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99棋子,配合调查

599棋子,配合调查

        月宁安是以配合查案为由,被皇城司带走的。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被带到皇城司后,司卫并没有为难她,但该有的审讯也没有少。

        月宁安曾贿赂过程叙,这是程叙主动检举的,皇城司把程叙和月宁安带来了,这桩案子皇城司肯定也是要过问的。

        除了程叙的案子外,今天还有三个小官去大理寺检举月宁安,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以重资贿赂他们府上的管事与家人。

        这种小事不归皇城司管,但皇城司把人带来了,就得审查清楚。

        皇城司现有的司卫,都是赵启安暗部的心腹,他们的审讯手法十分老练。

        他们会把人关在审讯室,点燃火把,用火光把犯人照的晕乎乎的。在犯人极度缺水、脑子不清醒后,再开始不断的、反复的寻问一些很普通,不用脑子就能答出来的问题。

        皇城司司卫对月宁安还算客气,省去了拿火烤人那一套,上来就开始寻问。

        没受到皇城司特有的折磨,月宁安脑子一直保持着清明,面对司卫的寻问也算是游刃有余,论由司卫怎么问,月宁安都是滴水不漏,不让司卫抓到一点错,可是……

        连续三个时辰不吃不喝,面对司卫来回的盘问,月宁安不仅口干舌燥,极需缺水,就是脑子也开始犯晕了,回答起问题来越发的谨慎了。

        尤其是在月宁安察觉到,司卫在诱导她,说出与程叙的恩怨,引导她说出,收集程叙犯罪证据的事后,月宁安就更警觉了。

        直觉告诉她,司卫问的这些,很有可能,跟她交给老头的那包证据有关。

        仔细想一下也能明白,赵启安那人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动用司卫拿程叙,肯定是有充足的证据,能将程叙一杆子打死。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而有什么,比她拿给老头的那些证据更有用的?

        她猜测,老头肯定是通过什么渠道,把那包证据交给了皇城司。

        为了不暴露老头,月宁安不得不强打起精神,面对司卫一次又一次的寻问。

        司卫来来回回盘问的,就是那么几十个问题,顶多就是换了一个问法。

        那些问题不难,几乎不用思考就能答出来,但前提是你能保证,你所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没有一点隐瞒。

        不然,但凡一个问题没有答好,就会露出破绽,让人抓到漏洞。

        月宁安说的都是真话,但确实有所隐瞒,她回答起来就得更加小心了。

        整整三个时辰,月宁安面对了上百次盘问,面前审问她的司卫换了一波又一波,月宁安却仍旧无法获得自由,甚至连一口水都没法喝。

        又一次审问结束,月宁安已经无法保持仪态端坐在椅子上,她疲累地靠在椅背上,闭目小憩,无意识的舔了舔干裂的唇。

        说了三个时辰的话,她的喉咙像是有火在烧。

        同一个问题,反反复复回答数十倍,饶是她心志再坚,也无法不烦躁。

        她真的是太难了。

        赵启安打开审讯室的门,就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笑了:“去,给月当家的送杯水来。”

        “大人……”审讯的司卫不由得顿了一下。

        他们皇城司,可没有给正审问的犯人喝水的先例。让犯人补充了水份,恢复了体力,他们先前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白废了。

        赵启安没有说话,只是给了那司卫一个冷眼。

        “小人这就去。”司卫再不敢多言,立刻去给月宁安倒水。

        “大人。”月宁安听到赵启安的声音,勉强坐正,打了一声招呼。

        “陪本大人聊聊。”赵启安在有月宁安对面坐下,随手在桌上扣了一下,一旁的司卫就立刻将刚刚审问的记录册,呈到赵启安面前。

        赵启安翻了两眼,笑了:“回答的滴水不漏,受过训练的人,也就只能答到你这种程度了。”

        月宁安没有说话,只保持微笑。

        赵启安比这些个司卫还要难缠,她不敢有一丝放松。

        “月当家的,请喝水。”去倒水的司卫回来了,给月宁安端了一杯茶。

        就小小的一杯,只能润润嗓子。

        月宁安道了一声谢,接过杯子,将杯中的水一口饮尽。

        赵启安这人喜怒不定,他现在愿意给她一口水后,谁知他会不会突然翻脸,又不让她喝了。

        她打小就知道,任何东西只有吃到嘴里,才能真正属于自己的。

        不过,月宁安虽一口将水喝完,却没有直接吞咽,而是含在嘴里,借此缓解喉咙里的灼烧感。

        待到将最后一点水咽下去,月宁安呼了口气,难得的朝赵启安露出了一抹笑脸。

        她好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赵启安今天,还挺正常的。

        “心情不错?”月宁安一笑,赵启安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没什么正形的坐在椅子上,一副纨绔样。

        “全赖大人看顾。”月宁安很清楚,她到了皇城司没有受刑,只是被审问,全是因为有赵启安在。

        “你倒是知事。”赵启安高冷地哼一声,重重地将手中的册子丢在桌上:“我们来聊一聊,明月山庄那个姓金的老婆子。”

        “大人不是查到了,她的来历吗?”喝过水后,月宁安的嗓子稍好了一些,没有先前那么嘶哑,她不紧不慢说话的姿态,给人一种万事不惧的从容。

        “本大人想听你说。”赵启安目光灼灼地看着月宁安,似要把月宁安看出一朵花来。

        “那能换一杯水吗?”月宁安并不闪躲,她背靠木椅,双手交叠置于胸前,双腿并拢微侧,姿态优雅,轻松写意,好似被盘问的人,不是她一般。

        “你在跟我谈条件?”赵启安的声音阴沉冰冷,透着不快,好似下一秒就会翻脸。

        月宁安睫毛轻颤,并不慌张:“商户人家的习惯,大人勿怪。”

        “本大人要怪你,你这颗漂亮的脑袋早就保不住了。你知道,因为你……外面乱成什么样了吗?”赵启安也往椅背上的一靠,带着面具的脸隐藏在黑暗,透着一丝阴冷。

        月宁安眸光微闪,隐有猜测,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大人抬举我了,我算什么东西,可没有那个能耐,能让外面乱起来。”

        赵启安动用了皇城司,朝中收到消息的大臣们必然坐不住。往严重点说,为了阻止皇上重启皇城司,朝中重臣必将会胁迫皇上,逼皇上放弃皇城司。

        而显然,皇上是不可能放手的。

        双方要求不一致,皇上与朝臣免不了要斗起来。

        套赵启安的话,外面确实要乱了。

        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月宁安充其量,不过是一枚棋子……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