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48我娘,她在北辽

548我娘,她在北辽

        月宁安坐在屋顶上方,双腿微屈,将陆藏锋塞给她的酒坛抱在怀中,并没有打开。

        她没有陪陆藏锋喝酒的打算,也不想陪陆藏锋聊心事。

        静谧的夜晚总是容易叫人迷醉,如果再加上伤心的往事和酒,指不定就让人更放纵了。

        陆藏锋已经不清醒了,她必须保持清醒,不能跟着陆藏锋一起胡来。

        陆藏锋他有放纵的资本,她没有。

        这世道对女人,远不像对男人那般宽容。在没有做好,可以承担最后的后果前,她绝不允许自我放纵,沉迷于一时的激情。

        然,陆藏锋却不放过她。

        “我娘她没有死,你应该猜到了,她就是二十六年前,和亲北辽的弦音公主!”

        “十年前,我知道了她的存在,冲动的跑去北辽见她,却害了她……”

        陆藏锋独自喝了半坛酒,突然开口,一开口就是一枚惊雷。

        哪怕月宁安事先就猜到,陆藏锋的生母是谁,但亲耳听到陆藏锋说出来,听到陆藏锋承认,她仍旧惊了一跳,差点失手把怀中的酒坛丢了出去。

        陆藏锋及时伸手,托住了月宁安怀中的酒坛,嘶哑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别怕,都过去了。

        月宁安默默地看了陆藏锋一眼,她觉得陆藏锋是真的醉了。

        好好的她怕什么?

        不就是一坛酒嘛,打了就打了吧,她有什么好怕的?

        真正怕的人,是陆藏锋他自己吧?

        月宁安隐约猜到什么,暗自叹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有些伤,只能自己慢慢的舔,不能与人分享。

        陆藏锋显然也没有多说的意思,只这一句就打住了。

        他坐在月宁安身侧,右腿伸直,左腿支起,左手拎着酒壶架在膝盖上,透着几分潇洒与不羁。

        月宁安侧头看了他一眼,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出陆藏锋的脸色,没有先前那么阴郁了。

        想来是想开了。

        月宁安悄悄地松了口气,心中有些高兴。

        她就知道,陆藏锋是无坚不摧的,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

        陆藏锋喝一口酒,不紧不慢地道:“月宁安,月三娘今天给皇上敬献了一粮种,说是海外之物,能亩产千斤以上,皇上很重视但他并不相信月三娘,而是让人把月三娘关押起来审问。月三娘为了取信皇上,爆出月家在海外有金矿,并且月家私藏了一部分金砖没有上报的事。还告诉皇上,你请杀手用的黄金,就是月家从海外运回来的金砖。你知道,黄金对大周意味着什么吗?”

        陆藏锋话是对月宁安在说,却一直没有看月宁安,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

        月宁安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我知道,大周缺金子。”

        皇上连一座铁矿都穷追不舍,哪怕没有实证也不肯放弃对她的监视,一再逼迫她交出来。要是证实了月家真有什么金矿,怕是更不会放过她,但可惜的是……

        “我不知道月三娘哪来的消息,但我可以肯定,月家在海外没有金矿。”至少她就不知道:“月家在青州确实存了一批金砖,但那些金砖是月家历代当家人一点点攒出来的。”

        “海外有一些小国,黄金多得很,黄金在他们那里虽然贵重,但并不稀有。月家的家主出海的时候,都会带一些私货,用来跟那些小国的交换黄金,再将黄金融成金砖带回来了。”

        月宁安看陆藏锋晃了晃酒坛,知道他喝完了,将手中的酒坛递给他,并继续道:“你知道的,月家世代都为皇室敛财,每年都要像皇室上交近百万两白银,且年年都要递增。但生意这种事,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年年能赚,年年能赚那么多。是以,月家历任当家人,在有富余的情况下,都会悄悄存一些金子,以备不时之须。”

        “那批金子有进有出,到我手上的时候,差不多有二十来万两,之前请黄金堂的杀手,我全花了。”

        月宁安说的轻松,好似她花的不是二十万两黄金,而是二十个铜钱一般,完完全全是不把黄金看在眼里。

        陆藏锋看了她一眼,自然而然的接过了月宁安递来的酒坛,打开了却没有喝,而是递给了月宁安:“月家留给子孙后代保命的钱财,你就这么花了?”

        月宁安一时也没有多想,接了过来,喝了一口,等到喝完才反应过来,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她的酒量并不差,只喝一两口并不会醉。

        “钱财赚来不就是花的嘛,有什么好留的。我爹和兄长就是想不明白这一点,没舍得动用那笔钱,才会为钱财命丧北辽。他们为了不动那笔金子死在北辽,我就把那笔金子花在杀北辽人身上。”许是喝了酒,月宁安的话中,带着她自己也未曾发察的怨恨与自责。

        她自嘲地笑道:“钱财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一个人能用多少。其实三年前,要不是我人在汴京,不好妄动,我不会展现自己的经商天赋,而是会动用那笔金子,用来资助前线的战事。”

        三年前没有用那笔金子,不是她不敢动,而是那时的她对人生、对未来还有期待。

        就像每一任月家家主,偷偷攒金子留给子孙后代一样,她也想把那笔金子留给她的孩子,她和陆藏锋的孩子。

        她那时总想着,如果她和陆藏锋有孩子了。是女孩子,她就娇养,要给她准备的天价的嫁妆,绝不让她受半点苦。

        如果是男孩,那肯定也和陆藏锋一样骁勇擅战,那她就要给他攒很多很多的银子、金子,让他再不受钱财的限制。

        她那时舍不得动那笔金子,天真的想把那笔金子留给她的孩子,可等她接到陆藏锋的休书,她才知道,她曾经所有的幻想与期待都是泡影,不会实现的。

        是以,她毫不在意的将那笔金子挥霍掉了,一点也不心疼。

        因为,它们的存在已没有意义了。

        月宁安想到这,只觉得心里又苦又涩,她拎起酒坛,狠狠地灌了数口,才将心中那份酸楚压下。

        “咳咳……”月宁安喝得太急,呛了一口,她咳得满脸通红,眼睛也泛着泪,她举起酒坛,在陆藏锋面前晃了晃:“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大将军。我那三姐姐是个聪明人,我不及她。月家人向来擅长内斗,她要是得到了皇上的信任,青州之争我肯定会多一个对手,甚至有可能为青州之争,她会先弄死我。”

        “别喝了。”陆藏锋轻拍着月宁安的背,抢过她手中的酒坛。

        月宁安打了一个酒嗝,朝陆藏锋傻笑:“不喝,我不爱喝酒,我就是心情不好才喝两口,可是……”

        月宁安笑着笑着,眼睛突然红了,她捂着心口,神情茫然无措:“喝了心情更不好,总是会想起一些不高兴的事,这里更难受……”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