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639刺杀,人美心毒

639刺杀,人美心毒

        老头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皇上还能如何?

        他就是再不想见月宁安,也只能憋屈的让李伴伴把人带进来。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老头淡淡一笑,推动轮椅避到屏风后。

        月宁安垂眉敛目,紧跟随李伴伴的脚步步入暖阁,她并没有四处张望,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人,一站定就跪下行礼:“民女拜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坐在上首,看着月宁安,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小小的女孩裹着红色披风,娇蛮地说:“把他们都卖去南风馆。”

        他第一次见到,那般精致的小姑娘;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恶毒的小姑娘。

        小小的人儿,眉目如画,精致的如同仙童,板着脸像个小大人一般,说不出来的可爱。

        偏就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却有着大人也没有的狠毒心肠。

        人美心毒。这是他对月宁安的第一印象,自那以后,不管谁说月宁安好,他都嗤之以鼻。

        小小年纪就那么恶毒,这样的小姑娘,长大了能看到哪里去?

        然,事隔七年,真相浮出水面,他才知道他当初错怪她了。

        他知道自己错了,可他仍旧不想见月宁安。

        万一月宁安认出来了,他当年也在斗兽场出现,以为他也是那群纨绔之弟,他还要不要名声了?

        要是月宁安认出来了,知道他堂堂帝王被卖到了南风馆,他是要杀月宁安灭口呢?还是杀月宁安灭口?

        皇上不过愣了一下神,就听到赵启安不耐烦地道:“皇兄,你该叫月宁安起来。地面冰凉,月宁安一姑娘家,身子虚,跪久了对身体不好。”

        “就你……”皇上没好气地瞪了赵启安一眼,就听到身后的屏风,传来一声不满的低咳。

        皇上:“……”

        我太难了!

        “起来吧。”皇上憋屈不已地开口。

        “谢陛下,陛下……”月宁安淡然自若的起身,还来不及谢恩,又听到赵启安在一旁催促:“皇兄,赐座。”

        皇上已经不想说话了,麻木地对李伴伴:“李伴伴,赐座。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是,陛下。”李伴伴强压下到嘴的笑声,给月宁安搬来一个矮凳。

        “谢陛下。”月宁安不是第一次进宫,也不是第一见皇上,先前为晴熙长公主治病,她已经近距离跟皇上接触过一回,月宁安知道皇上不喜欢她,但她也不怵皇上。

        皇上他是一个难得的、好脾气的君王,哪怕不喜,也不会胡乱杀人、惩罚人。

        是以,她并不怕皇上。

        “你……”月宁安大大方方坐下,皇上本来想说几句场面话,让月宁安安心的在宫里住下,突然扫到月宁安腰间的玉佩,顿时一个激灵:“你腰间的玉佩哪来的?”

        “玉佩?这个吗?”月宁安一时愣住,没有反应过来,顺着皇上的视线,月宁安看到崔轶为她系在腰间的玉佩。

        “是,这是你的?”皇上审势地看向月宁安。

        赵启安正要为月宁安解释,就见月宁安摘下玉佩,捧在手心:“回皇上的话,这是崔大人借给民女的。”

        “崔轶,借给你的?”皇上看着月宁安手中的玉佩,艰难地开口。

        崔轶疯了吧?

        崔家的传家玉佩,说借就借出去?

        “崔大人听闻民女来宫里,怕民女冲撞了贵人,便借这块玉佩给民女提提底气。”月宁安没有扯出淑太妃,也不认为有那个必要。

        在宫里,她不会惹事,有人挑衅她,她也会忍让。

        她懂人在屋檐下,只能低头的道理。

        “你还需要崔家的玉佩提底气?朕看你底气十足。”皇上听到月宁安的话,不由得嘴角抽搐。

        月宁安知不知道,她手上捧的那块玉佩代表什么?

        那是崔家只传家主的玉佩!

        是能调动崔家明的、暗的,所有势力的玉佩。

        当然,这块玉佩只有在崔轶手中才有用,在月宁安手中也确实就是能提提底气,但是!

        崔轶把这块玉佩给月宁安,是几个意思?

        是在告诉他这个皇上,月宁安是他崔家罩的?

        提醒他这个皇帝,不要为难月宁安?

        崔轶什么时候,跟月宁安走得这么近了?

        他怎么不知道?

        月宁安目露不解,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垂眉目,做恭顺样。

        皇上见月宁安这副样子,更生气了!

        月宁安这是什么意思?

        “给朕把头抬起来!朕会吃人吗?”皇上心气不顺,没好气地道。

        明明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非要装出恭顺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这个皇帝状着身份欺负人。

        “皇兄,月宁安她……”

        “闭嘴!皇城司的事办完了吗?没办完,还不快去!”他不能对皇叔发脾气,还不能对自家弟弟发脾气。

        “好吧,皇兄。”    赵启安就不明白了,他皇兄怎么就看月宁安不顺眼?

        误会不是解释清楚了吗?

        不过,他也确实忙,没时间在宫里陪他皇兄耗。

        赵启安不放心月宁安,走之前对李伴伴叮嘱道:“李伴伴,你多照顾一点月宁安,她平时极少进宫,宫里许多规矩都不懂,你找个老练点的嬷嬷照看着她,别让其他人欺负她。”

        “殿下放心,老奴会好好照顾月娘子。”李伴伴笑眯眯地道,应得很是爽快。

        不看赵王的面子,也要看大将军的面子,要是月娘子在宫里受了委屈,指不定大将军打完北辽人,就要打到他头上了。

        “嗯。”赵启安走之前,看了一眼屏风后,心里也没啥好担忧的。

        有皇叔在,没人能欺负得了月宁安。

        月宁安似有所感,悄悄地抬眸,看向皇上身后的屏风。

        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却瞧不真切。

        会是老头吗?

        月宁安心中激动,恨不能将屏风推开,好看个真切……

        “月宁安,你在宫里安心呆着,有事就找李伴伴。等事情了了,我再送你出宫。”赵启安跟月宁安说了一声,就大步离去。

        皇城司正在到处拿人,他不在,皇城司的人总归少了一些底气,许多事都办不了。

        “多谢赵王。”月宁安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她收回目光,起身给赵启安行了一礼,恭送赵启安出去。

        皇上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屏风后,老头静静地看了月宁安一眼,不舍的转动轮椅离去。

        小宁安果然敏锐,这就发现了。

        可惜,他不能在这里见宁安。

        老头最后看了月宁安一眼,转动轮椅从屏风后的小门,离开了暖阁。

        月宁安再度回头,屏风后已空无一人。

        老头与赵启安皆不在,皇上也懒得对月宁安嘘寒问暖,不耐烦地道:“李伴伴,送她去淑太妃的宫里,让淑太妃照顾她。”

        既然崔轶提醒了,他总要给崔家面子。

        “是,陛下。”李伴伴听到皇上的话,暗松了口气。

        月宁安不舍地看了屏风一样,但她知道,她没有资格跟皇上提要求。

        李伴伴侧身,笑容满面地对月宁安道:“月娘子,跟咱家来……”

        月宁安跟着走了一步,就听到两个小太监,在外面高喊:“陛下,大皇子不好了,大皇子不好了……”

        “怎么回事?”皇上脸色一变,看向李伴伴。

        李伴伴只得丢下月宁安,快步出去查看,那两个小太监却冲开了禁军的防御,先一步跑进宫,冲到皇上面前:“皇上,大皇子他……”

        “大皇子怎么了?”皇上紧张地起身寻问,就见……

        冲进来的小太监,抽出藏在袖中的匕首,猛地跃起,刺向皇上……

        一个小大章,稍微晚了一点~依旧下午六点左右见,我尽量早一点。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