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73放心,一心为公陆藏锋

173放心,一心为公陆藏锋

        陆藏锋与赵启安,来到广源寺时天已经黑了。此时,广源寺已闭门,为陆藏锋与赵启安开门的,依旧是智民和尚……

        智民和尚看到陆藏锋,念了一声佛号,而后不等陆藏锋开口,就道“陆施主,你来晚了!师祖他老人家云游去了。”

        “云游?”陆藏锋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慧能大师今天做了什么?”

        慧能大师前些天才云游回来,他昨天才见了慧能大师,也不见慧能大师说云游的事。

        而且,慧能大师明知他今天一定会来,却突然跑去云游,不用想也知道,定是为了躲他。

        “师祖他人家,今天见一位女施主,而后就决定去云游了。”智民和尚十分有技巧的说道。

        “那位女施主何时到的?她人呢?”陆藏锋不用问也知,智民口中的女施主,必是月宁安无疑。

        “那位女施主,昨天冒着暴雨、带着重伤,在寺里闭门前而至,在寺中借住一晚,于两个时辰前离开。”智民和尚并不受陆藏锋的怒火影响,一板一眼的叙述道。

        师祖走之前说了,那位女施主捐了大笔香油钱给寺里,缓解了寺中的压力,他要尽量为女施主说好话。

        “重伤?她伤得很严重?”赵启安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喜怒,可他那双眸子,却阴沉沉地盯着智民和尚,看着有几分渗人。

        智民和尚抬头看了赵启安一眼,又念了一声佛,“阿弥陀佛!施主,那位女施

        主伤势不轻,不过并没有性命之忧,且于两个时辰前下山,这会应该进城找大夫医治了。”

        “那位女施主,白天去了什么地方?”陆藏锋又问了。

        月宁安的性格,他多少知晓一些。

        那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女人。

        同时,她也很聪明,很识实务,很有眼力劲。

        月宁安应该很清楚,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下次要他带她来广源寺祭拜她母亲,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月宁安这么干脆的下山,再加上慧能大师突然离开,很有可能是慧能大师没有做到答应他的事,让月宁安去祭拜她母亲了。

        “那位女施主,白天去了西塔。”智民和尚半句也不隐瞒。

        陆藏锋听到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脸上的神情更冷了,“很好!”月宁安的本事果然很大,在他的眼皮底下也敢搞鬼!

        他还真是小看月宁安了!

        话落,陆藏锋甩袖离去……

        刚走两步,就被赵启安挡住了去路,“陆大将军,来都来了,不进去给月宁安的母亲上柱香?你不是说,苏相看人下菜吗?你不亲至,万一苏相搞鬼怎么办?”

        明明就是有私心,偏要说得大公无私,他今天非要将陆藏锋的遮羞布扒下来。

        “有赵王在,苏相他敢吗?”他与赵启安同至,但凡苏相有脑子,都不会再动月宁安母亲的尸骨。

        “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赵启安嗤笑一声,嘲讽地道“陆大将军,你承认吧!你百般为难月宁安,不过是你的私心作祟!”

        “本将军有没有私心,与赵王你何干?”私心?

        不存在的!

        他不过是借机压一压月宁安的气焰而已,让月宁安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仗着自己那点小儿聪明,成天耍心眼。

        他要让月宁安明白,在绝对的权势面前,她所依仗的金钱与才智,一无是处。

        赵启安没好气的瞪了陆藏锋一眼,“我说藏锋,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大气一点?月宁安被你堂弟丢出陆家,都没有找你们陆家报复。你至于为了你那个不成气的弟弟,天天找月宁安的麻烦吗?”

        “本将军的事,与你何干?”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赵启安真是太闲了。

        “所以,你还是要针对月宁安?”赵启安审视地看着陆藏锋,“月宁安她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非要盯着她不放?”

        他也是故意提陆飞羽的事。

        他知道陆藏锋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会为了月宁安算计陆飞羽的事,就去报复、折腾月宁安,可是……

        陆藏锋没有否认!

        那么,陆藏锋这么关注月宁安,就不由得他不多想了。

        月宁安的好,虽然是他最先发现的,可他也知道月宁安的好藏不住,他能发现,陆藏锋也能发现。

        “不是你逼着我,盯着月宁安的吗?”陆藏锋看着赵启安,冷漠地道。

        “我?我什么时候逼你了?”赵启安不解地道。

        陆藏锋缓缓地张口,“铁矿。”

        “

        你是为了铁矿,才刻意关注、接近月宁安?”赵启安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陆藏锋。

        他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不然呢?”他把军中那批武器做了手脚,让皇上相信月宁安供给前线的武器,都是由金国走私而来,可事实上他很清楚,月宁安这三年来,给边疆的武器与金国无关。

        皇上的猜测或许没有错,月宁安手中很有可,真的有铁矿。

        此事事关江山社稷,他必须查清楚。

        如果月宁安手中真有铁矿,他无论如何也要让她交出来。

        “你非要月宁安,在你的首肯下才能祭拜她母亲,也是为了铁矿的事?”赵启安顿觉得底气不足。

        他好像误会限陆藏锋了。

        “你的脑子在想什么呢?本将军不过是要压一压她的气焰,免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月宁安那人,看着温和、没有风骨,在权贵面前说低头就低头,没有一丝原则,可真正与月宁安打过交道就会知道,月宁安这人是软在皮、傲在骨。

        她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傲,以出身月家为傲,以自己敛财的本事为傲,以手握巨额财富为傲……

        她骄傲在骨,狂妄在心。

        然,她却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在人前总是笑得一副没有脾气的样子。可实则,但凡眼神老辣一点的人,都能看出她的狂妄。

        月宁安太狂妄,太自信,太自以为是。

        就拿铁矿的事来说!

        明

        明都露出那么多破绽,月宁安却还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实则,月宁安不知,事情早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失控了。

        然,月宁安这个固执又多疑,宁可死撑着,也不肯相信他。

        他要逼月宁安坦诚,就要先将她的狂妄压下,将她的自信打碎,让她的傲骨折断,让月宁安明白,这世间很多事都不由她掌控,她要安稳,就得寻求更强大的靠山。

        比如他陆藏锋!

        “切!说来说去还是你小心眼。”赵启安听到陆藏锋的话,突然就松了口气。

        很好,陆藏锋心中仍然只是家国天下的大事,没有儿女私情,也没有看到月宁安的好。

        这样,他就可以放心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