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387无奈,傲骨不可折

387无奈,傲骨不可折

        看到陆三花了一柱香的时间,才将牢门打开,又联想到这一路走进来的层层关卡,月宁安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托多少人,都打听不到水大哥的消息。

        刑部这秘牢简直森严到可怕,恐怕除了陆藏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进出秘牢。

        自然也就没有人,能打听到秘牢的消息。

        朝廷动用这么森严的大牢,只为了关押水大哥,可想而知,朝廷有多重视水大哥这个要犯。

        她想要救水大哥出去,恐怕不是一般的艰难。

        想到这里,月宁安不由得叹气。

        尤其是在看到秘牢里的水横天,被铁链五花大绑绑在墙面上,月宁安心底的担忧更甚了。

        朝廷这是把水大哥列为头号要犯呢?

        “水大哥?”月宁安轻唤了一声。

        秘牢四面都是墙,里面冷冰冰的不说,还只有几个换气的小孔,一点亮光都没有。

        牢门突然打开,光线透进来,一直呆在黑暗中的水横天,还没有适应外面的亮光,他听到月宁安的声音,颇为诧异:“宁安,你怎么来了?”

        缓了片刻,待到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线,水横天才看清门站在门口的人,不由得大怒:“陆藏锋!”

        “水盟主,又见面了。”陆藏锋朝水横天轻轻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卑鄙小人!”水横天朝陆藏锋呸了一声。

        “看样子水盟主的精神不错。”陆藏锋神色不变,只转而对陆三交待,“今天份的水与饭菜,就不必给水盟主准备了。”

        “是,将军。”陆三应道。

        月宁安:……

        她真觉得陆藏锋这人……

        真得让人好想揍他。

        “怎么,要为水横天求情?”陆藏锋察觉到月宁安的视线,扭头看向她。

        月宁安求情试试看。

        月宁安求一次情,他就多断水横天一天的水与饭菜。

        左右两三天不吃不喝,水横天也死不了。

        “宁安……”水横天生怕月宁安为他做傻事,急着开口劝道:“宁安,别为我求他,陆藏锋不是善人,你若求他,会吃大亏的。”

        “水大哥放心,我有分寸。”月宁安朝水横天浅浅一笑,眉眼弯弯,浑身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她倒是想求情,可求情的对象是陆藏锋,她就是再想也得忍下来,尤其是在水大哥处在下风的时候,她更是不可能当着水大哥的面,为他向陆藏锋求情,这是打水大哥的脸。

        “你倒是聪明。”陆藏锋看在眼里,眼神微暗。

        不开心!

        月宁安都没有,对他笑得这么温柔过。

        月宁安脸上的笑意还未退下,她抬头看着陆藏锋,温温柔柔地请求道:“大将军,可否让我单独跟水大哥说几句话?”

        她知道,陆藏锋带她来见水横天,绝不仅仅是因为她招待他吃了两顿饭。

        陆藏锋会让她进来,是让她来劝说水横天的。

        她心里明白,也不介意。

        左右,她劝她的,水大哥听不听,又不是她能做主的。

        “可。”陆藏锋没有叮嘱月宁安什么,他知道月宁安是聪明人,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陆藏锋大方地将秘牢的人清场了,包括他自己也出去了,只留下月宁安与水横天两人。

        然而,不管是水横天还是月宁安都知道,陆藏锋和他的人,就在某个角落监视着他们,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有人监听。

        “宁安,你不该来的。”人走后,水横天终于不再强撑,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全身都被铁链缠住,双脚离地,整个人被定在墙面上,看上去像是被蜘蛛捕获的虫子。

        他身上的铁链,是用特殊手法缠绕的,颈脖处也缠了一圈铁链。

        只要他一动,哪怕是动一动手脚,不仅颈脖处的铁链会勒得更紧,身上其他部位的铁链也会勒紧,让他无法呼息。

        是以,别看只是简单的被束在墙面上,实则水横天一刻也不敢放松,全身都绷得紧紧的,甚至连合眼都不敢。

        不过是被关了两天两夜,水横天整个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没有一点精神。

        “为了别人的事,落到这个田地,水大哥,你这是何苦呢。”月宁安走近,看到水横天熬得通红的双眼,还有身上不断往外渗血的伤口,不由得一叹。

        先前在外面,她看不真切,走进来她才知道,水横天身上有少伤口。

        有几处伤口被铁链压着,伤口无法愈合,不断地往外渗血,将铁链都染红了。

        论折磨人,还是陆藏锋厉害。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水横天极力朝月宁安,露出一抹安抚的笑,不想让月宁安担心。

        “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吗?”月宁安站在水横天面前,没有去碰他,哪怕他身上的伤口在渗血,月宁安也没有去碰。

        陆藏锋敢打开门,把水大哥和她丢在这里,就是知道即使打开门,水大哥也逃不出去。

        缠在水大哥身上的这些铁链,一看就不普通,在没有确定有没有危险前,她不会胡乱碰触不该碰的东西。

        水横天默了片刻,道:“岑盟主是我的前辈,他托付给我的事,就是死……我也要去做。”

        “那你可知,你口中的岑盟主,是晴熙长公主的入慕之宾吗?他做的那些事,全都是为了他的私情吗?”月宁安嘲讽地道。

        水横天的瞳孔猛地放大,不敢置信地看着月宁安,可很快他又恢复平静:“岑盟主的私事,我无权置喙。”

        “岑盟主要你毁了他暗中培养的死士,你告诉朝廷,让朝廷的人动手,结果不也是一样的吗?”月宁安知道,这些话是陆藏锋,希望她说给水大哥听的。

        当然,她自己也想要劝说水大哥,但她也很清楚,水大哥不会听她的劝说。

        “宁安,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水横天重重地叹了口气,“你知道,朝廷要是找到了那些人,会怎么对他们吗?”

        “杀了!”月宁安想也不想,就道。

        岑寒声养的人,不管有没有作恶,朝廷都容不了……

        早上一开电脑,电脑直接崩了……今天中午只能先更新一章了,下午六点左右,再更新两章。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