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84拿人,事了拂衣去

584拿人,事了拂衣去

        北辽人无法接受,他们受到天神眷顾的勇士,被大周人打败。

        他们一口咬定,大周人使诈了,可是……

        他们找不到大周人使诈的证据,他们没法证明大周人使诈了。

        那个瘦弱的大周人,就是用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短刀,把他们北辽受到天神眷顾、刀枪不入的勇士给杀了。

        北辽人无法接受,可却不得不接受。

        有陆藏锋在,他们不敢不讲理。

        北辽人没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给下一场:“这一定是意外!比第六场,我们要跟你们大周比第六场。”

        “让扎其格出手,我不信,他们大周人还能赢我们北辽的勇士。”

        陆藏锋没有意见,第六场比试很快就开始了。

        “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失血,一旦失血,他们就会失去所有的优势。他们的力气很大,但他们的力气是有限,你们要做的就是慢慢耗尽他们的力气,再出手划伤让他们,让他们不停地流血。对打的时候,你们要小心,千万不要被他们的拳头击中,他们的力气超乎常人,一旦被击中了,你们就完了”

        从比试台上下来,赵启安第一时间,把北辽战士的弱点,告诉余下的人。

        说完,他就把手中的短刀一丢,走到正中间的桌子前,拿起桌上的面具带上。

        “你小子厉害呀,这短刀都卷刃了,你这是砍了那怪物多少刀?”除了第六个上场的士兵,其他人都围在赵启安身旁,变着花样夸赵启安。

        然,赵启安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带上面具就往外走,留下众人面面相觑,好半晌才回过神:“这小子也太狂了吧?”

        “有本事的人,自然有狂的资格,我要跟他一样厉害,我也狂。”

        “不就是赢了一场嘛,接下来我们也会赢。”

        “我们要赢了,那也是凭借外力赢的,凭人家给我们的经验,人家可是凭本事赢的。”

        “我不管他狂不狂,我只知道他给老器他们报仇了,他就是我兄弟,能让我为他卖命的兄弟!”

        第五场他们赢了,可前面四场他们都输了,与他们一起训练,一起挨罚的兄弟,死在了比试场上。

        营帐内的气氛为之一凝,众人脸上已没有获胜的喜悦,只有沉重:“我们也会给老器他们报仇的!”

        “可惜,忘了那小子叫什么。”

        “以后还有机会的。”

        赵启安听到营帐内的对话,脚步不停……

        没有机会,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光明与热血不属于他,只有黑暗与孤寂才是他的归属。

        第六场比试还在继续,但赵启安并没有留下来,有水横天与陆一在,这里已不需要他。

        而他需要赶回京城,查找在比试前下黑手的人。

        接下来还有两场比试,他绝不会允许,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赵启安悄无声息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城,先进宫向皇上禀报此事。

        皇上不等赵启安说完,就气得大骂:“动手的人疯了吗?两国大比,事关我大周的颜面与利益,他们怎么敢为了一己私利,至朝廷利益不顾?”

        “也许是北辽人动的手。”赵启安没想到,皇上这么生气,耸了耸肩。

        “能在关键时刻动手的,只有我们自己人。”皇上咬牙切齿地道:“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青州那些老家伙,永宁侯,张相、苏相派系的官员……还有,晴熙长公主。”自杀的那两人身上暂时没有线索,赵启安所说的怀疑对象,皆是陆藏锋倒下后,获利最多的人。

        “皇兄你知道,陆藏锋的崛起挡了很多人的路,不想陆藏锋掌权的人太多了。要是有机会拉下陆藏锋,那些人肯定不介意牺牲朝廷的利益和颜面,反正大比输了,倒霉的是陆藏锋。”赵启安说的一脸轻松,可皇上却是轻松不起来,他沉着脸,陷入沉思……

        好半晌,皇上才缓缓开口:“启安,朕给藏锋的权利,是不是太大了?大到让那些人不安了?”

        “皇兄,你为什么不认为,是那些人太贪婪了,不允许任何人分他们的权呢?而且,没有陆藏锋也会有别人,新旧更迭是必然的过程,那群老东西当年不也是这么夺权的吗?”他才不会告诉皇兄,他给陆藏锋的权利不是太大,是非常大,大到会让人滋出不该有的野心。

        他皇兄这人,信任一个人的时候,就真的是全然信任,没有一丝防备。

        也亏得他皇兄信任的人是陆藏锋,要是旁的人,他肯定会出手杀了对方,以免留下隐患。

        皇上点了点头,沉着脸道:“这件事,给朕查到底!不管是什么人,绝不放过。”

        “就算皇兄你想放过,我也不会放过。”赵启安随手取了一枚果子,咬了一口:“好了,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说完,赵启安就大步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停了一步,将手中的果核往后一抛……

        “啪!”果核稳稳地落在果盘正中央。

        皇上哭笑不得……

        赵启安进宫跟皇上打了一声招呼,就直奔皇城司。

        他刚坐下,什么事都没有办,就有司卫来报:“大人,崔大人的亲随求见,说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十万火急的大事?带进来。”赵启安冷笑一声,显然不高兴了。

        司卫连忙退下去,将崔轶的亲随带进来。

        “大人,大理寺派人拿了月娘子。”崔轶的亲随一脸焦急,匆匆行了一礼,不等赵启安开口,就急着道:“我们家公子,被礼部侍郎家的案子拖住了,一时半刻不得脱身。小人去大理寺寻问,大理寺的人把小人轰了出来。我家公子脱不了身,又担心月娘子在大理寺遭罪,便让小人来向大人求救,求大人去大理寺把月娘子带出来。”

        “大理寺拿了月宁安?他们以什么罪名拿人,你可知?”赵启安猛地起身,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陆藏锋此刻在城外主持两国大比,短时间内无法回城,大理寺这个时候拿下月宁安,要说不是故意的,他都不信。

        他们还把崔轶给拖住了,倒是有心了,只是……

        那群蠢货不会以为,在汴京城,能保月宁安平安的,就只有陆藏锋一个人吧?

        崔轶的亲随吓得一哆嗦,颤动地道:“据悉,事情与程叙将军有关,具体的小人打探不到。”

        “程叙那狗东西?本大人没找他麻烦,他倒是主动找上来了。”赵启安冷笑,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来人。”

        “大人。”守在门外的司卫,恭敬地走进去。

        赵启安一脸冷酷地下令:“通知下去,一刻钟后,准备行动!”

        他还想留那狗东西到两国大比后再收拾,没想到那狗东西自己找死,他也就没有必要客气了。

        皇城司的刀,该见血了!

        熬了一个通宵写完五更~我也不等十一点了,先发出给大家一睹为快。

        ps:月底了~嗯嗯嗯,讨个【月票】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