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498无耻,意难平

498无耻,意难平

        陆藏锋一向擅长把握机会,此刻也不例外……

        刚说要陪月宁安一起去城外,将洛园的契约烧给月宁安的母亲,陆藏锋就以天色太晚,他太疲累为由,赖在月家不走了。

        “大将军……”

        月宁安正要婉拒,陆藏锋就先一步道:“本将军一天两夜没有合眼,先前累极,险些从悬崖上滑了下去。”

        这自然是骗月宁安的人,别说一天两夜没合眼,就是三天四夜不合眼,他也不会摔下去。

        他不过是在月宁安面前装可怜,但可惜的是……

        月宁安不为所动。

        陆藏锋也不气馁,继续对月宁安道:有吃的没有?本将军这一天,还未用膳。”

        明明陆藏锋神色如常,语气也很平静,没有一丝起伏,可不知为何月宁安总感觉,她从陆藏锋的脸上,看到了“委屈”,从他的话中听到了“可怜”。

        她觉得,一定是天色太暗,她眼神不好。

        一定是她白天情绪波动太大,人累了,听力也不好。

        不然,她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陆藏锋明明就是冷着一张脸,没有表情。

        “月宁安……”陆藏锋久久等不到月宁安的回应,又唤了一句,目光隐有一丝……幽怨!

        月宁安一度怀疑,自己的脑子坏了。

        然,在陆藏锋“幽怨”的目光下,月宁安终是妥协,让下人给陆藏锋准备夜宵。

        生怕自己扛不住陆藏锋的“委屈攻势”,月宁安连忙道:“吃完,大将军就早些回去休息。”

        陆藏锋默了片刻,应了一声:“好。”

        凡事适可而止,月宁安今天已经退了一步,足够了。

        莫名的,月宁安松了口气,看陆藏锋也顺眼多了。

        因为她知道,陆藏锋要是坚持留下来,她也拒绝不了。

        陆藏锋退了一步,月宁安心下一松,看到陆藏锋脸上的伤,交待了管家去取了一盒雪玉膏,就陪着陆藏锋朝花厅走去……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只有微凉的夜风,从两人耳边吹过。

        偶尔,发梢飞起,发尾交缠,但在两人还未察觉前,又先一步落回原处。

        月家的下人全都未睡,月宁安一交待下去,厨房就送来了热粥与点心。

        两人刚入座,下人就将点心、小菜摆了一桌。

        陆藏锋也不见外,拿着碗筷慢悠悠地吃了起来……

        是真的慢!

        慢悠悠的吃点心,慢悠悠的喝粥,速度慢到叫月宁安暴躁。

        月宁安委婉地提醒了两句,却不见一丝效果,月宁安没法,只能陪陆藏锋干坐着。

        吃了大半个时辰,陆藏锋见月宁安面露倦色,似有不耐,这才以正常速度进食。

        很快,陆藏锋就将满满一桌子吃食,全部扫空。

        吃饱了的陆藏锋,此时就像一只慵懒的大猫,一脸餍足。

        而这时,他才将一直压在心中的话,问出来:“月宁安,你今天高兴吗?”

        “高兴。”月宁安点头,一脸坦诚。

        她不会告诉陆藏锋,她最高兴的不是收到陆家的令牌,也不是收到洛园的契约。

        这些于她而言,是可以努力得到的。

        她最高兴的是,撕毁了陆藏锋的回信,让管家将陆藏锋的回信给烧了。

        在送了三年的信,仍旧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后,她曾不止一次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陆藏锋给她回信,她绝对不会拆开,她绝对会烧了,让陆藏锋也体会一下,真心被人践踏的滋味。

        但很可惜,直到她被陆藏锋休弃,她也不曾收到陆藏锋的回信。

        她本以为,此生没有机会了,没想到……

        陆藏锋给了她机会。

        她今天,真的很高兴。

        压在心中多年的阴影,被搬开了。

        那一瞬间,她觉得天都亮了。

        “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他送的都是他想给月宁安的,并不一定是月宁安想要的。

        虽然,月宁安十九岁生辰还未到,但月宁安现在可以提,他可以提前准备。

        “我想要什么,大将军都可以满足我吗?”月宁安笑盈盈地问道。

        这一刻,陆藏锋只觉得烛光下的月宁安如同狐仙,那笑容能勾人魂魄。

        陆藏锋想也不想,就点头:“可。”

        “那我想要你……”月宁安脸上的笑,越发的明媚,陆藏锋想也不想就点头:“好!”

        然,下一秒,就见月宁安收起笑容,冷着脸地道:“离我远一点!”

        “好……像做不到!”陆藏锋脸上的表情一僵,神情有些冷。

        月宁安却浑然不觉,双手一摊:“你看……大将军,你不是万能的,下次别轻易许诺。”

        “好玩吗?”陆藏锋已经没有脾气了。

        谁叫,他喜欢上的姑娘,就是这么古灵精怪,不按理出牌。

        月宁安笑着点头:“还不错。”

        “所以,你高兴就好。”陆藏锋无奈又宠溺地道,而后不等月宁安说话,起身道:“明日辰时三刻,我来月家接你。”

        话落,陆藏锋转身离去,脚步迈得极大。

        幸亏管家一直守在花厅外,堪堪在陆藏锋从他身边走过前,将雪玉膏呈到陆藏锋面前,“我们家姑娘……”

        “你们家姑娘心疼本将军,本将军知道。”陆藏锋接过雪玉膏,笑了一声。

        月宁安出来,就听到这一句,顿时不想话说了。

        陆藏锋累死活该!

        陆藏锋将雪玉膏紧紧握在手中,大步离去……

        策马奔出松翠巷,陆藏锋突然停了下来:“出来吧!”

        黑暗中,黑衣银面的赵启安,迎面走了出来,挡在陆藏锋面前,冷冷地看着陆藏锋:“十八对大雁,十八份生辰礼。连弦音姑姑的旧物也拿出来了,陆藏锋,你想要做什么?”

        “干卿底事?”陆藏锋讥讽道。

        “你给我添事,我还不能管?”赵启安冷笑,步步逼近。

        陆藏锋没有动,但他胯下的战马,却不安的躁动了起来。

        陆藏锋冷笑:“你可以不干。”

        “你明知岑寒声养的那批人,有多危险,我能不干?”赵启安咬牙切齿地瞪向陆藏锋。

        陆藏锋是故意的吧?

        这是吃定了他吧?

        “下次,别说我给你添事,你该感谢我帮了你。”陆藏锋丝毫不觉得,拿岑寒声的人拖住赵启安,有什么不对。

        各凭本事,不是吗?

        赵启安气得直咬牙,没好气地道:“我的人,是不是被你扣下了?”

        他派人去打听陆藏锋的动向,结果人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影子。

        “你的人,弱了一点。”还没动手就被陆一发现了,这不能怪他吧。

        “既如此,打一场吧!”赵启安气笑了,抽剑,指向陆藏锋。

        陆藏锋欺人太甚,今天……

        不见血,他意难平!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