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35冷暖,重启皇城司

535冷暖,重启皇城司

        苏家大少大婚,苏家张灯结彩,喜庆洋洋,虽婚礼办的仓促,婚期定的突然,但登门贺喜的人,仍旧络绎不绝。

        “恭喜,恭喜。”登门的客人,都没有空手来的,每一个都带着厚礼。

        将礼物交给门房登记后,就有下人带他们入席,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苏家的主子。

        对此,上门的客人一点也不意外,仍旧乐呵呵的……

        苏家的管家站在门口,看着一个接一个登门的客人,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僵,几乎快要维持不下去。

        离婚宴吉时还有一刻钟,上门的仍旧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人物,不说六部主事,就是六部侍郎都没有一个人登门,顶天也就是派个管家来送礼。

        这些人,也未免太过现实了。

        他们家老爷才辞官多久,他们家公子大婚,前来贺喜的客人,除了他们家老爷的门生外,就再也没有一个超过五品的官员,这事传出去,旁人得怎么笑话他们苏家?

        苏家的管家面露忧色,终是忍不住,交待了其他下人一声,就跑去主院找苏相:“老爷,今天来的客人……”

        “行了,我都知道了,扶我出去。”苏相抬手,打断管家的话,扶着管家的胳膊,勉强站了起来。

        养了多日,苏相的伤好了许多,但大夫仍旧叮嘱苏相,不可起身行走,不可劳累。

        然,平时一向听大夫安排,十分注重身体的苏相,这一次却没有听大夫的,而是强硬的让大夫开了一剂止痛药,让他可以在人前站立行走。

        今日,是他辞官后,第一次在人前露面,他不能让人看到他颓败的一面。尤其是这个时候,更不能让人看出他身体不行,哪怕是死撑,他也要撑出精神抖擞,能再活数十年的气势。

        苏相换上了一件暗红的锦衣,脸上敷了一些粉,烛光一照,看着精神不少。

        在管家的搀扶下,苏相不紧不慢地往前走,脸上扬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儒雅又不失风度。

        当他出现在前院,前来贺喜的客人,纷纷起身向苏相问好:“老相爷,恭喜,恭喜。”

        “吴真吴大人,谢谢你前来。”

        “肖用肖大人。”

        ……

        苏相一一点头致意,且每路过一个人身边,都能准确地叫出对方的名字。

        有几个胆大的凑上前,苏相也不生气,笑呵呵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甚至还能说出对方一二雅事,让前来参加宴会的人受宠若惊,激动不已。

        苏家的婚宴虽无重臣前来道贺,但气氛热烈,宾主尽欢,看不出一丝清冷与落没……

        赵启安在皇城司,看了一天的花名册和公文,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趁无人时,摘下面具,揉了揉酸痛的眉心。

        突然想到,今天是苏相儿子大婚的日子,赵启安将面具带上,招来手下:“苏家的婚宴,有哪些三品以上的官员去参加了?”

        “回大人的话,没有。除了苏相几个门生,前去参加婚宴的人,官职最高不超五品。不过有几位大人,派家中下人送了贺礼上门。”苏相是暗部重点监视的官员,他儿子大婚,暗部这边早就派人盯着了。

        “这些人,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赵启安嗤笑一声:“苏相的状态如何?”

        “苏相由人搀扶着行走,看上去很不错,与前来道贺的宾客相谈甚欢,婚宴很是热闹。”前提是忽略苏家没有重要的宾客,只有一群消息不灵通,不入流的小人物。

        “盯着苏家,有什么事随时汇报。”赵启安点了点头,不甚在意的吩咐了一句。

        苏家已经到头了,没有意外的话,这应该是苏家最后的喧闹。

        赵启安在皇城司呆了一天,看了一天的公务,虽然还有许多事务没有处理完,但赵启安也不愿意再呆下去了,挥退手下,就起身朝外走……

        然,刚走出门口,就被人挡住了去路:“大人!”

        “看门的老跛头?”这是皇城司一个不重要的小人物,哪怕赵启安天天进进出出,这种小人物也不可能在赵启安面前露脸,可赵启安仍旧一眼认出了他。

        “小人曾有一个名字,叫关山。”挡住赵启安的老怪头,一改平日的畏缩,沉着而冷静地道。

        “关山!你是……”赵启安的瞳孔猛地放大,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丢在人群也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跛脚老头。

        “是,属下暗部关山,乃是老主子的死士。”跛脚老头关山,给了赵启安肯定的答复。

        “皇叔他是不是还活着?他在哪?”赵启安双眸闪着异样的光彩,声音却很平淡。

        “属下不知,十年前,属下就与老主子失去了联系。”关山低垂着头,说道。

        “那你现在出现,是什么意思?”赵启安只觉得,一盆凉水浇头,将他心中的期待全浇没了。

        皇叔音讯全完,暗皇令也就没了下落。

        然,就在赵启安失望之际,关山手捧一个木盒,呈到赵启安面前:“老主子走之前,曾交待属下,什么时候少主子你重启皇城司,就将此物送到少主子面前。”

        “什……暗皇令!”赵启安打开,看到木盒里的令牌,眸色微沉:“暗皇令一直在你手中?”

        “是!”关山知道,赵启安会生气,但还是平静应道。

        “你……藏得可真深。”赵启安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整个人阴沉的可怕。

        他找了十多年的暗皇令,为此派遣无数死士前往北辽寻人,折损了无数好手在北辽,结果暗皇令就在汴京,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不复老主子所托罢了。”关山半点不受赵启安外放的气势影响,语气平静,没有一丝起伏。

        赵启安握着暗皇令,想到关山的话,将心中的火气压下,阴沉着脸道:“除了暗皇令,皇叔还有别的交待吗?”

        “老主子给您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少主子您满意。”关山取下背在身后的包袱,打开,露出里面的账册,递到赵启安面前。

        赵启安没有说话,拿起账册,借着微弱的光芒,翻开……

        草草翻了两页,赵启安就将账册合上,阴鸷的双眼闪着妖异的光芒:“皇叔有心了。”

        这份礼,深得他心。

        有了这份重礼,皇城司便能再次让文武百官闻风丧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