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067条件,要人还是要身

067条件,要人还是要身

        月宁安准备好了苦肉计,只等陆藏锋上门,可不曾想……

        她没有等到陆藏锋,却等来了赵启安。

        赵启安和上次一样,突兀的出现在月宁安的书房,事先一点预兆也没有。

        不同的是,他上次衣着整洁,从容不迫,这一次却是风尘仆仆,满身都透着疲累。

        “月宁安,有没有吃的?”赵启安在月宁安对面坐下,动作随意,半点架子也没有拿,就像是在老友家一般。

        他脸上的面具有些黯淡,声音哑的吓人,一副累狠了的样子。

        月宁安吓了一大跳,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赵大人,我们……没有那么熟吧?”

        “本座去了一趟甘林寺。”赵启安嘴唇干裂,还有血块。

        “你……”月宁安猛地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赵启安……

        赵启安点点头,“如你所想,本座找到了你娘的尸首,把你娘的尸首带了回来。”

        只一瞬,月宁安就冷静了下来,她坐了回去,双手交叠放在桌上,背挺得笔直,冷静却不失强势地看着赵启安,“赵大人,你想要什么?”

        想要得,先要舍。

        月宁安一直都清楚,这世间不会有天下掉馅饼的好事,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好,赵启安他付出这么大,所图必不会小。

        不过,为了换回她娘的尸首,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什么代价她都愿意付。

        “你觉得……本座想要什么呢?”赵启安突然坐正,周身气息陡然一变,瞬间变得暴

        戾狠辣,他阴冷地看着月宁安,高傲的开口,“月宁安,你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本座费心思的?”

        他费了这么大的心力,想要让月宁安高兴,月宁安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这个女人!

        还真是懂得,怎么才能激怒他!

        “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值得赵大人图谋,还请赵大人明示。”月宁安不知赵启安,怎么突然就变脸,不过……

        想到她与赵启安的几次见面,赵启安都是这般忽晴、忽雨;忽然高兴、忽然发怒,月宁安都习惯了。

        这位暗皇,本就是一个,说变脸就变脸的疯子嘛。

        前一秒笑,后一秒杀人,对他来说再正常不过。

        赵启安气极,他学着月宁安,将双手交叠放在桌前,上身却往前倾,以极具压性迫的姿态,看着月宁安,阴狠地道“如果,本座说……本座要你呢?”

        “要我?”月宁安面色不变地拒绝道“月家不卖女儿。”

        赵启安这个要求,她办不到。

        “那就没得谈了。”赵启安猛地往后一靠,双手一摊,一副吊儿郎当样子。

        月宁安秀眉微凝,强压下心中的反感道“赵大人,你是认真的?”

        “本座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了?”赵启安斜靠在椅子上,双脚交叠,架在书桌上,脚尖时不时地晃动一下。

        “要我的人,还是身体?”月宁安仍旧没有变脸,冷静得好像不是在谈她一样。

        “你的人,本来就是本座,至于你的

        身体……把衣服脱了,先让本座验验货。”赵启安一副浪子的风流样,嘴里满是轻佻的话,显然是没把月宁安当回事,毫不掩饰的羞辱月宁安,但是……

        月宁安却仍旧没有一丝情绪起伏,就好像,被赵启安用言语羞辱的人,不是她一样。

        甚至,月宁安还平静的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好!”

        她知道赵启安在激怒她,她怎么可能会上当。

        “在这里,可以吗?”月宁安问了一句,不等赵启安回答,就开始解外衣上的盘扣。

        “你……”赵启安气得快要炸了。

        这个女人,居然宁可被他羞辱,也不肯在他面前低头。

        明明,她可以去求陆藏锋,为什么就不能求他?

        明明,她在陆藏锋面前,会哭会笑会闹,为什么在他面前,永远是这副冷静自持的样子?

        他比陆藏锋差在哪里了?

        他把都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了,她为什么不生气?

        为什么不骂他?

        为什么不跟他吵?

        为什么还能冷静的跟他谈判?

        赵启安气炸了,可是……

        当他看到月宁安,缠着绷带的双手,他所有的怒火与不满,一刹那就消退了。

        他猛地跳了起来,指着月宁安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明明心里担心得不行,可话从赵启安说出来,却是凶恶与不满。

        “手呀?受了点小伤。”月宁安举起双手,晃了一下。

        “怎么会伤到手?”赵启安冷着脸,逼问。

        月宁安笑了一声,“闲得没事,

        自己弄的。”

        “自残?”月宁安居然蠢成这样?

        “是呀!”月宁安毫不否认。

        “拆开!”赵启安不用问都知道,月宁安必是为陆藏锋自残。

        好气!

        他为月宁安拼命的时候,月宁安居然为了陆藏锋自残!

        “如你所愿,赵大人!”月宁安先前虽然应得干脆,可她根本没有想过,在赵启安面前宽衣解带。

        她还是有羞耻心的。

        现在,见赵启安的注意力落在她的双手上,没再提脱衣服的事,月宁安暗暗松了口气,对赵启安的要求也极力配合。

        让她解绷带,总比解衣服的好吧?

        只是……

        月宁安两只手都缠了绷带,解起来有些笨手笨脚的……

        赵启安站在月宁安对面,见月宁安解了半天,也没有把绷带解开,心中着急的他,故作不耐烦的走上前,凶巴巴的抓住月宁安的手,“连个绷带都不会解,你还会干什么?”

        月宁安的手腕,被赵启安抓得生痛,却没有动。

        她看得出来,赵启安的状态很不好,浑身都散发着不耐烦的气息,此时惹怒他,明显是不智。

        赵启安的动作很快,说话间,就将月宁安手上绷带解开了,露出她手心早已结笳,快要看不出来的伤口,气得想要揍人,“你骗我?”

        赵启安猛地甩开月宁安的手,阴冷地看着她……

        月宁安这个女人,简直是过分!

        “咦,居然好了。赵大人果然是神人,我这伤见到你,都自动痊愈了。”月宁

        安却不敢呼痛,她举起自己的双手,夸张的大喊。

        月宁安早就知道,她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了。

        毕竟,天天用雪玉膏抹着,那么点伤口,养了天,还能不好?

        她之所以还包着绷带,不过是为了等陆藏锋的,好叫陆藏锋知道,她为他自残受伤了,她哪里知道……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