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021愚弄,月宁安的三年

021愚弄,月宁安的三年

        暗卫听到陆藏锋突如其来的问话,惊了一跳,但还是恭敬的回道“回将军的话,这药是三年前开始用上的,是府上送来的。说是药王亲自配的雪玉膏,对外伤极有效。这三年,将军你用的都是雪玉膏,也只有将军您这有。”

        要不是有这上好的雪玉膏,他们家将军这次伤得这么重,可能都没有办法如期回京。

        更不用提,像现在这般,无事人一样行走,任谁都看不出他受伤了。

        陆藏锋若有所思“三年前?”月宁安嫁给他的时候?

        如若,没有今日在宫里听到的那一席话,陆藏锋绝不会多想,但现在……

        陆藏锋闭了闭眼,道“让人查一查,这三年,月宁安在京城都做了什么。”

        “是,将军!”    暗卫得令,见陆藏锋双眸微合,正欲退下,陆藏锋却突然睁开,“慢着!”

        “将军!”暗卫脚步一顿,抬眸,就撞见陆藏锋眼中还来不及收敛的锋芒,只一眼,暗卫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他们家将军的气势,比之三年前更盛,人却比三年前更沉稳。

        在外人眼中,他们将军依旧冷酷,为人却平和了许多,不像三年前寒气尽出、杀气凛然,但他们这些常年跟在将军身边的人却知道,将军的杀气和寒气并未消散,只是更加内敛,让外人看不到深浅罢了。

        “让人详细查清楚,这三年京中发生了什么本将军不知道的

        事。从今天起,重新启用汴京的探子,本将军要知道汴京所有的动向,明白吗?”陆藏锋眼中的锋芒一点点敛尽,他沉稳而平静的道。

        他信任皇上,信任赵王,也一向不管京中的人与事。

        京中,没有任何值得他动容的事,也没有任何值得他关注的人。但他每次在外征战,皇上和赵王都会将京中的动向发给他,让他即使不在京中,也对京中的人与事了如指掌。

        这一次却不同!

        他只是离京三年,却感受到了隔阂,与皇上和赵王之间的隔阂。

        是因为月宁安?

        还是因为,他这一次大胜?

        但不管什么,他想……

        他在京城,该有自己的人手了。

        不然,像今天这种被人愚弄,被人戏耍,给人背黑锅的事,还会再发生。

        他虽不在意得罪人,却不愿意做睁眼瞎,像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只能任人愚弄。

        暗卫听到陆藏锋的命令,心中震惊不已。

        京中有皇上与赵王坐镇,一向稳当,他们家将军从来不关注京中的人与事,现在突然命人关注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暗卫心惊肉跳,面上却不敢显露半分,只恭敬的应是。

        皇宫里,皇上与赵启安一直在等陆藏锋的消息,直到半夜也不见陆藏锋传信回来。皇上不由得急了,“这么晚了,藏锋还没有让人送消息进宫,莫不是忘了?”

        “什么忘了,依我看,陆藏锋就是在月宁安手里吃了亏,心

        里憋着气,没脸来见你。”赵启安斜躺在软椅上,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

        皇上皱了皱眉,正要训斥两句,赵启安却像是提前知道了一样,在皇上开口之前,先一步坐好,“行了,行了。皇兄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我什么,我坐好了!”

        “你,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懂事一点?”训斥的话生生被憋了回去,皇上一口气赌在胸腔,着实憋闷。

        “皇兄,你公平一点!我怎么不懂事了?青州范家的事,我不是办好了吗?”赵启安一脸不以为然的道。

        什么叫懂事?

        像陆藏锋一样,整天冷着一张脸,什么事都藏在心里,就叫懂事?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是赵启安,不是什么人的复制品,也不是什么人的影子,他只做自己。

        “你不说这事,朕还不想说你。启安,这一次,你做得太过了,朕看藏锋这一次是真生气了。”皇上想到陆藏锋白天的脸色,就忍不住叹气,“也不知,藏锋会不会觉得,朕这是在防着他。”

        天知道,他根本没有!

        “防着他不是正常的吗?陆家人个个脾气大如天,连天家都不放在眼里,陆藏锋更是个中佼佼者。”赵启安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怪声怪气的道“皇兄,你别忘了二十六年前的事。要不是陆家,弦音姑姑会被迫和亲北辽吗?”

        皇上脸色一沉,“藏锋也是我们赵家人。”

        “既然是赵家人,又怎么会

        怪你,又怎么会认为你是在防着他?”赵启安反问。

        皇上语塞,指着赵启安,手指直颤抖,可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论口舌之争,他不如这个弟弟。

        赵启安浑不在意,随手拈起放在面前的桨果,往嘴里一丢,边嚼边道“皇兄,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藏锋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他不会跟你生气的,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闹崩?”

        “这不是一个女人的问题。”皇上气呼呼的在赵启安身旁坐下,“这是咱们对藏锋信任与不信任的问题!”

        “那皇兄你信任藏锋吗?”赵启安往旁边挪了挪,把面前那盘桨果,递到皇上手边。

        “当然信!连他都不能信,朕还能信谁?”皇上也不嫌弃,抓起一把就往嘴里丢,咔嚓咔嚓咬得十分用力,像是在跟谁赌气一样。

        赵启安垂眸,掩去眼中的笑意。

        他这皇兄,这么多年,一生气就拼命吃东西的习惯,还是没有变。

        也只有活在阳光下的人,才能保持这天真的习惯。

        像他们这种人,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只是一瞬,赵启安就将心中的负面情绪压了下去。

        赵启安又问,“那皇兄你信我吗?像信任藏锋一样信任我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皇上斜了赵启安一眼,“你我是亲兄弟,朕就是不信自己,也信你。”

        赵启安笑了,头一歪,靠在皇上的肩膀上,闭上眼,掩去眼中的

        水光,“皇兄,我与藏锋信任你,就像你信任我们一样。所以,别担心,藏锋就算生你的气,很快也就没事了。”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的简单、直接,让他生不起一点怨恨。

        哪怕双生所出,哪怕一个活在阳光下,一个注定只能在黑暗中沉沦,他也生不出一丝取而代之的想法。

        就这样吧!

        别让皇兄再为难了。

        赵启安暗暗告诫自己。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