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430很怂,不白睡

430很怂,不白睡

        月宁安在城门口遇到陆一,稍稍出了一口恶气,糟糕的情绪总算好了几许,可是……

        等回到家,月宁安才发现,她情急之下拿错了盒子,不由得再次抑郁了。

        “我上辈子真是欠了陆藏锋的。”月宁安望着手中,装着零碎银票的木盒,不由得望天。

        她没把装银票的盒子丢给陆一,那就是把装了雕刻工具的盒子,丢给了陆一。

        万幸,晴熙长公主像被她放在书房的暗阁,没有放在车上。不然,把晴熙长公主木像给陆藏锋当过夜费,那就更糗了。

        “重量差那么多,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不对?”月宁安再次看向手中的木盒,叹息了一声。

        好半晌,月宁安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不接受也没有办法,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样?

        “送你们俩了。”心情郁卒的月宁安,在看到守在马车两侧的陆八与陆九,心情不好的她,随手将木盒丢给了其中一人。

        反正这些零碎的银票,她是不要了。

        一看到这些银票,她就想到自己办的蠢事。

        “谢谢月姑娘。”接到木盒的陆九,他不知木盒里装的是什么,愣了一下才记得道谢。

        月宁安摆了摆手,大步离去……

        陆八与陆九极守规矩,即使好奇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也没有第一时间打开,而是先把月宁安送了回去。

        把月宁安送回院子后,两人又围着月家检查了两遍,确定没有一丝风险,陆九这才抽空将盒子打开。

        这一打开,陆九就震惊了:“是……是银票。”

        “银票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陆八一脸淡定。

        “有上千两。”陆九拿木盒的手都在抖了。

        “上千两?”陆八也震惊了,随即反应过来:“月姑娘是不是拿错了盒子?我们要不要送回去?”

        陆九一想也是,虽然看到银票很心动,但陆九还是毫不犹豫将盒子关上,“肯定是的,我们等会遇到月姑娘,就还给月姑娘。”

        陆八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月宁安回到院子,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就叫管事备马车,她要去庄郡王府。

        庄郡王世子把她的酒卖给了陆藏锋,却没有跟她说一声,这种商业伙伴现在不撕一场,还留着过年吗?

        月宁安也不等了,趁火气正旺就找上门,好让庄郡王世子明白,她虽然只是提供了酒水,可这生意也是他们两人的,庄郡王世子好歹也要尊重一下她这个合伙人。

        月宁安杀气腾腾地往外走,陆八与陆九见到月宁安,忙上前将木盒还给月宁安,却不想月宁安连看都没有看,就将两人挥开,“都说了,送你们了。”

        “月姑娘,这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陆九一脸严肃地道。

        “嫌多,你们十一个人分呗。要是还觉得多,就丢了。”月宁安丢下这么一句,转身就上了马车,压根不与两人纠缠。

        她现在看到这个木盒,心情就不好。

        这两人一定要再次提醒她,她办的蠢事吗?

        十一个分确实不多,但是……

        陆九追到马车旁,问了一句,“月姑娘,我们有十二个人呀!”他们当中,谁得罪了月姑娘?

        “陆十二不是在军营出不来吗?他除外!”亏她对陆十二那么好,陆十二居然联合陆藏锋一起坑她,真是气死她了!

        “好的,月姑娘!”陆九高兴地应下,有些僵硬的面部,硬生生扯出一抹笑。

        他们才不会说,他们很羡慕十二与月姑娘关系亲近,羡慕月姑娘待十二与待他们不同呢。

        现在,终于轮到十二羡慕他们了。

        开心!

        陆九收起木盒,与陆八一起,如同左右护法,精神抖擞的护卫在马车两侧,丝毫不觉得依他们的身份,给一介商女当护卫有多么掉价。

        陆一可是暗中告诉了他们,他们家将军在陆一面前,称呼月姑娘那都是叫“夫人”。

        虽然,将军很怂的只敢在他们面前这么称呼,但这也表明了将军的心思不是吗?

        陆藏锋的十二亲卫,虽不如陆藏锋在汴京那么有名气,可认识他们的人也不少。

        昨天傍晚,月宁安出城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且一路狂奔,还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

        此时,正值最热闹的时候,路上车多、人多,根本走不快,月家一行人一走到大街上,就有人认出了他们。

        当然,也认出了护在月宁安左右的陆八与陆九。

        “我就说了,这月当家的与陆大将军关系不一般,你们看……月当家的身边可是大将军的亲卫。大将军的亲卫那也是官,一个当官的给商女做护卫,要说月当家与陆大将军没有私情,我是不信的。”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这两无媒苟合的狗男女……”

        “说什么呢,人家月当家与大将军男未婚、女未嫁。互相喜欢怎么了?人家家里长辈都不说,你嚷个什么劲?吃你家大米了?”

        “什么无媒苟合,人家那是成过婚的。现虽然在和离了,可能和离也能再婚。”

        “不是和离,是休妻……”

        “好吧,那休了也能再娶。”

        “我估计悬,今天一早,城门口发生的事,你不知道吧?”

        “什么事?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了?”

        “我跟你说,我七姨家的表哥,就在城门口守城门。他说呀,今天一大早,月姑娘从城外回来,遇到了大将军的亲兵,给了大将军亲兵一大笔银子,说是给大将军的过夜费。”

        “过夜费?”

        “过夜费?”

        “过夜……费?这……这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就是过夜费,你没有听错。月姑娘还霸气十足的说,不白嫖大将军。”

        “噗……”

        “噗……”

        “你干吗呢?怎么往我身上喷水。”

        “你这人脏不脏,恶不恶心。”

        “你这人,真是的……我新做的衣服。”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这话太惊悚了。”

        像是会传染一样,在第一个人喷出茶水后,一连数个人都将茶水喷了出来。

        整个茶楼乱成一团。

        咒骂声与道歉声交织在一起,乱糟糟的叫人心烦。

        好在,汴京的百姓休养不差,被茶水溅了的人虽不满,可见人诚心道歉,再加上这事确实叫人惊讶,骂了两块也就消火了。

        “果然是为了月宁安才不肯娶我!”

        坐在茶楼雅间的一女子,却是面容狰狞扭曲,心中的怒火却是久久无法消散……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