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662后悔,永远不要知道

662后悔,永远不要知道

        陆藏锋吐血晕倒,赵启安那一嗓子,不仅把孙不死喊来了,也惊动了皇上。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皇上不好来太医署,让李伴伴走了一趟。

        李伴伴问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朝赵启安行了一礼。

        一个是皇上的表弟,一个是皇上的亲弟弟,他哪个都得罪不起。

        确定陆大将军吐口血,不会死,李伴伴就回去向皇上复命。

        在陆藏锋与赵启安的事情上,李伴伴一个字也不敢隐瞒皇上,更不敢美化,李伴伴实话实说,半个字也没有隐瞒。

        皇上听完,沉默许久,突然看向李伴伴:“月宁安昨晚没有去看藏锋?今天也没有去?只让人送了一盒药?还是从朕的尚药局拿的?”

        李伴伴嘴角抽搐,默默地应了一声。

        陛下关注的重点,是不是有点怪异?

        按陛下以往的习惯,这个时候斥责月宁安,把账算到月宁安头上吗?

        为什么盯着那盒药不放?

        那盒药,并不重要!

        “她是不是太会过日子了?商女都像她这么会算计?”皇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突然又乐了:“李伴伴,你把这笔账记上,等月宁安出宫后,记得问她要银子,要翻倍,不能让她占朕的便宜。”

        “陛下……”李伴伴苦笑道:“月娘子是以永福宫的名义,送到太医署的,走的是永福宫的份例。”这笔账,还真没有办法向月宁安要。

        皇上:“……”

        “商女都这么精明?”皇上气怒,瞪向李伴伴:“一点漏洞也没有?”

        李伴伴摇头。

        皇上更生气了:“也就是说,这账,朕明知是她花的,她走的人情,朕也要给她付?”

        李伴伴哭笑不得,见皇上一脸认真,李伴伴试探地道:“陛下,咱们可以把月娘子,在宫里吃穿住用花的账全记上,回头问月娘子要账。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皇上没好气地瞪了李伴伴一眼:“你想让人笑话朕?月宁安住在宫里,好歹是在为朕办事,朕连她吃喝都不供,传出去,朕还怎么见人?”

        “奴才不敢!”李伴伴连忙低头认错。

        “行了,你也别杵在这了。去跟启安说一声,让他赶紧把外面的事处理好,没事别往宫里跑,影响藏锋养伤。”皇上倒是想生月宁安的气,可他实在说不出口。

        这事归根结底,还是启安的错。

        要不是启安去闹腾,藏锋也不会突然动武,被气到吐血。

        不就是一盒药吗?

        启安也要跟藏锋抢,真是小孩子脾气!

        “是,陛下。”李伴伴听到这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陛下,还是变了的。

        对月宁安的偏见,没那么深了。

        那晚,陛下去见月宁安,似乎有些效果。

        不过,这些他自己知道就行了,就没有必要提醒陛下了。

        李伴伴再次前往太医署,像赵启安表达皇上的意思。

        “皇兄真的是……行吧,我走。”陆藏锋重伤,现在他说什么都是错。

        出宫就出宫,反正陆藏锋在太医署也见不到月宁安。

        这么一想,赵启安心情大好,回到皇城司,看到满牢的犯人,也少了几分暴躁,多了少分耐心。-

        送赵启安出宫后,李伴伴迟疑了一下,朝永福宫走去。

        刚到永福宫门口,就听到玉竹一脸惊慌地大喊:“月娘子,月娘子……救命呀!”

        “怎么了?”月宁安正与管事太监,商量皇后宫里的份例,听到玉竹的话,也顾不得这些,把人打发到一旁。

        玉竹一进来,就跪在月宁安面前,哭着道:“太后……太后说娘娘损毁了先皇遗物,要打娘娘板子。还要娘娘脱衣受刑,以示警告。”

        “终于找上门了。”月宁安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去见太后。”

        宫禁刚有松动的迹象,太后就动手,真的是……

        一刻也不消停。

        “月娘子,你这么过去,太后会不会连你也打?我们不能去求皇上吗?”玉竹是来求救的,但她并没有指望月宁安有能耐救人。

        她是希望月宁安去求皇上。

        皇上在皇后被关、大皇子出事后,将宫务交给月宁安打理,显然待月宁安不一般。

        月宁安去求皇上,皇上肯定会出手。

        “为什么要去求皇上?掌管后宫宫务的人是我!后宫所有的一切,我说了就算。”月宁安斜了玉竹一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带路。”

        玉竹心里仍旧不安,但看月宁安一脸笃定,咬牙点头:“是,月娘。子”

        李伴伴就站在门面,他给看守的小太监打了一个手势,不让小太监通报,又在月宁安与玉竹出来时,后退了一步,隐在角落,没让月宁安发现。

        待到月宁安与玉竹走远,李伴伴才从角落出来,略一思索,朝前殿暖阁走去。

        月宁安有把握归有把握,但这事还是要跟皇上说一声。

        李伴伴匆匆回到暖阁,见皇上在暖阁处理公务,李伴伴放低脚步声,走到皇上身边,小声地向皇上禀报。

        “啪!”皇上将手中的折子,重重摔在桌上,冷着脸道:“一个个的,就不能安份一点?”

        李伴伴低头,不言语。

        皇后出事,皇上越过太后,把宫务交到淑太妃手上,太后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走吧。”显然皇上也是知道的,虽不满,但还是憋着气朝后宫走去。

        太后的怒火,不是月宁安能平息的。

        皇上怕耽搁久了,淑太妃和月宁安会出事,步子迈得极大,李伴伴小跑的才能跟上。

        看着走在前方,脚步不停地皇上,李伴伴忍不住一叹:皇上这是担心月宁安吧?

        但愿皇上想不到这一点,也发现不了这一点,不然……

        李伴伴连忙收回视线,将心中的猜想压下。

        这事,绝不能点破!

        一刻钟后,皇上与李伴伴来到太后的宫殿外,正要走进去,皇上突然发觉不对,停下脚步:“这一路,怎么连个宫人都没有?太监、禁军呢?”

        李伴伴眼睛一瞪,倒吸了口气:“奴才去问问。”

        “不必,”皇上拦住李伴伴:“进去……”

        宫殿内,突然传来太后的怒吼声:“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月宁安!”

        皇上刚迈起的脚步,再次顿住,苦笑道:“看样子,朕不该来。”

        能把太后气到失去形象的大吼,月宁安这是做了什么?

        月宁安知不知道,太后很难哄的?

        皇上忍不住一拍脑,有些后悔跑了一趟。

        他现在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折回去,行吗?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