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087绕道,残留的口脂

087绕道,残留的口脂

        月宁安一抬头,就看到陆藏锋朝她家马车停放的位置走去……

        而在她愣神间,陆藏锋已经站在了她家的马车前,还把她家的车夫赶走了。

        陆藏锋这是什么意思?

        月宁安愣在原地,一时间竟是不知做何反应……

        那马车是她家的,可陆藏锋挡在马车前,她还能坐吗?

        月宁安站在原地,愣了一秒。

        陆将军这是要搞事情?

        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一幕,碍于陆大将军的威严,没有人敢说话,可却掩不住内心的好奇,一个个两眼放光的看着月宁安,等着看月宁安的反应。

        月宁安她……

        她从来就没有,让人看热闹的想法,她往前走了两步,不远不近的朝陆藏锋福了福身,“陆大将军您放心,我答应了日后见着您绕道走,就一定会绕道走,绝不会给您添麻烦。”

        话落,月宁安转身就走,半点留恋也没有。

        陆藏锋站在马车旁,看着月宁安离去的身影,怔了一下……

        “姑娘……”慢月宁安一步出来的掌柜,正好听到月宁安的话,快步跟了上去。

        陆藏锋的十二亲卫,也站在马车旁,看了一眼说走就走的月宁安,又看了一眼脸黑如炭的陆大将军,默默地低下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月宁安那话是什么意思?

        是随口一说,还是故意坑他们将军?

        围观的百姓也傻眼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半晌,才有人反应过

        来,低声惊呼了一句“原来……陆将军站在马车旁,不是为了等月姑娘,是故意为难月姑娘,不让月姑娘坐马车!”

        “陆将军他……”

        “好了,好了!案件已审理完了,都散了,都散了……”差役适时出来,看到一群看热闹的人,当众编排陆大将军,顿时没好气的道。

        “走!走!快走……”看热闹的百姓也反应过来了,见自己居然当着陆将军的面,说陆将军的闲话,一个个吓得不行,眨眼的功夫就跑得没人了。

        陆藏锋的十二亲卫默默无语,抬头,对上官差好奇的视线,十二亲卫正想笑一笑表现友好,就见顺天府的官差,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心虚一笑,纷纷跑开……

        顺天府衙门前的街道瞬间一空,只有陆藏锋一行人。

        陆藏锋站在马车旁,眼神冰冷,一动未动。

        十二亲卫,没有一人敢上前劝说,就是神经最粗的陆十二,也只是眨巴着眼看着同伴,一副不解地的样子。

        许久后,陆藏锋终于有了动作。

        他放弃了自己的战马,转身,登上了那辆,对他来说又小又寒酸的马车,下令道“去月宅。”

        “是,将军!”陆二忙不迭地应下,动作极快的坐上车夫的位置,还未坐稳,就扬起马鞭,赶着马车前行……

        他怕,晚一步,他们家将军就会后悔。

        也怕晚了一步,他们家将军,会把被月姑娘丢下,又被月姑娘坑了一把的账,算在他

        们身上。

        “十二,你留下,把我们的马带回去!”陆一虽排在亲卫第一,他一向沉默,他平时都如同隐形人一般,混在十二亲卫当中毫无存在感。

        可这并表示,他在亲卫中没有地位。

        事实上,他一直是亲卫第一人,他平时不说话,可一旦开了口,其他的亲卫只能执行,不得有任何异议。

        陆十二性子疏朗,陆藏锋又一向放任他,他在陆藏锋面前都不怎么怕,可是……

        陆一一开口,陆十二就怂了,哪怕心里很想跟着去,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蔫哒哒的应了一声,认命的留下。

        月宁安这辆马车用了许多年,外表有些旧,速度也不快,陆一带着余下的九个亲卫,跟在马车后面跑也是轻松有余。

        月家的马车,不过是普通的青油布马车,在街上遇到行人要避让,遇到华丽的马车要避让,但是……

        这一次,这辆小破马车驶在大街上,行人却是纷纷避让,载着贵人的马车,远远见到这车青油布马车,也连忙将马车赶到一边,好给这辆小破马车让路。

        无他,只因跟在马车后方跑的十个亲卫,太醒目了,让人无法忽视,而且……

        他们十二人,在汴京的名气也不小,如果只有一两人同时出现,指不定汴京的百姓还认不出来,可他们十二亲卫十一人出现,且身上还穿着陆家家兵标志性的衣服,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们是谁。

        “这是……陆家的亲卫?”

        “天啊,这辆小破马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呀?居然能让陆将军的亲卫,跟在马车后面跑?还让陆将军的亲卫亲赶车?”

        汴京的百姓,看着从街上驶过的小破马车,惊叫连连,像是在看什么奇观。

        而避退在一旁的华丽马车,看到这辆小破马车驶过,也是惊异不已。

        能劳动陆大将军十二亲卫,马车里的人,得是什么身份?

        没有人想到,马车里坐的是陆藏锋。

        要知道,陆藏锋向来都是骑马进出,汴京的百姓,从来没有见过他坐马车。

        而此时,坐在马车里的陆藏锋,看着马车内精巧的布置,却是冷笑……

        破?

        小?

        旧?

        外面那些人,对这辆马车知道的太少了!

        这辆马车里面的布置,丝毫不比王公贵族们出行用的马车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旁的不说,就说小茶几上,那套玲珑白瓷的茶具,据他所知,就不比御用的差。

        再看,用来糊车窗的云绵。

        云绵一年不到十匹,便是宫里的娘娘都稀罕,可月宁安却用来糊窗户。

        不过,月宁安倒是小心,她用的是纯色云绵,粗看与纱窗布无异,别说一般人,就是行家也不一定能在认出来。

        无他,纯色的云绵便是市面上都没有,就是让人看到了也认不出来。

        他之所知道,是因为……

        他母亲曾说过,如果云绵有纯色的就好了,他想尽办法也才弄来一匹,可月宁安却奢侈的拿来糊窗户。

        “果然是被

        财神爷,抱在怀里长大的月宁安,难怪皇上和赵王,怎么也舍不得放弃你。”陆藏锋把玩着茶几上的杯子,看到纯白色的杯口,残留的红色口脂,陆藏锋用指腹轻轻扫过,眼中含着淡淡的笑意……

        见到他,要绕着他走?

        他倒要看看,等会月宁安怎么绕着他走……——

        今天,四更!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