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63异心,劝你善良

563异心,劝你善良

        “大将军,出大事了!”李伴伴看到陆藏锋,快步迎了上去:“大理寺寺卿颜大人,顺天府尹刘大人都在暖阁,他们状告将军您为一己私利仗势欺人,插手大理寺与顺天府事务;仗着有军功在身,打压同僚,当街打骂学子,在贡院门口滋事。”

        李伴伴一口气说完,换了口气,又道:“除了两位大人外,还有好几位御史跪在殿外,弹劾将军您目无法纪,肆意妄为,回京数月却拒不肯交出兵权,挑在两国大比之时,刻意在贡院外闹事,说将军您拥兵自重,恐有异心。”

        最后一句,李伴伴说的异常沉重,他说完也不敢看陆藏锋,只默默地退到一旁,把路给陆藏锋让出来:“大将军,他们来者不善,您要当心呀。”

        大周的武将一向是受文臣监管,驻守边疆的武将,每三年就要调换一次,且朝廷还会派一名文臣随军监管。

        而领兵出征的将领,打完仗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交兵权,但是……

        陆大将军回京快两个月,却迟迟没有上交兵权。

        此举,一直被文臣诟病,只是皇上一向信任陆藏锋,那群文臣找不到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们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攻讦陆藏锋的机会。

        “多谢李伴伴。”陆藏锋朝李伴伴点了点头,脚步平稳,目光沉静,显然没有把御史的弹劾放在眼里。

        李伴伴见状,心下稍安。

        想来,大将军应该有对策。

        李伴伴也不多言,只默默地跟在陆藏锋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暖阁,刚一走近,就听到大理寺寺卿颜果,悲愤地道:“陛下,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大将军要是没有私心,一心忠于陛下,他为何迟迟不肯上交兵权?陛下,您信任大将军,可大将军他信任您吗?大将军要是信任您,为何不肯把兵权交还给圣上?陛下,请您三思,千万别养虎为患呀!”

        “朕说了,兵权一事是朕的主意,与大将军无关,尔等休要再说。”皇上压抑着怒火,但陆藏锋还是能听出皇上此时很不快,只是不知这份不快,是因谁而起。

        “陛下,贡院一事该如何处置?大将军命步军司的人,拿下数百学子,说里面有北辽奸细。大将军为排除异已,随口就给无辜举子冠上奸细的罪名,谈笑间就毁去一群举子的未来。是不是哪一天,我等惹得大将军不快,大将军也要说我们是奸细?”刘则比颜果沉稳多了,也比颜果更了解皇上。

        他没有咬着陆藏锋的兵权不放,只咬死陆藏锋在贡院外闹事。

        “陛下,那些学生在贡院外只是静坐,并没有闹事,臣与国子监的先生们,眼见就要将学子们安抚好了,大将军却突然跑出来。大将军一来,就放任亲兵辱骂欧打学子,引得学子为证清白碰死在贡院外,这事要传出去,要让天下读书人怎么看我们?”刘则悲愤异常,说完就重重一叩首,似有不忍地说道:“臣,肯请皇上重惩大将军。”

        刘则一开口,颜果也立刻走到刘则身侧,跪下:“臣也肯请皇上重惩大将军,以儆效尤。”

        陆藏锋步入暖阁,就看到刘则与颜跪在皇上面前,一动不动,大有皇上不应,他们就长跪不起的架势。

        皇上一脸怒容,却又无可奈何。

        陆藏锋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的笑……

        这群人,也就只有逼皇上的本事。

        “皇上,大将军来了。”李伴伴先陆藏锋一步,走到皇上身旁,低声说道。

        皇上一抬头,就看到陆藏锋走了进来,暗瞪了陆藏锋一眼,正要开口,就见陆藏锋走上前,抱拳行礼:“臣,请陛下安。”

        不等皇上开口,陆藏锋又道:“陛下,臣参大理寺寺卿颜果、顺天府尹刘则尸位素餐,玩忽职守,疑似被北辽人收买,与北辽奸细串通,残害无辜百姓。”

        刘则怒极反笑:“陆大将军,这是御前,我等也不是贡院外,任由你肆意羞辱、打骂、栽赃陷害的学子,由得你随便往我等身上栽赃。”

        “大将军,下官劝你善良。你信口雌黄,污陷朝廷命官,下官虽位卑言轻,但也可以掺你一本。”大理寺寺卿颜果不由得嗤笑。

        陆藏锋以为他是谁?

        一个大老粗,居然也敢学他们文臣闻风而动,给人扣帽子定罪名,也不想想他在朝中,可有其他人帮他说话。

        没有帮手,单凭他一个人的说词,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

        “藏锋,贡院外的事,你要给朕一个解释!”皇上暗示地瞪了陆藏锋一眼,让陆藏锋先解决眼前的麻烦。

        在贡院外纵容亲卫殴打学子,又私自调兵捉拿学子,一件件一桩桩都有人证、物证,陆藏锋要是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朝中那群文臣能把陆藏锋给撕了,哪怕是皇上想保陆藏锋,陆藏锋少不了也得受一些惩罚。

        “陛下,臣进宫前去了一趟皇城司,皇城司已派人,将在贡院外闹事的学子带走了。皇城司会全权接手查办,北辽奸细煽动学子闹事一案。为表公正,臣不会插手此案,也不会过问此案。”陆藏锋微微垂首,掩去眼中的讥讽。

        “皇城司?那群学子当中……”皇上震惊地瞪大眼睛。

        陆藏锋点了点头,神色微凝:“臣与北辽人交战多年,对北辽人的一些小习惯十分清楚。闹事的举子中,有北辽潜伏在我大周的奸细。”

        “不可能!”大理寺寺卿颜果猛地起身,怒视陆藏锋:“不可能,那些人都是我大周的举子,怎么会有北辽人混在其中?”

        颜果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刘则已瘫在地上,他义正言辞,正气凛然地指着陆藏锋:“陆大将军,你为了推卸责任胡乱攀咬他人,甚至动用臭名昭著的皇城司来对付一群普通学子,你叫天下读书人怎么看你?有你这样的臣子,又叫天下读书人怎么看陛下?陆大将军你行事阴狠毒辣,为排除异已不择手段,着实可恨也着实可怕,下官拼着头顶的乌纱帽不要,也要掺你一本!”

        陆藏锋冷讽地笑了一声:“那些人说自己是举子,你就认定他们是举子,你有查过他们的名字、户籍吗?你有查过他们哪年中的举?就读哪座书院?师承何人吗?”

        “我……”颜果这才猛地想起,陆藏锋一到贡院,就让随身的亲卫,去盘查那些学子的个人情况。

        而被陆藏锋的亲卫盯上的学子,宁可跟陆藏锋的亲卫起冲突,也不肯说出自己的个人情况。

        他先前没有多想,只当那些学子怕陆藏锋事后报复,现在仔细想想……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