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22同情,是一个好人

522同情,是一个好人

        月宁安不怕跟苏家对薄公堂,她只怕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官府审案,个中能动的手脚太多了。

        苏相在官场沉府数十年,深谙其中规则,有的是办法让她突然在牢中暴毙,或者不给她辩解的机会,直接让她认罪。

        不过,在看到枢密院、大理寺和宗人府的官员,出现在公堂上,月宁安就知道,不管刘大人愿不愿意,她都有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现在,刘大人让她说,她自是不会客气……

        月宁安朝上几位大人作揖,不紧不慢地道:“众位大人应该知道,苏相公曾是我的继父,不过我们的关系并不好。也许你们要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为人子女要孝顺父母,我与他关系不好,肯定是我不听话、不孝顺,可是……”

        “众位大人不要忘了,苏相公只是我的继父,与我并没有血亲关系。世人也没有说,天下无不是之继父。”

        月宁安说到“继父”二字,打从心底犯着恶心,但为了不让人指谪,为了她接下来的话,她就算再不愿意,也得这么称呼苏相。

        在礼法上,苏相曾经确实是她的继父!

        月宁安强忍着恶心,面无表情地陈述道:“我十一岁,就被迫搬出苏家,独自生活,被迫像个大人一样顶立门户。”

        “十一岁,一个小姑娘,一个身怀巨资的小姑娘,没有父兄、没有族人,独自顶立门户,独自生活,有多危险,众位大人应该能想象得出来。当年,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离开父母的庇护,我母亲也不会让我一个人搬出去。”

        “至于搬出去的原因,我也不想再提,毕竟都过去了,现在提起也毫无意义。毕竟,我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月宁安说到这里,眼眶微红,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她吸了口气,努力扯出一抹笑,似不想在人前,显露自己的脆弱。

        苏管家听到月宁安的话,又急又怒,大吼:“月氏,你胡说……明明是你打伤我们家少爷,是你把我们家少爷……”

        “肃静!”刘大人冷着脸,打断苏管家的话:“本官没有叫你回话,你不必回答。”

        “大人,这月氏满嘴胡言,污蔑我家老爷。”苏管家狠狠地瞪向月宁安,眼中闪着无言的威胁。

        月宁安却没有看他,而是继续说道:“汴京没有人不知道,我月宁安与苏相这个继父,不是父女而是仇人。尤其是在苏相公的女儿,跟北辽贵族私奔,我抢了他女儿……”

        苏管家再次不甘示弱,急着辩解:“我们家大娘子没有跟人私奔,我们家大娘子是去边境找大将军。”

        月宁安却是充耳不闻,继续道:“大将军休妻后,苏相公还派人上门,将我家打砸了一通。当时我报了官,官府应该有备案,且当时大将军和他的亲卫都在,我还以此为由,向苏相公索赔了二十万两。当时,大将军为了补偿我,还为我撑了一回腰,陪我一起去苏家索要的银子,有很多人看到了。”

        “哦,对了……我建议刘大人你好好查一查苏相公。苏相公出身微寒,他哪来的二十万两银子?还有,前不久苏相公的儿子,欠了祥赌坊十万两银子,苏相公也随手拿出十万两,给苏大少还赌债。这事庄郡王世子就是经手人,我是不是诬陷人,大人一问便知。”

        “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苏相公随手拿出三十万两银子。大人不觉得这个收入很奇怪吗?苏相公告我收买朝廷命官,依我看……苏相公是自身不正,便看谁都跟他一样。”

        苏家的管家气炸了:“你这贱人,你休得……”

        “肃静!”刘大人一拍惊木,怒道:“稍候自会容你辩解。”

        苏予方欠吉祥赌坊银子一事,刘大人知道,那件事闹得很大,把大将军府和陆家四房都扯了进来。

        甚至,陆家四房还因此,把当家主母给休了。

        大将军府也因此事,成了汴京权贵中的笑谈。

        铺垫够了,月宁安见刘大人,并没有因她的话而生气,或者阻止她往下说,月宁安就不再顾忌,直入主题:“前不久,苏相上书辞官,皇上当殿就允了。没两天,苏相就派了幕僚来找我,胁迫我为他办事。”

        “不是,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家老爷没有!我们家老爷身体不适要辞官,皇上允了,我们家老爷高兴都来不及。”苏家的管家冷汗淋漓,嘴唇直哆嗦。

        皇上当殿允他家老爷辞官的事,月宁安没有多言,但结合月宁安的前言后语,个中意思不言而喻。

        月宁安这是在暗示众人,他家老爷不满皇上不挽留,当殿允他辞官,半点面子不给他。

        虽然,是个人都知道,他家老爷肯定是不高兴的,但这话不能说出来,甚至连提都没有提。

        月宁安她这话,简直是诛心!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月宁安早已死在苏府管家的眼神下,然而……

        眼神别说杀人,甚至连伤人都不可能。

        月宁安半点不受影响,继续道:“苏相的幕僚找到我时,我自是不愿,这事大将军也知,他还告诫我,落井下石乃是小人的行为。我这个时候我要对苏相落井下石,落到旁人眼中,就是我嚣张狂妄、苏相公可怜弱小。”

        “堂堂前首相,被一个商女欺辱。我这么做,不仅会引起苏相公门人的反感厌恶,甚至还会引起朝廷所有官员,乃至读书人的厌恶与不满。”

        “毕竟无论身居多高的位置,终有年纪大了,要退下来的一天。如果朝廷命官一旦退下来,就连一个商女也能欺辱,朝廷的颜面何在?”

        “我一个粗鄙商女,哪里懂朝廷官员这些歪歪绕绕,但我知道,大将军虽然无缘无故的休了我,但他还是一个好人,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他没有必要戏耍我一个商女,所以我听了大将军的,没有跟苏相公合作。”

        月宁安说的义正言辞,可不管是刘大人,还是大理寺、枢密院或者宗人府派来的官员,都不由得默默望天……

        月当家的这张嘴,还真是厉害。

        什么叫,大将军虽然无缘无故的休了我,但他还是一个好人?

        这是夸大将军吗?

        大将军这个前妻,果然不是善茬,找到机会就要刺大将军一句,把陆大将军无故休妻的事拿出来鞭尸。

        他们有点同情大将军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