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636难办,有理有据

636难办,有理有据

        事发突然,赵启安不可能折回皇城司调人,他脚步匆匆地朝宫外走去,思索着从哪里的兵去顺天府最快,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赵启安脚步一顿,朝那人走去:“杜威?”

        “卑职参见王爷!”杜威神色不变的给赵启安行礼。

        见过陆大将军发飙后,杜威现在在任何场合,面对任何人,都能处惊不变,淡然应对。

        “就你了,带两百人,跟本王走。”赵启安对杜威还有一点印象。

        当日,陆藏锋就是派杜威,看守永宁侯府上下。

        杜威能被陆藏锋看上,可见不仅忠心还很能干。

        要知道,陆藏锋那人虽然不怎么样,眼光却是真的高,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

        “是,王爷!”杜威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不到一刻钟,就安排好了一切。

        赵启安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愧是能入陆藏锋眼的人,确实用的很顺手,步军司正好缺个指挥使,回头可以给杜威升个官。

        赵启安心中满意,带着两百禁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顺天府。

        “这是干什么?”

        顺天府外乱成一团,顺天府的捕快与刑部、官差打得正激烈,顺天府门口的两座石狮子都被砸碎。

        赵启安坐在马背上,重呵一声,也不管打斗的双方有没有听到,抬手给杜威下令:“把人制住。”

        “是。”杜威应了一声,从马背上跃上,带着禁军上前。

        “你们……”

        不等打架的捕快与官差反应过来,杜威就带着禁军将他们制服,并就地取材,抽下他们的裤腰带,将他们的手脚束住。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带人冲击府衙,你们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赵启安等到杜威把人制服,才施施然地下马。

        “啪!”赵启安扬起马鞭,甩向刑部的人:“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顺天府门前闹事?”

        那人惨叫一声,却不敢避,跪在赵启安脚边,不停地磕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只是奉命办事,小人不敢闹事。”

        “哦,那就算你跟错了人。”赵启安胎脚将人踹开,朝顺天府衙走去。

        杜威带着人,比赵启安快一步冲进去,在赵启安进去前,将衙门内的冲突压下,将打斗的双方分开。

        赵启安进去时,就看到崔轶狼狈地站在公堂上,他对面则是刑部侍郎与大理寺少卿。

        不需要问,只一眼赵启安就明白,崔轶吃了亏。

        也是,人家有备而来,带的人手是顺天府的两倍,崔轶能挡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崔轶的官袍和头发有些乱,但人没事,他稍作整理,上前给赵启安行礼:“下官见过王爷,王爷千岁。”

        “王爷?”刑部侍郎与大理寺少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两人脸色骤变,快步上前行礼:“下官见过王爷,王爷……”

        赵启安从他们两人身边走过,虚扶了崔轶一把:“说吧,怎么一回事?”

        刑部侍郎与大理寺少卿,知道赵启安不待见他们,两人面色微囧,连忙转身,殷勤地道:“王爷,事情是……”

        “本王问你们了吗?”赵启安在公堂上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惊木拍了一下:“崔轶,你说。”

        “是,王爷。”崔轶见到赵启安,高悬的心彻底的放下了。

        宫门禁闭,皇上生死不明,张相与六部尚书在宫里,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出来,底下的人已经按捺不住了。

        刑部与大理寺这一次出手蛮横,不讲规矩,显然是一次试探,要是压制不下去,后面会更乱。

        赵启安虽不按理出牌,但赵启安出现,意味着宫里腾出了手,这些人翻不浪花了。

        只要乱不了,崔轶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崔轶知道赵启安的性格与态度,他没有夸大其辞,也没有偏向谁,他以中立的态度,将双方的冲突说了出来。

        简单的说,就是刑部、大理寺来顺天府要犯人。

        刑部与大理寺按规矩办事,顺天府确实要配合,但顺天府这边的案子还未了结,崔轶试图与刑部、大理寺商议,请两部给顺天府半天的时间,好让他将手边的案子审理清楚。

        刑部、大理寺不允,拿公文说事,非要崔轶立刻交出嫌犯月宁安。

        崔轶据理力争,以批文没有刑部尚书落印为由,不肯立刻交出犯人。

        刑部侍郎与大理寺少卿,争不过崔轶,直接带人冲击顺天府,要强抢。

        崔轶自是不让,命捕快阻拦。

        双方就这么打起来了。

        刑部与大理寺人多,很快就冲进了顺天府,要不是赵启安来得及时,刑部与大理寺的人,还真有可能把月宁安强抢走了。

        毕竟,在武力面前,有理也没用。

        赵启安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看向刑部侍郎与大理寺少卿:“崔轶说的,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赵启安带着面具,刑部侍郎与大理寺少卿,看不到赵启安的脸,但只看赵启安的态度,两人就知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赵王爷,是对他们不满的。

        虽心中有些不安,但两位大人很快就稳住了。

        他们占理,他们没有必要怕,别说只是不掌实权的赵王,就是闹到皇上面前,他也不惧。

        刑部侍郎暗中与大理寺少卿交换了一个眼审,而后上前,不卑不亢地朝赵启安行礼道:“回王爷的话,嫌犯月宁安与旁的犯人不一样,她与北辽关系极度密切。

        她的左右手秋水与常天,人就在北辽,是北辽新任南院大王的座上兵。她手下的管事,这两年为北辽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消息。”

        “这些还不算,月宁安本人更是疑点重重。正值两国大比期间,她却处心积虑的出现在军营。下官有理由怀疑她是借机与北辽人通信,将我大周绝密信息传给北辽。此时正值两国大比关键时刻,为了我大周将士的安危,为了我大周能在两国大比中获胜,肯请王爷准下官立刻带走嫌犯月宁安,审讯月宁安。”

        刑部侍郎义正言辞,有理有据,面对赵启安也不退缩半步,全然一副忠心为国的良臣样。

        赵启安不由得凝眉……

        这些人还真是有备而来,连月宁安那两个手下办的事,都查得清清楚楚。

        人证,物证皆有了。

        月宁安这一遭,怕是……

        难办!

        依旧下午六点左右两更~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