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407傲娇,入不了眼

407傲娇,入不了眼

        “只为大周牺牲?”

        “只为大周而死吗?”

        赵启安看着陆藏锋,轻喃了一声,无声苦笑。

        陆藏锋是大周的臣子,也是他皇兄的臣子,为君分忧是臣子的职责,他皇兄没有错。

        但陆藏锋他不是普通的臣子,陆藏锋他手握重兵,位高权重,于江山社稷有功,哪怕是皇上也该尊重他的个人意见。

        撇开交情不谈,就凭陆藏锋手中的兵权,只要他不愿意,哪怕是皇帝,也不能任意摆布他。

        是以,陆藏锋他也没有错。

        他无法劝说陆藏锋服软,也无法让皇兄退让,他能做的就是……

        在他皇兄与陆藏锋,立场不一致的时候,他不偏帮任何一方。

        “我们还是兄弟吗?”赵启安低声问道。

        “当然。”陆藏锋毫不犹豫。

        “好兄弟。”赵启安伸出手……

        陆藏锋没有任何犹豫地伸出手,紧紧地握住赵启安的手。

        “好兄弟,公平竞争呀!”赵启安重重握了握陆藏锋的手,笑了一声,松开了。

        而后,赵启安潇洒的离去,背对着陆藏锋,朝他摆了摆手,“我走了,你和皇兄的事,你们君臣自己处理,我以后不会再帮你们任何一个人传话。”

        陆藏锋看着赵启安离去的身影,唇角微扬……

        赵启安依旧还是赵启安,没有变。

        皇上……

        其实也没有变。

        他一直都是这般,藏得很深。

        只是,年少的他们不懂而已。

        赵启安走出枢密院,就有一小太监模样的人上前,“大人,月姑娘想要见您,想知道您何时方便?”

        “月宁安?”赵启安脚步一顿,凝眉问道:“可有说什么事?”

        月宁安有多讨厌他,他是知道的,没有重要的事,月宁安轻易不会找他。

        “说是与青州的事有关。”小太监低眉垂眸,再恭敬不过。

        “行了,本大人知道了。”赵启安沉下脸,神情倨傲,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小太监,就走了。

        赵启安没有给月宁安回复,而是直接登门。

        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赵启安没有走正门,而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月宁安的书房,再让人去把月宁安叫来。

        月宁安听到下人来报,有那么一刻是无语的。

        陆藏锋和赵启安这两人,是不是都有病呀?

        就不能正常的登门?

        月宁安一阵郁闷,面上还不能说什么,还得好生招待。

        “让人送茶点去书房,赵大人爱吃甜的。”这是月宁安这几次观察出来的,赵启安的口味,有点像小孩子。

        月宁安没有急着去见赵启安,而是回房换了一件见客的衣服,这才朝外书房走去。

        路上,遇到送点心的下人,月宁安接了过来,让下人退下。

        书房内,赵启安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在书桌内侧坐下,占了月宁安的位置。

        书房的椅子偏大,赵启安也不正经的坐好,他横坐在椅子上,上身靠着扶手,双脚架在另一侧的扶手上,手上拿着月宁安未看完的账本……

        月宁安端着点心进来,就看到赵启安占了她的位置不说,还乱翻她的账本,把她的书房弄得乱七八糟。

        有那么一刻,月宁安很想将手上的点心,往赵启安的脸上砸。

        这人,过分了!

        可最后,月宁安还是忍住了。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位赵大人位高权重,身份不一般,她惹不起。

        “大人大驾光临,民女有失远迎,还请大人见谅。”月宁安上前,将手中的点心和茶水放下,后退一步,给赵启安行了一礼。

        “这是怎么了?不高兴了?”赵启安一向任性妄为,我行我素,从不会在乎他人的想法,也不会关心旁人是喜是忧,但是……

        月宁安只是细微的情绪变化,他就发现了。

        并且,有点小紧张。

        他嘴上一副满不在乎的纨绔子弟,坐姿也没有变化,但仔细看发现,他的身体绷紧了。

        然,可惜的是……

        书桌内侧光线偏暗,赵启安又没有开窗,月宁安的眼神还不至于好到,能隔着书桌发现他的异常。

        “大人说笑了,我们这种人哪有资格不高兴。”月宁安笑了一声,不等赵启安发话,就在赵启安对面坐下。

        面具下,赵启安一脸绷紧。

        他收回架在扶手的上腿,有些不太自然的坐好,双手放在桌面上,身子前倾,阴冷地开口:“给本在大人使脸色?本大人犯着你了?”

        月宁安没有理会,赵启安不着调的追问,她给赵启安倒了一杯茶,双手递到他面前,“大人,你知道……张家那位表小姐,是月家人吗?”

        “什么?”赵启安看到月宁安递过来的茶,正暗自高兴,听到月宁安的话,顿时脸色一变,:“你说的……可确定了?”

        “我的管家看到了她,认出她是我的三姐。旁的,我没有证据。”十年过去了,她去哪给赵启安找证据。

        “居然藏了一个月家人,好本事!”赵启安猛地站了起来,狠厉地道:“这事我会处理,你不要插手。记住,就算她姓月,也跟你没有关系,明白吗?”

        “大人放心,我明白的。”月宁安也站了起来,见赵启安急着离开,月宁安急忙问道:“赵大人,张家与青州有关系吗?他们对柳景庄的好友出手,是为青州的人办事吗?”

        “想什么呢?张家是大士族,他们的根基在江南,势力大得很。青州那群人,还没有本事,能让张家为他们办事。至于针对你?别想太多了,你……”

        赵启安斜了月宁安一眼,傲慢地道:“你还入不了张家的眼。张家对那两人出手,收留那什么狗屁表小姐,不过是表达一下不满而已,跟你关没有关系。”

        张家这是跟他皇兄博弈,不管是那两人,还是那位表小姐,都只是一个信号而已。

        “所以,这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了?”月宁安苦笑。

        “你要这么说,也没有什么问题。”赵启安轻慢地点头。

        “那两人……”月宁安试探地问道。

        然,不等她说完,赵启安就打断了她的话,“别多想了,那两人没救,也没人能救!别说证据确凿,是铁案,就算能翻案,也不会有人重审这个案子。张相要办的案子,翻了案,张相的面子摆哪里摆?”

        “张相的面子……我明白了。”月宁安闭上眼,重重点头。

        张相的面子,比两人普通书生的命,两个普通家族的前途重要得多了。

        这就是现实!

        对错并不重要……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