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69回应,她不喜欢输

169回应,她不喜欢输

        “娘,你现在,幸福吗?”

        月宁安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她母亲死前的那个笑有多美、有多满足!

        在苏家七年,她母亲几乎不曾笑。

        她出嫁的那天,她母亲也只是抿了抿唇,笑容淡的几乎看不见……

        唯有那天,她母亲笑了,笑的开怀、笑的满足、笑的没有一丝隐瞒。

        那个笑美好、恬淡、幸福、纯粹。

        她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笑。

        也正是因为那个笑,她释然了,不怪她母亲丢下她。

        她娘,高兴就好。

        她娘,幸福就好。

        三年前,在她母亲的灵堂上,月宁安就想问一声,“娘,你现在,幸福吗?”

        可那时,她母亲的灵堂设在苏家,牌位上写着“苏柳氏”。

        她问不出口!

        那时的她,自责、愧疚、无力。

        她知道,她娘此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回到月家,做她爹的妻子,与她父兄合葬。

        她娘没有说出来,只是不想她为难,不想她对上苏家……

        那一刻,她才明白,她娘虽然丢下了她,可她娘是爱她的。

        为了她,她娘可以牺牲一切,哪怕到死也在委屈自己。

        她娘死前笑的那么满足、那么幸福,可她也知道,她娘心里有遗憾。

        而现在……

        她终于做到了,将她娘彻底的从苏家带出来了。

        现在,她终于可以问出,三年前她想问的那句话,“娘,你现在,幸福吗?”

        “铃铃铃……”

        一阵风吹来,挂上西塔上的祈福铃铛,发出一声声

        轻灵悦耳的声响。

        月宁安知道,这是巧合,可她还是忍不住笑了……

        她坚定,这是她娘给她的回答。

        她娘一定一定很幸福!

        月宁安再度看向殿中的牌位,莞尔一笑,在心里默默地道“娘,我已经长大了,你不用再牵挂我了,我会好好的……”

        “铃铃铃……”

        挂在西塔上的祈福铃铛,再次传来一阵阵悦耳的声响。

        此刻,在月宁安心中,这一声声铃声是她听过的,最动听、最美好的声音。

        哪怕事后,她听到看守的侍卫说,每天上午那些铃铛都响个不停,吵死人了,她仍旧很开心……

        在她心中,已经把这两次铃声,当作是她母亲对她的回应。

        半个时辰后法事结束,月宁安也没有理由在偏殿久呆,她随同大和尚们一同出去了。

        临出门前,月宁安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娘,很快,我就能带你回家了。

        哪怕是为了她娘,她也要尽快把陆藏锋要的战马凑齐。

        至少要尽快把第一批战马,送到陆藏锋手中。这样,她才有底气跟陆藏锋说,她要扶棺回青州!

        从西塔出来,已是午时,小僧人前来寻月宁安去用膳。

        月宁安也饿了,道了一声谢,就随小僧人回了小院。

        待到坐下来,月宁安才发现,她的右手完全使不上力气,且疼得厉害。

        “肯定是伤到筋骨了。”月宁安摸了摸肿胀的右臂,额头一阵阵冒冷汗。

        她想,她快忍不住了。

        月宁安疼

        得直抽气,靠在椅子上缓了许久,才勉强缓过那拨撕裂般的痛。

        靠在椅背上,月宁安长长地呼了口气,静坐片刻,才坐正,用左手握着勺子,小口小口的吃着碗中的饭菜。

        看着特意摆在左手边的勺子,月宁安越发的肯定,慧能大师是在可怜她,才会给她行个方便。

        月宁安轻轻一笑,虽没有什么胃口,但还是勉强自己将碗中的饭菜全吃光了。

        这是慧能大师的好意,她不想浪费。

        用完午膳,月宁安在屋内稍作休息,就去找水横天了,“水大哥,你打听到了,陆藏锋昨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吗?”

        “未时两刻钟左右。”水横天确实打听的,而且很好打听。

        毕竟,昨天又是雷电又是暴雨的,根本没有几个人来寺里,就算来了的也不会冒雨离去,陆藏锋是唯一一个,在昨天冒雨下山离去的。

        “那就是现在了?”月宁安问道。

        “嗯。”水横天应了一声,“我们要走吗?”

        月宁安摇了摇头,“再等半个时辰吧。”

        “还要再等半个时辰?”月宁安昨天不是说,陆藏锋昨天等她到什么时候,她也就等陆藏锋到什么时候吗?

        “陆大将军是什么人,我怎么能跟他一样。他是贵人,我多等他半个时辰是应当的。”这般,陆藏锋才无话可说。

        “你太小心了,陆藏锋不一定会在意这种小事。”水横天摇了摇头。

        “许是我想多了,但……我不能让陆藏锋

        捉到错处。当然,我们也不是非拘着半个时辰不可,只是没有必要,卡着陆藏锋走的时辰走,叫陆藏锋以为我有什么不满,故意挑衅他。”月宁安并没有反驳,只笑着解释了一句。

        男、女之间,不仅体力上有差距,想法上也同样存在着差距。

        就像水横天说的,陆藏锋一个大男人,不一定会在意这种小细节,但她习惯了万事周全,在细节上做得漂亮,不叫人挑出错了。

        而且,她都等了这么久,再多等半个时辰也没有什么。

        不然,陆藏锋昨天什么时候走的,她今天就什么时候走,这也太过刻意了。

        晚上半个时辰左右,他们正好可以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城,如此一来,便是陆藏锋不满,她也有理由。

        她这人习惯能讲道理的时候,就不喜欢讲人情,而要讲道理,她就得让自己占理。

        她不喜欢输的感觉,而除了在陆藏锋身上,她极少输。

        是以,每次对上陆藏锋,她都宁可仔细、周全一些,也不敢疏忽大意了。

        “你说得也是,咱们不能太过刻意,叫人挑出错来。”水横天听到月宁安的解释,连连点头。

        心中暗道果然,姑娘家就是心细。

        他小师妹也心细,可就是太细了,害他都不敢多说一句话,一个字,生怕他小师妹想多了。

        “水大哥,时间还早,我去给慧能大师道一声谢。”这一次她真的要感谢慧能大师,要不是慧能大师的暗中相

        助,她不一定能达成所愿。

        “好,我去给马喂些草和水,免得它路上饿了。”水横天不太想去见慧能大师。

        他还没有忘记,慧能大师嫌他身上带血气。

        他就不明白了,同样是杀人,为什么慧能大师独独嫌弃他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