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346暴利,十八年女儿红

346暴利,十八年女儿红

        苏家虽出了一桩又一桩的事,可这些事都没有外传,苏相的威严尤在,苏家要出手产业,不仅卖得快,价格还高。

        当天下午,苏家就筹出五十万两银票,由苏府管家秘密送到夏家。

        说是秘密,但官场上谁都知道,苏家在疯狂的卖产业,庄郡王也收到了消息,笑了笑,“苏相还真是老奸巨猾,连这个时候也不忘记卖惨。”

        苏予方睡了臻妃,不管是什么原因,苏家现在都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苏家现在凄惨到要卖产业,依皇上的仁厚,对苏家的不满也会淡下来。

        不过,这都跟他没有关系,苏相的女儿冒犯了他儿子,他只是让苏相出出血,已经给足有苏家颜面。

        夏家原本就不敢赖账,正在筹集银两,本以为要独自承担一百万两的赔偿,没想到苏家送来了五十万两,顿时长松了口气。

        这一次赌花神的赌局,汴京城内无数人参与,除去月宁安那笔大注外,零零散散也压了二十多万两银子,夏家把这些银子收拢,再加上苏家送上来的五十万两,自己只要出二十多两。

        当天下午,夏家就把这笔天价赔偿,送到了梅家与庄郡王世子。

        梅家连本金带挣得银子,一共是十一万两,梅家主只要了十万两,本金让夏家直接送到庄郡王府,“这本金也不是我出的,我不贪心,赚个庄家赔的银子就足够了。”

        夏家主气得吐血,但还要赔笑!

        庄郡王府那一头是九万两本金,九十万庄家赔得的银子,加上梅家退回的这一万,正好一百万两。

        夏家主将银子送到庄郡王府,连个主子都没有见到,只管家出来接了银票,就把人赶走了。

        夏家主仍旧不敢不满,灰溜溜的走了。

        管家接了银票,一个也不敢多耽搁,小跑来到花厅,将银票呈给庄郡王世子。

        他可是知道,他们家世子爷从中午就在等这笔银票了,甚至还把月宁安叫来了。

        “银票来了!”

        果不其然,管家刚跨过门槛,庄郡王世子就迫不及待的起身上前,从管家手中接过装银票的盒子,打开,将盒子里并不算厚的一叠银票取出来。

        十万两一张,一共十张,夏家主特意去银庄换的,就怕面额太小,数量太多,惹得庄郡王世子不高兴,可不想……

        这薄薄的十张银票,才叫庄郡王世子不满,“怎么全换成大额的银票了,这么薄薄几张,拿在手上一点劲都没。”

        “世子爷要觉得这笔银子赚得没劲,我们再做一笔大生意,如何?”月宁安陪庄郡王世子枯坐了一个多时辰,等的就是这一刻。

        这一笔生意做成了,庄郡王世子才会信她,也才有银子投下一笔生意。

        “大生意?还是这样的生意?”庄郡王世子晃了晃手中的银票,笑了。

        “这种生意是一锤子买卖,而且傻子也没有那么多,咱们能捞到两个已经不容易了。”月宁安笑着打趣道。

        庄郡王世子一听,乐了,“你说得没错,苏相和那夏家,可不就是傻子。”

        庄郡王世子虽爱财,但并不贪婪,他取出自己那一份,将余下九十万两银票递给月宁安,眼中没有一点不舍。

        月宁安接过盒子,随手放在一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她不怕爱财的,却怕贪得无厌的人。虽然她先前就知道,庄郡王世子还算正直,但财帛动人心,许多人在小钱面前顶得住,可面对大钱却不一定能扛住这诱惑。

        这是庄郡王府,如果庄郡王世子,要眯下她这九十万两,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知道,下注的单子她已经给了庄郡王世子,且两人之间只有口头约定,外面的人都知道,买她成为花神的人是庄郡王世子,庄郡王世子就是独吞了这笔银子,她也无法叫屈。

        庄郡王世子将自己那份银票丢给管家,打趣道:“你要跟我做什么生意?我听人说,你月宁安有点石成金的本事,你这是要带我发财吗?”

        “世子爷说笑了,我有什么本事带世子爷发财,是世子爷你照顾我,我才能赚点小钱。”月宁安并不居功,她一脸真诚,面上没有半点倨傲,只有感激,好像真是庄郡王世子带着她赚钱一样。

        庄郡王世子想了想,觉得也没有错,要不是他家出面,月宁安这笔银子可没有这么顺利拿到。

        庄郡王世子这么一想,人就淡定多了,“说说,是什么生意?”

        他与月宁安算是互惠互利,他赚银子,月宁安也没有亏,不存在月宁安给他们庄郡王府送银子,便是事情闹到宫里,闹到皇上面前他也不怕。

        “酒水生意,世子爷敢做吗?”月宁安抿唇轻笑,淡然地看着庄郡王世子。

        “酒水生意?”庄郡王世子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你要跟永宁侯府抢生意?”

        “大家各凭本事赚钱,怎么能算抢呢?”要不是她做不了,她也不至于,非要拉上庄郡王府不可。

        酒水生意向来都是暴利,但酿酒要用大量的粮食。

        商人逐利,为了不让商人拿大量的粮食来酿酒,动摇国本,大周对酒水有禁令,只有官府允许的商家才能卖酒,而在汴京做酒水生意的,就只有永宁侯府一家。

        自古以来,独一家的生意都是好赚,更不用提酒水生意本就是暴利。永宁侯府靠着酒水生意,这些年可以说是赚了个钵满盆满。

        也正是有酒水生意带来的巨额利益,才无人能撼动永宁侯在军中的地位。

        大周文臣话语权重,一直打压武将,普通将士日子艰难,粮饷只勉强能让人不饿死,军饷更是时常短缺,若无上峰暗中贴补,小兵根本撑不下去,也没力气训练,更不可能上阵杀敌。

        永宁侯府原先也没有资格做酒水生意,他们家这份买卖,是晴熙长公主出嫁时,为永宁侯求来的。永宁侯世子娶晴熙长公主,在月宁安看来,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你不知道,酒水不是什么人都能卖的吗?没有朝廷的允许,私自卖酒水是要杀头的。”庄郡王世子瞪了月宁安一眼。

        这生意好虽好,但不好做。

        “我知道,但世子爷你家能卖,不是吗?”要不是知道,她何至于非找庄郡王世子合作不可

        在永宁侯府经营酒水之前,这份生意有庄郡王府一份,虽不是独一份,但也能赚不少。

        永宁侯府拿了这生意,不知从哪弄到了两个古方,酿出来的酒水又好又便宜,渐渐地就将其他几家挤了出去,独占了汴京的酒水生意。

        庄郡王府没法从中获利,不得不退出,之后才自爆自弃直接地开赌坊。

        “就算能卖,我们也没有进酒的渠道。”庄郡王世子叹气,“我们家当时会退出去,也不仅仅是因为永宁侯府霸道,也确实是卖不过他们。”

        月宁安点头道:“我有!”

        庄郡王世子摇了摇头,“新酒打不出知名度。”酒水行业,没有那么简单。

        “十八年的女儿红,埋了三年的竹叶青、梨花白。”月宁安笑着报出三种酒名,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时心里有多难受。

        女儿红,竹叶青,梨花白!

        这三种酒,寄予了她深深的情意,她从来没想过卖了它们,可现在……

        却成了她用来打击对手的工具。

        为了不留悬念,我写了超肥的一章。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大家是不是要把最后的【月票】全部投给我呢?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