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377心疼,没人护着她

377心疼,没人护着她

        陆藏锋神情淡漠,面上没有喜怒,声音也没有一丝起伏,像是随意那么一说,可他话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却叫皇上有那么几分不自在。

        “咳咳……”皇上以手抵唇,别扭的咳了一声。

        “多大人了,还玩这么一套。”赵启安斜了皇上一眼,给了皇上一个白眼,将皇上的掩饰拆穿。

        “咳咳咳……”皇上咳得更凶了,一张脸憋得通红,快要把肺给咳出来了。

        赵启安嫌弃归嫌弃,但还是顺手给皇上递了一杯水,“喏,喝口水。”

        “咳咳……”皇上脸上的尴尬有增无减,他暗中瞪了赵启安一眼,接过茶杯,狠狠地的喝了一大口。

        赵启安意味深长地看着皇上,待到皇上喝完,坏心地道:“忘了告诉皇兄,这杯水我喝过。我喝的时候,被陆藏锋的话惊了一跳,就把刚喝的水,给喷了进去。”

        “呕……咳!咳!咳!”

        皇上一张脸涨得紫红,第一反应是吐出来,可水已经被咽了下去,任凭皇上怎么折腾,也无法吐出一星半点。

        赵启安更乐了,大笑:“皇兄,逗你玩的呢。这水我是喝过,但水杯一直端在手中,我先前喷的那口水是往外喷,没落到杯子里呢。”

        “赵启安!”皇上气得大骂。

        然,赵启安却突然收起嬉笑,一脸正色的道:“皇兄,说出去的话,就像是这喷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你!”皇上脸上的尴尬刚平息下去,又陡然升了上来,他不自在地别过脸。

        赵启安却不许皇上回避,逼问道:“皇兄,你派人监视了月宁安是吗?你监视月宁安,是想做什么?”

        “启安……”皇上不敢看赵启安,声音有些讪讪的。

        这事,他理亏。

        “月宁安是我的人,她只需要向我负责,而不需要向你这个皇上负责。你让人监视她,是不信任我吗?”赵启安的声音冷得吓人,一点面子也不给皇上留。

        他不是皇兄,不是那个高高在上,所有人都捧着的九五之尊。

        皇兄以为,他告诉藏锋,他知晓藏锋的一举一动,藏锋只会不痛快吗?

        不!

        陆藏锋不仅不会不痛快,还会开始防备皇兄。

        他不想,他们兄弟之间走到那一步。

        是以,他必须让他皇兄,把实情说出来。

        他知道,他的皇兄,不可能派人监视陆藏锋。

        皇兄会知晓,陆藏锋昨晚出现在月家,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他皇兄,派人监视了月宁安!

        但这话,他不能直接说出来,他得让他皇兄说出来。

        “启安,朕没有不相信你,朕让人盯着月宁安,是,是……”皇上急着解释,可又怕说实情,会惹得赵启安生气,一时间左右为难,求助的看向陆藏锋。

        陆藏锋:……

        陆藏锋与皇上四目相对的,在皇上满心期待下,淡定地别过脸,端起一旁的茶,慢条斯礼地喝着茶。

        有些事,是经不起试探的。

        他想,他有权利生气,也应该生气,以示自己的赤胆忠诚,不是吗?

        赵启安朝皇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嘲讽的笑,“是不信任我,对吧?是防备我,对吧?”

        皇上说不出来,赵启安替他说了。

        “启安,你明明知道,朕没有那个意思。”求助无门,偏赵启安又不依不饶,皇上没法,只能做低伏小的哄人。

        “是呀,你没有不信任我,没有防备我,但你防着我去找月宁安。如果昨晚出现在月家的人是我,是不是我连门都进不去,就被你的人给逮回来了?”赵启安一点面子也不给皇上,连珠似炮讽刺道。

        能让陆藏锋都发现不了的监视者,只有宫里那个老怪物。

        也只有他,才能避开陆藏锋的耳目。

        皇上被赵启安劈头盖脸骂一通,并没有生气,他沉默片刻道:“启安,朕是为你好。你要是真的喜欢月宁安,等十年后,她成了月家主,朕成全你。”

        现在的月宁安,确实是有几分本事,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月宁安是成龙成凤,还是被辗落成泥,还得看十年后。

        月家子弟天生擅经商,可月家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子弟,死在家主之争中?

        远的不说,就说月宁安那位嫡兄。

        那是一位无论是才华还是气度,都远胜月宁安的人,可最后呢?

        他还不是死了。

        月宁安这才刚开始,且十年那么漫长,他们谁也不知道,月宁安能不能在这十年中活下来,甚至他们都不敢肯定,月宁安能不能活着到青州。

        他不想,他的弟弟受伤。

        “皇兄,你想得太多了。”赵启安没好气的,给了皇上一个白眼。

        十年后成全他?

        皇兄在想什么呢?

        月宁安要是会听他皇兄摆布,三年前就会乖乖地听他的,去青州跟范家人争,哪会让他白白浪费三年的时间。

        陆藏锋一直只听不说,并不插手这对天家兄弟之间的事,但事关月宁安,他终是没有忍住,说了一句:“月宁安去青州,与范家争家主之位,只是一枚放在明面上的棋子,是吗?”

        月宁安的生死,就是皇上也不敢保证吗?

        “别说的那么难听,这世间谁不是棋子。月宁安就算是棋子,那也是一枚镶金嵌玉的棋子。”赵启安狠瞪了陆藏锋一眼,示意陆藏锋别裹乱。

        他跟皇兄会吵起来,是因为谁?

        “确实不是棋子,月宁安在你手中就是尖刀。是帮你撕开,那几个老东西的龟壳的重要利器。”作为利器,月宁安只要锋利就好,只要能伤人就好,至于利器的生死,没有人会在意。

        他想他对月宁安的关心,还是太少了。

        暗皇是赵启安,事关暗皇权利之争,他虽知晓一些,可却从来没有过问,更不曾去了解。

        这是他为人臣子的本份,也是他与赵启安之间的默契。

        他们各不干涉彼此的事,也不会在彼此的地盘安插探子。

        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就好了。

        兄弟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没把月宁安当回事,他一直没有问过,赵启安也就一直装糊涂不说。

        他们果然是兄弟!

        陆藏锋看着赵启安,幽深的眸子没有一丝起伏,但他放在一侧的手,却悄悄地握紧。

        “你有没有想过,那几个老东西。他们,会让月宁安活着吗?”难怪,那么胆大的月宁安,提起青州就脸色大变。

        月宁安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青州有多么危险,可是……

        她不得不去。

        因为她姓月,她是皇家的奴才。

        而在她父兄死后,这世间……

        也没有人,会为她撑腰,会保护她,她只能靠自己。

        心疼月宝宝,大将军真的……男友力爆棚。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