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202男人,果然虚伪

202男人,果然虚伪

        出了吉祥赌坊,月宁安就把守在外面的混混们打发走了。

        这些人,是她让管事找瘸子六叫来的。

        赌坊的人不仅手黑还混蛋,跟他们讲道理完全行不通,得比他们更手黑,更混蛋才行。

        而没有什么比这些无所事事,成天打架斗殴的市井混混还要好用的。

        只要给他们一点银钱,这群混混就能把街上那些赌棍吓得不敢进赌坊,省心省力不说,还不用欠人人情。

        打发走了外面的混混,月宁安与陆藏锋就一前一后上了马车。

        一坐下,月宁安就将荷包里那一叠银票与纸倒出来,将银票数出来,递给陆藏锋,“大将军,这是你的银票。”

        “不必,这是你赚的。”陆藏锋并没有接,他看着月宁安,目光透着审势。

        一回到马车,月宁安又变成那个大方、得体月家主月宁安,脸上永远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让人生不起一点防备之心。

        “大将军说笑了,要没有你在,我一个铜板也带不出来。”月宁安仍旧保持着,将银票递给陆藏锋的姿势,并没有收回来的意思。

        她爱赚钱,但不贪财,尤其是不贪不属于自己的银钱。

        然,陆藏锋不接就是不接,甚至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月宁安也不生气,举着银票道:“大将军,你看这样行吗?你把明月山庄租给我,租期十年,这十万两银子就算我预付的租金。”

        明日山庄是皇庄,是不可能租给外人的,便是庄郡王世子,将明月山庄的契约送到她手上,她也不敢用,但从陆藏锋手中租就不同了。

        她只是占了个使用权,平时用的机会也不高,对外完全可以说是借给她的,旁人挑不出错来。

        陆藏锋看着月宁安,声音微冷,“你想要明月山庄?”

        “大将军说笑了,我怎么敢要明月山庄,只是租用几年罢了。”月宁安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她并不避讳陆藏锋的目光,甚至大方的与陆藏锋对视。

        “你一开始,就打了明月山庄的主意?”所以月宁安真的是为了帮他?

        “没有。”月宁安想也不想就摇头。

        这个时候就是有,也必须是没有。

        她又不是神算子,哪里会知道朱冒的欠条落到了苏予方手里,更不可能知道,陆藏锋会替陆家四房出头。

        这一切都是巧合,她不过看到机会,借机从中谋取一点好处罢了。

        “最好没有。”陆藏锋点点头,仍旧没有接过月宁安手中的银票,而是冷傲地开口,“明月山庄是你赢回来的。”

        他陆藏锋还不至于小气到,眼红月宁安赚来的东西。

        “我能赢,靠得都是大将军给的本金,本金我总得还给将军。”月宁安举着银票,有些哭笑不得。

        她第一次见到,有银子都不要的人。

        “欠条。”陆藏锋伸出手,却不是去接银票。

        他陆藏锋拿出去的东西就,不会收回来。

        月宁安凭本事赚来的银子,自然就是她的。

        “行吧。”月宁安无奈,只得把银票收回,将欠条给陆藏锋。

        陆藏锋的手很大,很黑,手指修长,指缝很大……

        这手,在老人眼中,是漏财的手。

        月宁安看了一眼就收回光,将欠条放到陆藏锋的手心,她的动作很轻也很小心。

        她不想与陆藏锋,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一放下欠条就收回手,可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下,毫无准备的月宁安往前栽倒……

        “啊……”月宁安吓得叫了一声。

        “小心!”陆藏锋一把抓住月宁安的手,将人拉了回来。

        “咚!”月宁安被陆藏锋拉了一把,整个人又弹了回去,重重撞在陆藏锋的怀里。

        手被陆藏锋的大手握住,隔着薄薄的衣服,两人第一次靠得如此近,轻轻吸了一口气,鼻尖都是对方的气息。

        这曾是月宁安梦寐以求的距离,梦寐以求的亲近,然……

        此刻,月宁安心中却没有一丝涟漪。

        “我的手……”月宁安艰难地坐直,动了动右胳膊,眼中眨着泪光。

        “撞伤了?”陆藏锋低声问道。

        “你……松手。”月宁安的左手,还被陆藏锋紧紧握住,整个人半依在陆藏锋的怀里,她试了一次没有挣开。

        “你确定,不会再摔倒?”陆藏锋这才反应过来,他还握着月宁安的手。

        月宁安的手与他的完全不同,月宁安的手柔软与细腻,像是上好的玉石,手感极好,且正好能让他一手握住。

        陆藏锋松开手的刹那,还有那么一点儿不舍,但这个念头刚浮起,就被陆藏锋给忽视了。

        他有什么好不舍的?

        月宁安疼得直抽气了,红着眼睛道:“是马车不稳。”

        陆藏锋手上的力道极大,月宁安的手只被他握了一会,便一片刺红,像是被人用藤条抽打了一样。

        陆藏锋看着月宁安手背上的红痕,垂眸,看了看自己手……

        他刚刚居然失控了,用了那么大的力气?

        月宁安毫无所觉,她坐直了身体,与陆藏锋拉开距离,轻轻地托着受伤的胳膊,小心地环住,生怕再次受伤。

        “很严重?”陆藏锋皱着眉头,问道。

        “还……”月宁安刚开口,就被车夫给打断了,“姑娘,大将军,刚刚一个小孩子突然跑到路中央,小人为了避让不得不紧急停下,请姑娘和大将军恕罪。”

        “走吧。”陆藏锋看到月宁安,疼得皱成一团的脸,面露不快。

        月宁安家里的车夫,不行。

        “是,是,小的这就赶车。”车夫见陆藏锋不怪罪,大喜,也不管陆藏锋能不能看到,将腰弯到极至,一脸感激。

        却不知,马车刚动,冷着脸的陆大将军就道:“明日,本将军给你送两个人过来。”

        “啊?送人?送什么人?”月宁安顾不得右臂的酸痛,整个人立刻绷紧起来,戒备地看着陆藏锋。

        陆藏锋也要往她身边送人?

        这一个个的,恨不得天天盯着她是吧?

        “车夫与护卫。”陆藏锋见月宁安不喜,脸色一沉,“怎么,不想要?”

        “没用……那就,多谢大将军了。”月宁安强压下心中的愤怒,笑得勉强。

        赵启安给她送两个丫鬟,在家盯她。陆藏锋又她车夫与护卫,外出盯她。

        这两人要监视她直说就行,她又拒绝不了,何必打着给她送人,保护她的旗号。

        男人,果然虚伪至极!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