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315悲壮,好惨一暗卫

315悲壮,好惨一暗卫

        庄郡王世子见月宁安脱了身,却半天不过来给他松绑,又察觉到身体不对劲,急得大叫。

        他不要失去清白呀

        “月宁安”庄郡王世子带着哭腔,喊着月宁安的名字

        月宁安刚把香炉灭了,正准备四处找一找,看看还没有别的坑,就听到庄郡王世子鬼哭狼嚎的声音。

        月宁安转身,没好气地道“喊什么喊”

        “我难受。”庄郡王世子可怜兮兮的喊着,双眼通红,脸颊也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催情药而已,要不了命,忍着。”月宁安提着水壶走到庄郡王世子面前,揭开盖着就要往庄郡王世子脸上浇,手举到一半,像是想到什么,停了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庄郡王世子吓了一跳。

        月宁安没有理他,伸手试了一下水壶的温度,随即将水壶往边一丢,“水是热的,还是别往你脸上浇。”

        “我,我能忍住的。”庄郡王世子全身绷紧,求生欲极强地道。

        “忍不住,我就废了你。”月宁安手中的飞刀,在虚空中划了一下,眼神却落向庄郡王世子腹下三寸。

        庄郡王世子反应极快的夹紧双腿,“我肯定忍得住。”

        “嗯。”月宁安应了一声,走到后方,替庄郡王世子划开了绳子。

        “咚”的一声,没了绳索的束缚,庄郡王世子腿一软,就摔了下去。

        “能起来吗”月宁安没有扶他,而是冷声问道。

        庄郡王世子一脸绯红,哼哼道“月

        宁安,我难受”

        “那里有两女的,你看上哪个,我帮你拎过来。”月宁安拿着飞刀的手,指了指橙瑶公主和她的侍女。

        庄郡王世子身子一僵,“你还是打晕我吧。”还不如失身给月宁安,好歹月宁安漂亮。

        “你身边有保护的人吗我替你叫人来,或者我让人送你离开”月宁安又找了一圈,仍旧没有发现耶律齐的身影,不由得暗叹耶律齐果然沉得住气。

        她还以为,耶律齐今天一定会出现呢,看样子她失算了。

        “我身边的人不见了,你你能让人送我回家吗”庄郡王世子身上燥热,眼神有些迷离,可脑子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的处境。

        他现在不敢相信身边的人,他现在只相信月宁安。

        橙瑶公主今天这么算计月宁安,可依月宁安的身份,她根本没有能力报复橙瑶公主,但他就不同了。

        他爹是庄郡王,橙瑶公主绑架他,想要栽赃陷害甚至弄死他,宫里那几位要包庇橙瑶公主,他爹就能把皇宫的大门给拆了。

        月宁安送他回去,他们庄郡王府,也会记月宁安这个人情。

        “行”送佛送到西,月宁安干脆的打了一个响指,对着半空中,“将军府的暗卫,出来吧”

        暗一顿了一下,没有现身。

        “平时打小报告那么积极,怎么让你办事,我就叫不动你了”躲在暗处不出来,装死就想蒙混过关

        别做梦了。

        她想收拾陆藏锋派

        来的人很久了,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

        “月姑娘。”暗一硬着头皮现身,低着头,不敢看月宁安。

        月宁安嗤笑,“将军府的暗卫,还身监探子的职责。我以前写给你们将军的信,你们是不是也拆开看了”

        暗一僵得不行,一动不敢动,即不敢应也不敢否定。

        他们一直以为,将军早晚会发现这一点,却没想到将军还没有发现,月姑娘就先发现了。

        “看样子真拆了,那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好歹我写的信,有人看了。”月宁安可以肯定,陆藏锋肯定没有看过,她寄给他的信。

        想来也是,陆大将军什么人,怎么可能会把时间花在不重要的人身上。

        “月姑娘,属下只是听命办事。”将军对不起了,我只能选择实话实说了。

        月宁安轻哼了一声,没有跟暗卫翻旧账。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要不是陆藏锋拿明月山庄恶心她,她都懒得提那三年在将军府的事。

        “把世子爷送到庄郡王府,至于橙瑶公主世子爷,你要带走吗”月宁安问道。

        “带走把她绑了”庄郡王世子看着橙瑶公主的眼神,透着凶光。

        “如世子爷所愿。”月宁安笑着点头,扭头,又对暗一凶道“世子爷的话,没听到吗还不快动手。”

        “是,月姑娘。”暗一泪流满面,冷着脸上前,捡起绑庄郡王世子的绳子,走到橙瑶公主身边,将橙瑶公主捆好,而后又像扛死猪

        肉一样把人挂在肩上。

        将橙瑶公主带上了,暗一又走回庄郡王世子面前,道“世子爷,要小人背你,还是你自己走”

        “我自己走”庄郡王世子弱弱地看了一眼,被暗卫挂在肩膀上,脑袋往下,跟吊死鬼一样丑的橙瑶公主,强撑着爬了起来。

        月宁安将手中的小飞刀,塞给庄郡王世子,“这个给你,撑不住了,就往大腿上划一刀。大腿上肉多,划得不深,要不了命。”

        “我并不需要,你别碰我,我是不会让你玷污我的清白的”庄郡王世子握着冰冷的飞刀哆嗦了一下,他狠狠地瞪了月宁安一眼,想哭。

        月宁安知不知道,他现在不能碰

        “别一副我要玷污你清白样子,我对你不感兴趣。”月宁安嫌弃地后退一步。

        “世子爷,我背你。”暗一见庄郡王世子情况不对,猛地出手将庄郡王世子打晕,而后在庄郡王世子倒下前,一把将庄郡王世子拎起,丢到橙瑶公主身上。

        “月姑娘,属下先行离开,你注意安全。属下在明月山庄看了一圈,没有发现耶律齐的身影,他要么不会出现,要么就藏得很深,你千万要小心他。”暗一扛着两个人,半点也不吃力,走之前还不忘叮嘱月宁安。

        他真怕,他一个错眼,月姑娘就出事了。

        他真得不想再回去,像新人一样训练了。

        “你们家将军在呢,你担心什么”月宁安不怀好意思地道。

        暗

        一僵住,目瞪口呆地看了月宁安一眼,而后整个人都蔫了,“月姑娘,属下走了。”

        明明坏事一起做的,为什么,每次背锅的人都是他

        暗一满脸悲壮,好似生离死别一般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