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92不爱,赌场鬼见愁

192不爱,赌场鬼见愁

        “四哥,我们……现在怎么办?这银子还要给吗?”陆飞羽就是再蠢,也知道他们被人算计了。

        对方压根就没有想过,让他们筹出现银。

        “自然是要给!”陆藏锋手握缰绳,看着陆飞羽,“你回去守着你母亲和朱冒,不许他们离府半步。”

        对方设局,逼朱冒天黑之前筹十万两银子,为的从来就不是银子。

        陆四夫人筹不到银子,对方也不会要朱冒的命,只会逼陆四夫人为他们办事,比如……

        像当初对付他四叔一样,让陆四夫人从书房偷东西,或者往陆家藏东西。

        陆四夫人那人不仅蠢还恶毒,她就算明知她的行为会害死陆家上下,为了她那个没用的弟弟,她还是会按对方说的办。

        先前,陆四夫人只折腾陆家四房,他四叔和陆飞羽甘愿为她为付出,作为外人,他不会插手,可现在……

        陆飞羽忍不了,陆四夫人主动愿意离开陆家,不是他们陆家逼迫守寡的妇人离开,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不就是十万两现银吗?

        他没有,月宁安认识的大富商那么多,凑个十万两现银应该不是难事。

        据他所知,有许多大商人家里都有库房、密室,用来存放银子。

        毕竟,银票虽方便好用,可终归没有银子来得让人安心。

        陆藏锋带着亲卫来到月家,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陆藏锋不等下人通报,如入自家一般自在,步入月家花厅,在主位上等着月宁

        安。

        月宁安伤着了胳膊,这两天一直呆在屋内,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听到下人来报,陆藏锋在花厅等她,要她立刻去见他,月宁安险些骂人。

        陆藏锋知不知道,她现在是伤患,而且还是一个伤着胳膊的伤患,知不知道她换个衣服有多难?

        这隔三差五的上门,这是不想让她养好伤吗?

        然,月宁安抱怨归抱怨,陆藏锋就在外面等她,她也不可能不去。

        月宁安唤来丫鬟,为她梳妆换衣服。

        两个刻钟后,月宁安出现在花厅,“让大将军久等了。”

        “本将军确实等你很久了!”陆藏锋将手中的茶杯,丢在书桌上。

        哐当一声,茶杯摔得重重作响,杯子在桌上打滚,里面的茶叶与茶水洒了一桌。

        月宁安凝眉,“大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设了局却不善后,让人钻了空子,这就是你的本事吗?”朱冒的事,虽不是月宁安的错,但确实是月宁安的疏忽,才会让事情失去控制。

        “设局不善后?”月宁安略想了一下,反应过来,“大将军是说……朱冒的事?”

        “所以,你是故意不善后,让朱冒的欠条,落到别人手里?”陆藏锋看着月宁安,气势迫人。

        “大将军,你太高看我了。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算得到,有人借朱冒的事算计你。”月宁安面色不变,在陆藏锋下首坐下,“而且,十万两银子对大将军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如果大

        将军手头不方便,我可借给你。每一万两,每天十个铜板的利息,大将军可能接受?”

        对上陆藏锋,只要她没有犯,陆藏锋就奈何不了她。

        这是她数次与陆藏锋交锋,得出来的经验。

        而且,朱冒这事真跟她没有关系,她动手前可是跟陆大将军报备过的,陆大将军自己不察,让人钻了空子与她何干?

        “本将军不缺这点银子,朱冒的欠条落到了苏家手里。苏家要现银,要在天黑之前给他们。”至于不给银子的后果,陆藏锋没有说,也没有必要告诉月宁安。

        他压根不在乎苏家怎么对付朱冒,怎么威胁陆四夫人,他只需要借此机会,解决掉陆四夫人这个麻烦。

        “钱庄兑不出来?或者说,钱庄不给兑?”月宁安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就差没有直说你陆大将军的面子,也有不管用的时候。

        陆藏锋心里莫明的不快,他阴沉着脸道“天黑之前,替本将军筹十万两现银,条件随你开。”

        他第一次怀疑起暗卫的能力。

        月宁安真如暗卫所说的,爱他至深,为他甘愿付出吗?

        为什么,除了第一天,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在月宁安的眼中,看到对他的爱意呢?

        为什么,看到他丢脸,月宁安不是心疼,而是幸灾乐祸?

        这个女人,真的爱他吗?

        或者,她爱的只是……她幻想中的陆藏锋,而不是真正的他?

        莫名的,陆藏锋觉得心里像是压着什

        么,堵得他难受。

        “大将军,你是非要十万两现银,还是只要解决这件事就可以了?”月宁安没有应下陆藏锋的要求。

        陆藏锋的要求不难办,但她不会去为陆藏锋办。

        财不露白,十万两现银不是小数目,她今天要是上门,找她相熟的叔叔、伯伯们,调了这十万两现银,明天拿银子给她的叔伯们,指不定就会出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年头为了钱财,多的是铤而走险的人。

        “你能解决?”月宁安能让苏家妥协?

        “我能!但我需要大将军,你保护我一次。”月宁安自信十足的道。

        “你要怎么做?”苏相那个老匹夫,昨天吃了大亏,又惹了皇上不满,对他怀恨在心,哪怕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也不会退让。

        要让苏相主动收手,很难。

        “朱冒赌钱欠吉祥赌坊的银子,我们去吉祥赌坊,把银子赚回来就行了。不就是钱的事吗?十万两解决不了,我就赚它个二十万两,三十万两……我倒要看看,吉祥赌坊有多少钱能赔!”月宁安眉眼飞扬,双眸闪亮,张扬而自信。

        陆藏锋看着她,心跳蓦地一停,漏跳了一拍。

        这才是真正的月宁安吗?

        张扬、自信,提到赚钱,整个人都在发光。

        “你能保证,你能从吉祥赌坊赚回来?而是输得血本无归。”月宁安哪来的自信?

        他知道月宁安擅长经商,搂钱的能力一流,可在赌坊,擅长经商是没

        有用的,赌场从不是靠经商的本事赚钱。

        要知道,多少大商人,在赌场输得倾家荡产。

        “陆大将军,你太小看我了!”月宁安起身,眼眸含笑,矜持而自信地道“在商场,我偶尔还会失手。可在赌场,我月宁安就没有输过!”

        她天生对数字敏感,但凡与数字有关的,她就没有不拿手的。

        哪怕赌场的人出老千,她也不惧……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