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6正视,公平的交易

106正视,公平的交易

        陆藏锋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一句,然

        从来没有主动,向人解释过的陆大将军,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表述。

        陆藏锋怔了一下,随即摇头失笑。

        罢了,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月宁安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就明白了。

        陆藏锋坐了回去,抬了抬手,指着木盒打,“打开看看,满不满意”

        “大将军的赔礼,民女怎么可能会不满意。”月宁安借着微笑,掩饰自己的异常。

        她满不满意有什么用

        不满意,她还能退了不成

        “嗯,你一定会满意。”陆藏锋点头,自信十足。

        月宁安没有说话,只是轻笑一声,随即就动手,打开木盒

        面前的木盒,只是普通的梨花木盒,用铜扣扣住,连个锁都没有,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也不像拿来装贵重物件的。

        月宁安心中没有一丝期待,她漫不经心的打开,看到盒子里放着一封信,即不意外也不好奇。

        陆藏锋从来没有把她放在平等的地位,也从来没有用平等的眼光正视她,陆藏锋所谓的赔偿,怎么可能等价

        她真的,没有一点期待

        陆藏锋见月宁安,没有第一时间打开信封,便催了一句,“打开看看。”

        “是,大将军。”月宁安随意的拿起信封,抽出里面的信件,展开

        只一眼,月宁安就震住了

        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陆藏锋,颤抖地问道“这是是苏相亲笔写的”

        和离书

        苏相写下了和离书,她娘和苏相、和苏家,终于没有关系了。

        这,这简直是太惊喜了

        “嗯。”陆藏锋微微颔首,矜持的点了点头。

        他就知道,月宁安一定会很惊喜,果然不出他所料。

        能看到月宁安的脸上,露出震惊、狂喜的表情,足够抵消他大晚上,特意跑一趟的辛苦。

        “他他怎么会同意的以前,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月宁安握着信,手颤抖得不停。

        她太清楚,手中这份和离书的价值了。

        也清楚,要拿到这份和离书,不是容易的事。

        当初,赵启安来找她,逼她去青州跟范家人争时,她曾想过要不要请赵启安,帮她向苏相施压,让苏相与她娘和离,可是

        这个念头还没有浮现,她就压了下去。

        她不敢提,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她怕提出这个条件,皇上会觉得她这人贪得无厌,看不清自己本份。

        她向赵启安提的两个要求,一是给苏含烟赐婚,二是暴光苏予方有私生的事。

        这两件事并不难办,且不需要皇上向苏相低头,皇上只需要大手一挥就能办成。

        可若她提出,以皇上命苏相与她娘和离为条件,来换取她为皇家效劳,那就是在给皇上出难题,会让皇上觉得她仗着有点能力就骄狂,认不清自己的本分。

        她以后还要给皇家办事,她是皇家的奴才,她的存在是为皇上分忧,为天家分忧,要认不清自己的本

        分,让皇上难办,那她这样的奴才,一旦失去了可用的价值,下场就会很凄惨。

        是以,她当时再怎么想让苏相与她娘脱离关系,她都不敢向赵启安,尤其是以交易的方式,威胁皇上。

        她曾想着,等她拿下家主的位置,为皇上立下大功,用大功劳向皇上换取她娘的自由,不想

        陆藏锋居然轻易的就办了。

        这简直是,太让她惊喜了。

        “多谢大将军。”月宁安心中的狂喜,怎么也压下不,她小心翼翼地,将苏相亲笔写的和离书折好,放回信封,而后贴着心口放着。

        做好这一切,她才站起来,郑重地向陆藏锋行一大礼。

        月宁安不是第一次给陆藏锋行大礼,但只有这一次,她是发自内心的、主动的给陆藏锋行礼,发自内心的感激陆藏锋。

        陆藏锋帮了她一个大忙。

        当然,陆藏锋帮了她这么大的忙,行个礼是远远不够的,月宁安又郑重地许诺,“日后,大将军有什么能用上我月宁安的地方,尽管差谴。”

        这是月家当家人的承诺,日后只要陆藏锋开口,她又能做的,她定万死不辞。

        见月宁安真心道谢,没有一丝勉强与隐忍,陆藏锋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他大方的道“不必这只是给你的赔偿。”

        “这封和离书是无价的,便是抵了赔偿的银子,仍旧足足有余,我不能让陆将军你吃亏。日后,我会无条件,帮陆将军你办一件事。”

        她月宁安不喜欢欠任何人的人情,尤其是不愿意角陆藏锋的人情。

        “可。”这一次,陆藏锋没有拒绝。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示意月宁安坐下来,“赔偿的事了,我们再谈一笔交易,如何”

        “陆将军要与我谈什么交易”再次坐下来,再次面对陆藏锋,月宁安轻松了不少。

        尤其是在陆藏锋提出,要跟她谈交易,月宁安更加的自在了。

        她从来不怕与人谈交易,也不惧与陆藏锋谈交易。

        谈交易的时候,双方是平等的,她有自信不会吃亏。

        “你与河曲的马商,很熟”陆藏锋的手指,轻敲着桌面,一下又一下,没有规律,只是随意的敲击,节奏轻快,声音悦耳。

        显然,陆藏锋的心情很好。

        “老一辈的交情,我父兄与他们的交情不错。看在我父兄的面子,他们多少也会照顾我一些。”如果三年前,她没能嫁给陆藏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嫁给河曲大马商的少爷。

        不过,这些就没有必要说给陆藏锋知晓了。

        陆藏锋点了点头,道“你母亲的棺椁,在广源寺。”

        月宁安心脏微跳,不过不是为了陆藏锋而跳,而是为了陆藏锋带来的消息。

        为了不让陆藏锋看出她的急迫,月宁安竭力压下心中的激动,没有顺着陆藏锋的话问她母亲的棺椁,而是反问道“大将军要买河曲的马”

        大家都有所求,谁也不比谁高贵,谁也不比谁强势,陆

        藏锋要是愿意跟她谈交易,就要拿出平等的态度对她,别妄想压榨她。

        在谈判桌上,在商场上,彼此手中都有对方想要的筹码,他们是平等交易

        “对本将军要河曲的马,且只要最好的乌骓马。月姑娘,你能拿出多少来”月宁安的小心思,陆藏锋看得明白,也不介意她使小心思。

        不就是不想露出底牌,不想被人狠宰嘛,这种小心思谁都有,只是月宁安比旁人,隐藏得更完美罢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