的公务,刚拿起一本折子,太监就来报,太后晕倒了。

        为了表明事情的严重性,太监哽咽地补了一句:“陛下,太后身边的朱太医说。太后的情况很不好,很有可能会一直醒不过来。”

        皇上早就习惯了,太医夸大病情,把一分病说成三分病。然,听到太监说,太后很有可能会醒不过来,皇上仍旧吓了一跳。

        “去,叫宋院正跟朕走一趟。”皇上放下奏折就往外走,步子迈得又大又快,显然他是真心担心太后。

        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匆匆来到暖阁外,急切地把靠在门框睡觉的宋字正给叫醒了:“宋院正,太后晕倒了,陛下让你赶紧去。”

        “太后?太后从来不用臣,太后一向只用朱太医。”宋院正睡得正香,人虽醒了,却没有起来的意思。

        “这次不一样,陛下亲自发话,让你赶紧走一趟。”小太监急得不行,上手就去拉宋院正:“宋院正你就快一点吧,要是太后有什么事,你我都完了。”

        “别急,别急……我这就跟你去。”事关太后的凤体,宋院正也不敢轻视,拎起放在脚边的药箱,就跟着小太监一路狂奔去太后的宫殿……

        暖阁外无人看守,只在不远处有禁军守着,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然而,禁军挡得住旁人,却挡不住进出暖阁,跟进自家后门一样随意的赵启安。

        赵启安今天一天都呆在皇城司,总算把皇城司的犯人清了一半。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这一半人当中,就有实名状告月宁安,行贿的程叙将军。

        赵启安早就审了程叙,也拿到程叙的供词。只是程叙这厮极狠,对自己犯的罪供认不讳,把所有的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死活不肯吐出其他人的名字。

        甚至,在他拿出账册后,程叙也不认,一口咬定账册是假的,其他人没有参与,所有的银子都是他一个人贪没的,银子也被他花掉了。

        赵启安自是不会信程叙的鬼话,从程叙嘴里问不出东西,他就去审账册上有名字的官员。

        那份账册上记载的,都是一些四品、五品,甚至六品的小官,唯一的一个三品官员,还是没有什么实权的。

        赵启安可以肯定的道,程叙这宗串联六部的贪污案,绝对还有官职更高、权利更大的人参与。不然,就凭程叙这厮,还没有能耐联合六部的官员一起贪。

        账册上有记载的官员,赵启安全都捉进了皇城司。

        那些官员倒不像程叙一样嘴硬,但他们知道的有限。他们只知道程叙,知道程叙上面还有更大的人物,但那个大人物是谁,甚至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他们全然不知。

        其他参与者不知,程叙知情却不开口,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要找不出新的证据,这宗案子就只能审到程叙为止。

        程叙这案子,是皇城司启用的信号,也是皇城司重新出现在百官视野中的第一桩案子,赵启安不想匆匆结案。

        他一面让司卫反复提审程叙,一面从程叙家身边的人下手,查找新的线索。

        查了数天,仍旧没有任何进展,赵启安也有些不耐烦。

        他手中可不止程叙这一桩案子,程叙这宗案子花的时间与精力多了,旁的案子他就顾不上了。

        在得知,礼部侍郎在早朝上,拿他儿子被废的事做文章,往月宁安身上泼脏水,明里暗里牵扯到他身上。

        永宁侯绑了次子与家仆,主动进宫向皇上请罪,一副大功无私的样子,但实则却是在告诉皇上,他知道废他儿子的人身份高贵,他不敢也不会为自家儿子出头,求皇上看在他忠心耿耿的份上,放过永宁侯府上下。

        很显然,所有人都认定了,废了那群纨绔公子的人,就是他赵启安。

        虽然,他也不会否认,但是……

        赵启安还是很生气!

        陆藏锋让他背黑锅就算了,永宁侯、礼部侍郎算老几?

        这些人莫不是以为,他赵启安改吃素了。真以为九里坡那几个探子死了,供词被毁了,他就奈何不了他们了?

        等着,他把程叙的案子结了,就开始办他们!

        赵启安当即就带着司卫,把程叙家给抄了。把程叙家里上上下下,连出嫁的女儿和刚会走路的小儿子都没有放过,一个不少的带回皇城司。

        皇城司是诏狱,办的都是犯事的官员,也只会捉拿犯事的官员,从不会关押犯事官员的家属。

        程叙家是第一家,但只要开了这个头,程叙家肯定不会是最后一家。

        赵启安很清楚,他把程叙家上下老小全收监了,势必会引起御史和文官的反扑。

        是以,他必须在天亮之前,在他们能进宫求见皇上前,找到确凿的证据。不然,程叙这案子就只能草草的结案了,只能审到程叙为止。

        赵启安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带人上门查抄程家。

        才刚把程家的人关起来,他手下的人就来报,北辽人在城门口生事,陆大将军骑马出城了。

        赵启安是知道,陆藏锋伤得有多重。

        陆藏锋这个时候去城门口,肯定会与北辽人动手。

        赵启安很担心陆藏锋,但他刚动手抄了程家,他只剩下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时间,他着实抽不出空来,只能让人盯着陆藏锋的行踪。

        傍晚时分,赵启安还在搜查程家,听到手下的人说,陆藏锋在城门口,把耶律戎臻的命根子给废了,赵启安一阵无语。

        陆藏锋还是那个陆藏锋,伤得那么重,还是那么嚣张,惹祸不怕大。

        得知陆藏锋废了耶律戎臻就回宫了,赵启安就把这事搁下来了。

        孙不死就在宫里,陆藏锋回了宫,便是伤得再重,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赵启安带着人,将程家每一条缝隙都清了一遍,却只找到了,程叙后娶的那位夫人,偷人留下的肚兜。

        无功而返,赵启安气得不行,只能去审程家其他人,却不想……

        我先去发一个红包~第三更,十一点吧。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