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320搭头,人傻钱多月宁安

320搭头,人傻钱多月宁安

        月宁安与耶律齐几乎同时出手,可见两人都防备着对方,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但可惜的是,两人第一招都落空了

        月宁安射出来的弩箭,只在半空闪过一道火花,连耶律齐的衣服都没有碰到,就被耶律齐手中的折扇击落在地。

        耶律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刚出手,就被月宁安发出的短箭挡了下来,不得不放弃攻击,改为防守。

        而月宁安在一击过后,又迅速取下一架小弩弓,继续射向耶律齐

        “咻咻”同样是数十箭齐发,齐齐攻击耶律齐。

        耶律齐刚挡下一击,还未站稳,迎面又来一拨利箭,只得后退避让。

        “咻”月宁安一刻不停,又取下一架弩弓,射向耶律齐。

        连接不断的攻击,打得耶律齐寸步难行,至还被逼的下了两步台阶。

        “北辽南院大王,也不过如此。”耶律齐后退,月宁安就上前,手中的弩箭不断地射向耶律齐,射空一架又换另一架,连接不断,完全不给耶律齐喘息的机会。

        耶律齐被逼的连连后退,直到退下台阶,退到了他先前站的位置,而他手听折扇,也被利箭划破,早就破烂不堪,再看不出半点风流倜傥的姿态。

        交手至今,不断后退,连月宁安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耶律齐怒极,“月宁安,我倒要看看,你身上的暗器,能保你到几时。”

        “反正南院大王你碰不到我。”不断射出的箭雨,逼的耶律齐无法

        前行一步,月宁安藏在腰封的弩弓,也在飞速消耗,眼见就剩下两架了,耶律齐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他不再后退,而是借着箭雨的缝隙上前,可是

        就在月宁安身上的弩弓,全部用完后,月宁安又撩起衣袖,取下绑在手臂上袖箭。

        袖箭小巧,不像弩弓可以同时发出数十支箭,但袖箭却可以连接不断的发射,一支接一支利箭射出,即使伤不了耶律齐,也能逼得耶律齐无法靠近月宁安。

        交手至今,耶律齐只能被动防备,连月宁安的衣角也没有碰到,气怒不已,“本大王,今天赔你慢慢玩。”

        “谁愿意陪你慢慢玩的,我的人来了”月宁安抬手,指了一下后方。

        耶律齐冷笑,根本没有往后看,而是趁月宁安抬手之际,一个掠走飞向月宁安,“黄金堂的人只为钱办事,我派了一个替身,就把黄金堂的人引走了。你的人,不会来的。月宁安,想骗我,你做梦吧”

        耶律齐骤然扑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可就在耶律齐即将扑向月宁安的刹那,扑天的细针射向耶律齐,密密麻麻,完全没有死角,齐齐射向耶律齐

        “对呀,我就是骗你的,可你还是上当了”月宁安拍了拍手,一脸欢快。

        今天,稳了

        “噗噗”

        耶律齐反应极快地撩起衣摆挡住细针,可仍有数枚细针,射入他的身体里。

        耶律齐想要借力将细针逼出来,

        却发现这些细针,一射入体内就瞬间融化,细针一融化,他就感觉身体比平时沉重,反应也变慢了。

        “月宁安,你该死”耶律齐咬牙,一个后翻跃,跃下台阶,不给月宁安再次靠近的机会。

        他看出来了,月宁安刚刚射出的细针与弩箭和袖箭都不同,只能近距离攻击,只要他拉开与月宁安的距离,那些细针就伤不到他。

        “药王谷出的冰魄银针,刚刚那一盒就要一千两黄金,不知这个价格,可对得起你南院大王的身份吗”

        浪费了那么多精巧的弩弓与袖箭,就是为了麻痹耶律齐,让耶律齐放松戒备,好给他最后、最致命的一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等我把人杀了,尾款我可就不付了。”月宁安射中耶律齐后,就立刻避到了安全地带,不给耶律齐靠近她的机会。

        她相信药王孙不死,与天宫阁联手打造的暗器,绝对不会出差错,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小命着想,哪怕耶律齐中招了,月宁安也没有靠近他半分,更没有自己动手的打算。

        有些钱,是不能省的

        “月姑娘放心,黄金堂童叟无欺。”身穿黑衣,腰间别着黄金装饰的杀手,低声应了一句,而后一个扬手,冷酷地喊了一个“杀”字。

        话音刚落下,就见数十个做同样打扮的黑衣杀手,从角落涌出,提刀冲向耶律齐

        “怎么可能”耶律齐扭头,看

        到黄金堂的杀手,脸色一瞬间变得扭曲。、

        他猛地提气,将手中的折扇甩了出去,拦下了一击,后退一步,朝月宁安怒吼,“我明明用替身把黄金堂的人引走了,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黄金堂的人就是冲着黄金来的,他那替身与他长得有七分相似,仔细装扮就连他那个生母都看不出来,黄金堂的杀手不可能看出真假来,不可能不去追那个替身

        “他们在这,当然是为了保护我。”月宁安没有见过耶律齐的替身,但耶律齐这么自信,显然他那个替身不简单,可是

        那又如何

        黄金堂的人,不会为了取耶律齐的人头,就不顾她的危险,毕竟她的安危,才是大头。

        “不可能,黄金堂只接杀人的生意,从不做别的生意。”耶律齐中了招,行动迟缓,面对黄金堂的杀手,只能狼狈地避开,很快身上就见血了,他几次想要逃走,都被黄金堂的杀人拦了下来。

        “有什么不可能花钱的是大爷耶律齐,你真以为你的人头,能值二十万两黄金吗我花二十万两黄金买你的人头,黄金堂能不给我送一点搭头吗”她是有钱,也不介意大手笔花钱,可她花出去钱,得要有价值。

        二十万两黄金,买耶律齐的人头,买她三个月平安,同时也买一个与黄金堂一个口信。

        凭借二十万黄金的魅力,她与黄金堂的人做了一个约定。日后,但凡有人花

        钱买她的命,黄金堂收下定金后,可以再来找她,她可以出更高的价买回自己的命。

        黄金堂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赚一笔黄金,这买卖不亏

        说起来,耶律齐这颗人头,才是真正的搭头。

        可惜,黄金堂只接杀人的生意,她只能花钱高价买耶律齐的人头,再把其他条件当作搭头,让黄金堂赠送给她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