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97一点,五岳的月

197一点,五岳的月

        赌坊外,围满了人,一层又一层,一个个身形彪悍,一看就不好惹。

        管事顺着月宁安所指望了过去,见到不少熟悉的面孔,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瘸子六的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他错了,这哪是什么肥羊,这明明就是砸场子的。

        最后一把下注几十万两,这明摆着是要他们的命呀!

        眼珠子粘在那叠银票上,还打着抢银票主意的赌徒们,看到外面一双双凶悍的眼睛,吓得再不敢看,在月宁安叫他们滚时,一个个跑得飞快……

        外面那些可是街头的恶霸,他们这些混子不怕官府的人,但怕外面那些恶霸,被这群人给盯上了,他们就是躲在洞里,也会被挖出来。

        刹那的功夫,看热闹的赌徒们就跑空了,赌坊顿时空了大半。

        月宁安拍了拍手,走回原位坐了下去,“我说了,你没有资格跟我们谈,叫你们东家来。”

        “我们东家来了,你们就死定了!在这汴京,还没有人敢跟我们东家叫板。”管事气得牙痒痒,却又不敢动手。

        外面的打手是赌场的数倍之多,真要动起手来,他们讨不到好。

        而且,这两人明知他们吉祥赌坊有后台,还敢来闹事,可见不是等闲之辈。

        管事心里冒火,但还是憋屈的问道:“要见我们东家,阁下也请报上大名。”

        “跟你们东家说朱冒,他就明白我们是谁了。”月宁安没有报出陆藏锋的名字,至少没有必要,把陆藏锋的名字,说给这群小喽啰听。

        陆藏锋的身份,是用来压吉祥赌坊背后的主人庄郡王的……

        吉祥赌坊背后的东家是庄郡王,赌坊的管事将事情报上去不到半个时辰,庄郡王府的世子就来到赌坊。

        在世子来之前,赌坊已经清场,不相关的赌徒全部赶了出去,只有吉祥赌坊的打手,站在月宁安与陆藏锋对面。

        吉祥赌坊的人多,可一个个面色凝重,如临大敌,脸色难看得很。

        与之相反,他们对面的月宁安与陆藏锋,却是闲适得很,两人一坐一站,一派轻松随意,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庄郡王世子,带着八个护卫走进赌坊,看到月宁安与陆藏锋二人,眼中闪过一抹不解。

        他不认识这两人。

        这两人是谁?

        好好的,怎么会为朱冒出头?

        “世子爷!”赌坊的人见到庄郡王世子,像是见到主心骨一样,激动的大喊。

        庄郡王世子却没有看他们,而是走到月宁安与陆藏锋面前,直盯着月宁安身侧的陆藏锋看,“二位是?”

        他怎么看着,这位像是陆藏锋陆大将军?

        可很快,庄郡王世子就摇头否绝了。

        这世间,没有人能让陆大将军,像护卫站在一旁护着他。

        庄郡王很快收回了目光,开始打量月宁安……

        “在下姓月。”月宁安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只浅笑点头。

        “岳?五岳的岳?”汴京哪家姓岳的这么嚣张,连他这个郡王世子都不放在眼里了?

        月宁安知道对方想差了,可还是笑眯眯地应道:“对,五月的月。”她没有撒谎,不是吗?

        庄郡王世子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汴京有哪家姓岳的权贵,暗中猜测对方用了一个假名。

        庄郡王世子也不多纠缠这些,直入主题道:“岳公子,你指名要见吉祥赌坊的东家,现在我来了,你可以说了。”

        “哦,就是这一局我赢了,你的人想耍赖,不肯赔我银子,我没有办法只好请你来了。”月宁安指了指自己面前骰子,“你看,不多不少,正好比庄家大了一点。”

        庄郡王世子看了一眼,庄家的三十五点,又看向被随意丢在押注区的银票,冷着脸道:“敢在我的赌坊出老千,你的胆子很大。”

        “我出老千?”月宁安指着自己,笑了,“我用的是你们的骰子,在你们的地盘上赌,你说我出老千?这可能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岳少爷,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不知道你是哪来的人,但不管是哪来的,在汴京这个地界,我们赵家人说了才算,你就是条龙也得跟给我盘着!”庄郡王世子一拍桌子,将桌上的骰子拍得晃动了起来。

        啪!

        正好,庄家也是三十六点。

        庄郡王世子笑了,“岳少爷!我这也是三十六点,按赌场的规矩,同等大小,庄家更大,你输了。”

        “这样呀。”月宁安拖着尾音,长长地应了一声。

        在庄郡王世子注视下,她抽出一把匕首,对着面前的骰子就是一刀。

        也不知月宁安手中的刀是什么材质,坚硬的骰子如同豆腐,哧啦一声,被切成两半。

        “世子爷,我现在有三十八点。”月宁安举着刀子,指向押注区的那叠银票道:“那一叠银票,差不多二十几万两,我大方点给你抹零头,赔我二十万两就行了。不过,我只要现银,天黑之前,我就要看到现银!”

        这人,明显就是在耍他玩!

        庄郡王世子气得脸都变了,他的视线再一次落到,月宁安身侧的男人身上,“岳少爷,你与朱冒或者说陆家,有什么关系?”

        苏家拿着朱冒的欠条,问朱冒追债,逼朱冒在天黑前拿十万两现银还债的消息,他正好知道。

        可这两,跟朱冒有什么关系?

        陆大将军不是一向不管陆家四房的事吗?

        “半个时辰内,世子爷你把朱冒的欠条给我,这一把就算平局。不然,就请世子爷照我下注的银子赔我。”月宁安并不回答,而是直接将条件提出,将主动权握在手上。

        “如果,我不同意呢?”庄郡王世子阴沉着脸,冷笑。

        “我保证,从今天起,没有一个人敢进吉祥赌坊。”月宁安笑得很甜,半点看不出是在威胁人。

        庄郡王世子气得脸都黑了,“你拿什么保证?”

        “你不是猜出来了吗?”月宁安指了指,站在他身侧的陆藏锋,“世子爷,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在赌场输的银子,我在赌场赢了回来。你开赌场,不会只能赢,不能输吧?”

        “你……”庄郡王世子虽猜到,面前这人就是陆大将军,可听到月宁安点破,还是吓了一跳。

        不过是陆家四房的事,陆大将军怎么会亲自出面解决?

        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他们庄郡王府不知道的事?

        之前写了“荷官”,我查了查消息,那个时候还没有“荷官”这个称呼,我默默地改成了“庄家”,希望没有造成大家的不便。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