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479抱歉,商场如战场

479抱歉,商场如战场

        大周的武将,很惨。

        有军功、有兵权,那些文臣天天弹劾你功高震主,恐有反心。

        没军功没兵权的,那就不用说了,基本上没有话语权。

        像永宁侯这种早年靠军功起家的,如果找不到机会上战场立军功,慢慢地就会被文臣挤到二流,甚至三流中去。

        改换门庭对永宁侯府来说,极为重要,但也不能贸然出手。

        利用晴熙长公主,让皇上对永宁侯府愧疚,顺便交出兵权,换取政治上的好处……

        永宁侯这一步,走很妙!

        但同时,也暴露出大周武将们的想法。

        如果有机会,大周所有的武将都会想要改换门庭,去做文臣,可没了武将,没了能征善战的将领,大周由谁来保护?

        那群满口仁义道德的文臣?

        陆藏锋想到文臣的张狂,大周武将的处境,心情颇有几分沉重,但也只是片刻,陆藏锋就此事压下了。

        大周的军政制度,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皇帝不信任武将,要打压武将,他就是再忧心也没有用。

        且,面前还有一个,足够让他忧心的女人,他现在没有心思想旁的。

        “永宁侯心机深沉,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与永宁侯也没有什么死仇,没有必要与永宁侯府对上。你与庄郡王府合作的事,就此打住。”左右那些酒,他买了,不会让月宁安亏,也不会让庄郡王府吃亏。

        然,月宁安却是坚定地摇头:“抱歉,合作不能停。”

        “给我一个理由。”陆藏锋皱眉似不快,但他也没有像以前那般,什么也不问,只让月宁安按他的意愿办事。

        “商场如战场,退一步,步步退!”月宁安本以为,陆藏锋会坚定的要求她停下来,或者威胁她必须暂停,没想到还会听她的解释。

        “生意场上,互相抢生意,有竞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月宁安微微往后靠了靠,整张脸隐在黑暗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地轻慢:“这天下,没有独一门的买卖。做任何买卖都会跟别人撞上,就算暂时不会撞上,也会有人跟着做。如果每一次,跟别人撞了买卖,我就要退,或者有人做了这行,我就不能做,那我还赚什么?做什么买卖?”

        “你与庄郡王府合作,是对永宁侯府的挑衅。”月宁安又在讲歪理了,偏他觉得还有道理。

        “怎么就成挑衅了?当年,庄郡王府可是先做酒水生意,被永宁侯府逼的做不下去,才不得不从酒水行当退出。现在,庄郡王府重入酒水行业,不过是光复祖上荣光罢了。”月宁安笑盈盈的说,但态度坚定,寸步不让。

        陆藏锋看着月宁安,没有说话……

        他能告诉月宁安,他原是要说服月宁安的,现在却被月宁安给说服了吗?

        月宁安她不是温室的花朵,她和他一样都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信念,也有自己的战场。

        月宁安说得没有错,商场如战场。他在战场上,不会因对手太强大而退缩,同样……

        月宁安在商场上,也不会因对手太强大而退让。

        一旦退了,别说再往前一步,就是守在原来的位置都不可能。

        月宁安见陆藏锋不言语,又道:“大将军,生意人,要讲信用,我不能背信弃义。先前,晴熙长公主如日中天,庄郡王府敢冒着开罪晴熙长公主与永宁侯的危险跟我合作,现在我也不能退。况且,生意而已,我不做也有别人做,难不成永宁侯以为,没了晴熙长公主这座靠山,他还能做独一门的生意?”

        “罢了,本将军劝不了你。”陆藏锋早就松口了,只是……

        他喜欢看月宁安自信从容、侃侃而谈的样子。

        这样的月宁安,好似会发光,尤其是那双眼,亮的叫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是我要多谢大将军的提醒。”陆藏锋一退,月宁安也就不多说了,她朝陆藏锋拱手致谢,“大将军放心,我会注意的,尽量不与永宁侯会起冲突。我手上有酒水酿造的资格,如果永宁侯府愿意的话,我们还是能合作的。”

        生意场上,从来不可能一团和气,抢生意是常有的事,为了抢生意结怨再正常不过。

        做生意哪有不得罪人的,要是怕得罪人,她还在商场上混什么,不如找个人嫁了。

        “嗯。”陆藏锋也没有再多说,生意场上的事,月宁安知道的比他更多。而且月宁安不是那种,柔弱的只能呆在后院,要靠男人保护的女人。

        陆藏锋转而问起另一件事:“你有查到月三娘的踪迹吗?”

        陆一与陆二联手都查不到一个女人的下落,可见月三娘不简单,或者说月家不简单。

        月家应该有一些特殊的藏身手法,或者在汴京有些特殊的势力。

        陆藏锋问的隐晦,但月宁安还是听出了,陆藏锋话中潜在的深意,她苦笑道:“大将军应该知道,我爹死的时候,我才八岁。我爹和我兄长死的突然,月家大半的人脉,都没有交到我手上。那些人不是投向了范家,就是自立商行,跟着我的就那么三五个人。他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没有找到月三娘的踪迹,甚至因为她也是月家人,她更清楚月家行事风格,我更不容易找到她。”

        陆藏锋想要知道月家有什么隐秘势力,从她这下手一点用也没有。

        别说月家交到她手中的势力不多,就算全在她手上,她也不可能向陆藏锋吐露半分。

        秘密之所秘密,就是不能让外人知道,而一旦有第二个人知晓,那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月宁安不管陆藏锋怎么想,自顾自的解释道:“大将军你也知道,月家不是普通的商户,我们月家虽然有钱,但那些钱并不是我们的。每年为了交出足够的钱财,月家的当家人根本不敢停下来,每天睁开眼就想着怎么赚银子。月家也不像别的家族,有族人相助,月家的当家人没有族人,没有兄弟,便是有心想要做什么,也力不足。”

        “嗯。”陆藏锋随意的应了一声,没有告诉月宁安,他没有的打探月家隐秘势力的意思,他只是担心月宁安被月三娘算计。

        便是说了,月宁安也不会信。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把月三娘找出来。

        月三娘用的是青州月氏的势力,在其他人眼中,月宁安就代表了青州月氏。

        不把月三娘找出来,总是不够妥当。

        陆藏锋沉吟片刻道:“陆一与陆二,把汴京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月三娘。如果你是月三娘,你会藏在哪里?”

        同为月家人,月宁安应该更了解,月三娘的想法……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