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349悄悄,是心动的感觉

349悄悄,是心动的感觉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爱喝的酒是梨花白。

        月宁安那么了解他,不可能不知道。

        没有意外,那一千坛梨花白,就是月宁安亲手为他酿造的。

        想到这个可能,陆藏锋不由得闭上眼,按住心口……

        不同于得知羔羊肉、雪玉膏时的无奈与厌恶,他此时只觉得心口酸胀得厉害。

        月宁安到底,悄悄地为他做了多少事?

        “属下失职,请将军责罚。”陆二一句辩解的话也不敢说,果断地跪下请罪。

        他没法跟将军说,十八年前月姑娘才刚出生,他们真没有办法查到十八年前的事,也没有想到去查,而且……

        青州那地界与别的地方不同,青州是那几个老东西的地盘。。

        那几个老东西把青州把得严严实实,别说他们才刚将人手调回大周,就是赵王殿下也没法往青州安插人手。

        他也没法跟将军说,月姑娘三年前,根本没有酿造酒水、买卖酒水的资格,这批酒明显不是正途来的,而且……

        当时赵王的人一直盯着月姑娘,月姑娘藏得那样深,连赵王的人手都查不到,事情过去了三年,什么痕迹都扫清了,他们要怎么查呀?

        陆二有一肚子的解释,可他知道,他不能解释,也没法解释。

        有些事,在不同的时间段爆发出来,效果还真的是天差地别。

        他们初回京,去查月姑娘的事,根本没有想到,将军会为意月姑娘为他做了什么,会为月姑娘的付出而动容。

        要知道,当初将军听到月姑娘为了他,不惜人力物力,从塞外移植了一片草地到汴京,就为养将军爱吃的羔羊,将军只有厌烦与不耐,甚至将那道菜给撤了。

        还有雪玉膏,照夜玉狮子。

        不管是雪玉膏、照夜玉狮子,还是那来之易的羔羊,其所费人力物力,月姑娘所花的心思,都不会比这些酒水少,可是那两件事爆发的时间不对,他们家将军当时不在意,他哪里知道……

        才不到一个月,他们家将军就变了。

        是以,陆二没法解释,他只能认罚。

        陆二已经做好了被重罚的准备,却不想陆大将军只是轻描淡写地道:“这不是你的错。”

        这是不会处罚他了?

        将军果然赏罚分明。

        陆二暗暗松了口气,可就在他欲起身,向陆大将军表达浓浓的敬佩之意时,就听到他敬爱的、赏罚分明的大将军,轻敲桌面,慢条斯礼地开口,“昨天,本将军让你把晴熙长公主送去顺天府大牢。结果不到半个时辰,晴熙长公主就离开了顺天府大牢,是吗?”

        “是,是的。”陆二一个机灵,堪堪抬起一指的膝盖,吧唧一声,又跪了下去。

        他们家将军,真的是赏罚分明呀!

        “嗯。”陆藏锋重重地在桌面上敲了一记,“自己去领罚吧!”

        “是,将军!”陆二内心崩溃,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向陆大将军行了一礼,迅速退了出来。

        走到门外,看到站在一左侧,淡漠清冷的陆一,陆二猛地反应过来,“不对,暗探归你管,没有查到月姑娘暗中酿酒一事,应该是你的错?”

        “是呀,所以将军没有罚你。”陆一斜了陆二一眼,那一眼带着森冷的杀气。

        陆二挑衅地瞪了回去,陆一的手放在刀柄上,并悄悄拔出一尺,可就这时,耳边传来他们家将军高傲冷漠的声音,“陆一,进来!”

        “是,将军。”陆一瞬间收敛杀气,将拔出的刀插回去。

        “哐”的一声,陆一恢复成面无表情的面瘫下,在陆二幸灾乐祸的眼神下,从容地步入书房。

        陆二整了整衣襟,昂首挺胸地朝刑罚堂走去……

        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当,这才是好兄弟。

        书房内,陆藏锋维持着原来的坐姿不变,见陆一进来,抬眸扫了一眼,道:“去找庄郡王世子,将那一千坛梨花白定下来,再让他给本将军留一坛女儿红。”

        “是,将军。”陆一没敢跟陆大将军说,这一千坛梨花白不好要。

        物以稀为贵,这一千坛梨花白,明显是庄郡王世子,用来打开酒坊名声用的。他们全要来了,酒坊没有好酒镇场子,庄郡王府肯定不同意。

        但就是不好办,才能让他们将军满意,让他们将军消气。

        陆一应得爽快,然而……

        并没有什么卵用。

        陆大将军仍旧不痛快。

        “啪!”的一声,陆大将军重重地一拍桌面,站了起来,“在天明寺后山,先一步找到那批死士与耶律齐的人,都是水横天,是吗?”

        陆一暗暗叫苦,面无表情地应道:“是的,将军。”这件事,确实是他们做得不够好,要不是有水横天拖住耶律齐,这一次怕是又让耶律齐给跑了。

        “本将军精心培养的暗探,还比不上一个江湖草莽。你和你手下的人,都去重新训练一遍。”陆大将军朝陆一走来,在陆一身侧停了一步,冷冷地道。

        “是,将军!”陆一哆嗦了一下,低头应道。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陆二坑他!

        陆大将军轻哼一声,冷着脸走出书房,对守在门口的侍卫交道:“将府中的酒全抬出来,本将军要犒赏众将士。”

        月宁安为他的大军,准备的洒水没有喝到,那他就准备准备。

        陆藏锋走出数米,又停了下来,交待了一句,“再给月家送十坛!”

        大周与北辽的战事,大周能取得大胜,月宁安有功,这酒月宁安有资格好。

        “是,将军。”侍卫扯着嗓子,高声领命,生怕声音小了,他们家将军嫌他不够精神。

        “很好!”陆藏锋回头,朝侍卫赞许地点了点头。

        侍卫顿来用精神头更足,将陆藏锋的命令转告给将军府的管家后,并从管家手中,争取到了给月家送酒的差事。

        “我也要去!”陆十二趁陆藏锋不在,挤开众人,蹦到管家面前,积极的争取给月家送东西的差事。

        管家拗不过他,在征得陆二的同意后,将陆十二派了出去,至于他们家将军要带亲兵出去,找不到陆十二,要处罚陆十二,那就不是他们的事了。

        他们家将军不高兴,总要有地出气,死道友不死贫道,陆十二积极找死,他们自然不好跟十二一个小孩抢……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