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73求你,放过自己

1273求你,放过自己

        陆大将军取下腰侧的锦囊,上前一步,握住月宁安的手,将锦囊放到月宁安的手心:“我这次出海,得了一些品相不错的珍珠,原想偷偷为你打一顶凤冠,现在不敢了。”

        放下锦囊,陆大将军就立刻后退,一副生怕月宁安不高兴的样子。

        “既然不敢,还给我干吗?”月宁安斜了他一眼,垂眸,视线落在手心的锦囊上。

        她认的这个锦囊,这是她为陆藏锋做的,里面放了一块温玉,是她给陆藏锋的生辰礼物之一。

        “嗯,不敢隐瞒,不敢偷偷打。”陆大将军的声音,透着一股委屈劲。

        他带着给月宁安打凤冠,想要早日迎娶月宁安的心情回到江南,满心期待月宁安欢喜的笑颜,然而……

        现实却是,月宁安连见都不见他,他奔波数百里追来,却被一脚踹开,不许他出现在她面前。

        他真的……

        不能想,只要一想,他就想飞奔回京,把赵启安拉出来揍一顿。

        “既然不敢,那就别打了,东西还你。”月宁安没有打开,直接将锦囊丢还给了陆藏锋,转身坐下,随手拿起一本账册:“我还有账册要看,大将军要是没有旁的事,我就不送了。”

        “别看账本,看我!”陆大将军抽掉月宁安手中的账本,丢在一旁,强势地抬起椅子转了一个方向,让月宁安看着他,也只能看着他:“月宁安,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谈一谈。”

        陆大将军摘下面具,倾身向下,面容严肃而凝重,月宁安本想拒绝,却被陆藏锋眼中的严厉吓住了。

        月宁安张了张嘴,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肩膀耷拉,有些气馁地道:“谈什么?”

        她又一次,败在陆藏锋的坚持下。

        她的直觉没有错,她就是陆藏锋的猎物,逃不掉。

        “月宁安,求你,放过自己。好吗?”陆大将军没有顺着月宁安的话往下说,他抬手,再次轻抚月宁安的脸颊,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心疼。

        他看着月宁安,目光坚定,一脸严肃:“月宁安,一切都是意外,你父兄横死不是你的错,也与你无关,他们也不是为你而死。”

        “你也从来不是什么罪魁祸首,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北辽、是一心想要杀光青州月家的月氏族人。是纵容、包庇,给那群月家人提供帮助的北辽;是胆小懦弱,不敢报复真凶,只敢报复自己亲人的月氏族人。月宁安,别把所有的错揽自己身上,错的从来就不是你……”

        他跟在月宁安身边这么多天,每晚都守在月宁安的帐篷外,每晚都听着月宁安梦中的低泣声……

        她在自责,她在愧疚。

        她面上放下了,但实际上,她心里一直都认为,她才是害死她父兄的罪魁祸首。

        她怪他,怪焰皇叔,但最怪的却是她自己。

        如果不是每晚都听到月宁安在梦中抽泣,他都不知道,心性坚韧、不惧任何风雨的月宁安,从来没有放下当年的事,也从来没有从她父兄的死走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旧还是当年那个,缩在角落,想用死来弥补一切的小姑娘。

        “啪哒……啪哒……”

        月宁安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眼泪一颗接一颗,从她眼中落下,她嘴巴大张,不断的抽泣,才没有背过气去……

        是的,她没有放下。

        她一直以为自己放下了,可以坦然面对她父兄的死。但这一次,赵启安把当年的事翻出来,牵扯到老头与陆藏锋,她才明白……

        她从来没有放下。

        她怪陆藏锋,怪老头害死她父兄,但她更怪自己。

        怪害死父兄的自己,怪爱上陆藏锋的自己,怪放不下老头的自己。

        爱上间接害死父兄的陆藏锋,把间接害死父兄的老头当长辈、当唯一的亲人,她这样的人,怎么值得她父兄的牺牲?

        她对不起父兄的牺牲,她不配做她父亲最疼爱的女儿,也不配做她兄长最疼爱的妹妹。

        这段时间,她每晚都在做噩梦,梦里全是她母亲对她的指责……

        她母亲骂她,骂她没有良心,骂她不会配活着,不配姓月,不配做她的女儿,后悔生下她。

        她整个好似被撕成两半,一半向着老头与陆藏锋,告诉她老头与陆藏锋是无辜的迁怒他们,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另一半则告诉她,没有陆藏锋与老头,她父兄就不会死。陆藏锋与老头是害死她父兄的帮凶,她绝不能放过他们……

        她一直以为,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煎熬,可现在陆藏锋告诉她,他知道。

        他开口求她,却不是求她原谅,而是求她放过她自己,可是……

        她要怎么放下呀?

        她不会……

        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学会。

        月宁安哭的很伤心,眼中有悲伤,有茫然,还有无助……

        她想放下,她比任何人都想放下,可她做不到呀!

        陆藏锋何曾见过,这般脆弱的月宁安,看茫然无措的月宁安,陆藏锋只觉得整颗心都拧成一团,疼得厉害。

        他的小姑娘,难过坏了。

        他后悔,没有早些来安慰她,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些……

        “别怕,有我在。”陆藏锋单膝跪在月宁安面前,轻轻地揽着月宁安的肩膀,让她依在自己的肩:“靠在我肩上,背对着我,就没人看到你在哭。”

        “唔……唔……”月宁安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抗拒,她趴在陆藏锋的肩头,哭的几乎喘不过气。

        她该相信陆藏锋的话吗?

        她真的不是罪魁祸首吗?

        陆藏锋也没有说话,他轻拍着月宁安的背,一下一下,就如同当年在月家宅子外,遇到那个陌生的小姑娘……

        在她茫然无助时出言开解她,说完就不再言语,任由她自己思考,只在她哭岔气时,轻拍她的背,让她知道还有人关心她;只在她伤心哭泣的时候陪着她,让她知道还有他在,她不是一个人。

        ……

        烛火摇曳,忽明忽暗。地上,两人影子交叠在一起,如同一体,随着摇曳的烛光而轻轻晃动,可不管怎么晃动,两人的影子都不曾分离,始终紧紧的交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