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516恩怨,恨月宁安一辈子

516恩怨,恨月宁安一辈子

        皇上的不满如有实质,刘大人暗叫倒霉……

        他进宫前,就知道皇上会不高兴,却没有想到,皇上会气成这样。

        刘大人胆战心惊的出了宫,抬头看着有些阴暗的天,叹气:“顺天府尹真不是一个好差事。”

        这月家和苏家的事,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刘大人一脸疲惫的出宫,本以为在宫里,面对皇上的怒火已经是最难的,不想……

        一回到衙门,还有更难的在等他。

        “牢房满了?苏家娘子没地方关?”刘大人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了三遍才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而是找事的人太多。

        “崔家、庄郡王府、程家还有陆家二房、三房,这是要干什么?”刘大人头痛的抚额,恨不得自己没有回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勤恳?

        他出宫直接回家不好?

        是家里的饭菜不好吃了,还是小儿子不好玩了?

        他太难了!

        刘大人在顺天府衙,面对满桌的案卷、满牢的女犯人,恨不得立刻辞官。

        这顺天府尹就不是人干的,他不干了,谁爱干干去!

        宫里,刘大人走后没有多久,皇上就知晓了顺天府衙发生的事。

        是赵启安特意进宫来告诉皇上的,说完,赵启安还炫耀道:“皇兄,你看到没有?月宁安一出事,多少人愿意站出来保她,你不喜欢月宁安,那是你眼光不好。”

        皇上沉默许久,幽幽地看着赵启安:“藏锋也是因为喜欢月宁安吗?”也只有喜欢月宁安,才能解释藏锋最近反常的举动。

        他先前一直不愿意相信,现在却不得不信。

        “他喜欢月宁安又能怎么样?你能让他娶月宁安?”赵启安不怀好意地道。

        青州的事未了,他皇兄是不会允许月宁安嫁人的,陆藏锋就是在折腾。

        “不会!”皇上想也不想,就道。

        “所以,你也不会让我娶她,是吗?”    赵启安试探地问了一句。

        “是!”皇上深深地看着赵启安,神情凝重地道:“只要朕活着,就绝无可能!”

        “就因为她是月家人?”他一直都知道,他皇兄不喜欢月宁安,对月宁安心存偏见。

        他开始以为,是因为月家人当年对皇室的背叛,让他皇兄对月宁安不喜。

        可后来月三娘出现,他才发现,他皇兄不喜欢的只是月宁安,只对月宁安存在偏见。

        “月宁安她不是好人,你们别被她给骗了。”皇上一脸阴沉,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赵启安瞬间就暴躁了:“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月宁安?月宁安招你了?”

        皇上看了赵启安,没有说话,只眼神阴沉的厉害。

        赵启安直觉不对,敛气怒火,凝眉道:“真有事?”

        仔细想想,他皇兄一向大度,从来没有针对过任何人,唯独对月宁安特别的讨厌。

        赵启安越想越觉得不对,急切地追问了一句:“皇兄,月宁安,真招惹过你?”

        皇上别过脸,没有说话,整个人阴沉沉的……

        “皇兄?”赵启安不敢再闹脾气,乖乖地坐好,眼巴巴地看着皇上,等着皇上开口

        皇上本不想说,可想到因月宁安,他与启安、藏锋生了不少间隙,皇上心下一叹,挣扎了许久,才开口道:“你还记得,朕大婚前失踪,你和藏锋是在哪里找到朕的吗?”

        赵启安悄悄地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虽面色阴沉,但并无痛苦之色,这才小声地道:“南风馆。”

        “你知道,朕是怎么进南风馆的吗?”皇上冷笑道。

        “被人卖进去的?”赵启安猜测道。

        七年前,他皇兄在大婚前夕,带着侍卫悄悄出宫,想要提前看一眼太子妃,却不想被身边的人出卖,差点死在宫外。

        他和陆藏锋把汴京翻了无数遍,最后在南风馆找到了他皇兄。

        找到他皇兄时,他皇兄的状态很不好。

        他和陆藏锋曾问过,他皇兄在外面遭遇了什么,但他皇兄绝口不提,一提人暴跳如雷。

        他和陆藏锋吓了一跳,之后再也不敢提这事。

        皇上阴沉着脸点头:“把朕卖进南风馆的人,就是月宁安!”

        “什么?”赵启安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月宁安?”

        “不是她,还有谁?”把压在心底的事说了出来,皇上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但他对月宁安的厌恶,却没有减少半分。

        甚至,提起此事,他更厌恶月宁安。

        要不是他不屑下杀,他早就派人把月宁安给杀了。

        皇上看赵启安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嘲讽地道:“那一年月宁安才十一岁!十一岁的小姑娘,就敢买卖人口,还把人往那种地方卖。启安,你还觉得……她是好人?”

        “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月宁安不是这样的人。”赵启安有心想要为月宁安辩解,却不知说什么。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段经历,给他皇兄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大约能明白,他皇兄为什么处处针对月宁安,看月宁安不顺眼。

        要换作是他,他也不会轻易原谅。

        “误会?”皇上冷讽道:“你在说朕眼瞎吗?你去找月宁安对质?让她知道,朕被她卖进过南风馆?”

        “抱歉,皇兄,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是疯了,才会去找月宁安对质。

        这事必须烂在肚子里,甚至连查都不能查,不然透露了一丝风声,月宁安都别想活。

        赵启安小心翼翼地道:“皇兄,月宁安她之后见过你,没有认出来吗?”

        如果认出来了,月宁安应该知道,她是为什么得罪了她皇兄。

        “她当初,并没有看到朕。”要不然,他也不会让月宁安活着。

        “那就好,那就好。”赵启安长松了口气。

        不知,月宁安就不用死。

        “所以,你现在还要为月宁安说情?”皇上冷冷地看着赵启安。

        赵启安难得软和下来,温声道:“皇兄,你是我的皇兄,我唯一的亲人,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份量,也没有人可以超越,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朕记住了你的话。”皇上周身的阴沉气散了许多,他闭了闭眼道:“启安,这件事,朕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你明白吗?”

        哪怕是陆藏锋,也不行。

        “我明白。”赵启安垂眸,掩去眼中的苦涩。

        皇上看到了,却没有心软,而是沉声说道:“你去找藏锋!告诉他,铁矿的事不需要他再查了。”

        藏锋没有直接说喜欢月宁安,他就会装作不知,然后……

        暗中将他们分开!

        他不认为,这世间有分不开的男女!

        三更~月初,为小宁安求个【月票】。

        今天看阅兵,真的是燃炸!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