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62送命,这口锅我背了

1262送命,这口锅我背了

        陆大将军很不高兴!

        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散着他在生气的气息!

        如果是平时,与月宁安错过了,没法见上一面,陆大将军还不会这么生气。

        左右他们的日子还长着,这次见不上,下次再见就是了,可是……

        这一次!

        他是带着他从海上寻来的珍珠,来跟月宁安商量打凤冠的事。

        月宁安曾说过,当年嫁给他时,她带的凤冠上面,镶嵌了九十九颗鸽子蛋大小的南海金珠。

        他听到后就一直默默记在心中,想要寻一批同等质量的金珠,为月宁安打一顶新的凤冠,但高品质的金珠难寻,他寻了一年多,也只寻到了一两颗满意的……

        这次出海,他运气好,在海上寻到了十八颗,鸽子蛋大小的血珍珠。

        东珠不如西珠,西珠不如南珠,南珠不如深海血珍珠。他这次寻到的深海血珍珠,虽然数量不多,但颜色极正,颗颗凝重结实、玲珑瑰丽,想来月宁安应该会喜欢。

        然而,他带着血珍珠来了,月宁安却走了!

        还是因为他的人失误造成的!

        这叫他,怎么不生气?

        陆大将军冷冷地看着陆一,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能将人冻僵的那种!

        陆一恨不得撞墙,一头把自己撞晕过去!

        这要他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是送命……

        为什么,又是他,要面对这种死亡选择?

        他这该死的速度!

        他这该死的反应能力!

        怪他,都对怪他过分优秀,才会一次又一次,冲在是前面,直面大将军的怒火。

        他太难了!

        陆一欲哭无泪……

        然而,陆一不回答,陆大将军也不肯放过他!

        陆大将军摩挲着手中的荷包,再次逼问:“或者你送了信,夫人明知本将军今天回来,特意赶在本将军回来前,先一步离开?”

        这绝不可能!

        月宁安知道,他是奉皇命来江南办差。

        现在差事办完,他在江南呆不了几天,就得赶回汴京复命,而月宁安短时间内,轻易不会去汴京。

        他们最近唯一能碰面的机会,就是在江南。

        月宁安不可能,明知他回来了,还匆匆离去。

        哪怕再忙,再赶,见一面的时间总有吧?

        所以,肯定是陆一的错!

        “扑通!”没有任何犹豫,陆一笔直的跪了下去。

        跪下的那一瞬间,陆一疼的直咧嘴……

        好痛!

        他觉得,他的膝盖骨碎了,但这都是小事,当前最要紧的,是平息大将军的怒火。

        电火光石间,陆一毫不犹豫地,选择将黑锅扣在自己头上,主动请罪道:“属下失职,请大将军责罚!”

        虽然,他可以肯定,他的人绝不可能失误。算算时间,月姑娘离去前,肯定收定到了他们家将军回来的消息,但这话……

        但这话,绝不能由他嘴里说出来。

        一旦他说出来,他相信……

        他会面临更严酷的处罚!

        “回京后,自己去执法堂请罪。”陆大将军冷冷地说了一声,就往外走。

        陆一请罪请的太快,陆大将军心头那口火,压根就没有机会发出来,他大步往外走,周身的气息冷冽迫人,不管是别院的下人还是亲卫,都不敢靠近,自然也不敢上前告诉他真相……

        “回城!”陆大将军步出别院,不等亲卫跟上,就跃上马背,打马回城。

        陆二、陆四、陆五三人不敢耽误,也没空问陆一发生了什么事,只急忙跟上。

        一回到城内,陆大将军被崔轶请去,陆二、陆四、陆五这才逮到机会,寻问陆一发生了什么事?

        本着要死大家一起死,背锅不能我一人的原则,陆一毫不隐瞒,将事情前因后果,全部说了出来。

        陆二、陆四、陆五听完,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事情的真相是月……夫人她一收到大将军回来的消息,就立刻出发去关城了?”

        陆一点头:“是的。”

        “是关城的交易区,出了什么事吗?”三人又问。

        陆一摇头:“我来之前问了,夫人最近都没有收到关城的消息,出发前只收到了,我们大将军回来的消息。”

        “那夫人为什么要急忙离开?连跟咱们大将军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陆二、陆四、陆五三人不解地问道。

        陆三没好气的白了三人一眼:“我怎么知道!”

        陆二、陆四、陆五点头,同情地看向陆一:“所以,大哥你什么也不知道,就把这黑锅背上了?”

        陆一沉默……

        不背,他能怎么办?

        陆二叹息,拍了拍陆一的肩膀:“大哥,你辛苦了!”

        “大哥,你太容易了!”陆四拍了拍另一侧,同样的语重心常。

        陆五朝陆一竖起大拇指,一脸佩服:“不愧是大哥,就是有担当,幸亏有你在,不然我们三可惨了。”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顺耳?

        陆一双手握成拳,按得咔咔作响……

        就很想打人!

        ……

        “听闻大将军,第一时间赶着去别院见宁安,却扑了一个空,没见到人,是吗?”邀请陆大将军过府谈正事的小崔大人,没有放过这个光明正大嘲讽陆大将军的机会,笑的比烛火还要灿烂。

        那欠扁的笑容,就让陆大将军很想揍他了!

        “崔大人想要试一试,本将军的剑够不够锋利吗?”他陆藏锋的笑话,是那么好看的吗?

        “江南没有比我职位更高的官员,我要倒下了,你就别想脱身,别想去追宁安。”崔轶端起茶,一脸惬意。

        来江南这么久,就数今天最高兴。

        “江南豪富,本将军不介意在江南赚上一笔,既然崔大人累了,就好好休息!”话落,陆大将军起身就走。

        崔轶装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真当他不知道,这段时间崔家在江南获利有多丰富。

        崔轶要作,他就敢断崔家在江南的布局。

        崔轶不慌不忙地放下茶杯,等到陆大将军一只脚跨过门槛,这才开口:“我知道宁安匆匆离开江南的原因,事情与你有关。”

        “啪”的一声,陆大将军一只脚重重地跨过门槛,另一只脚却定在门槛内不动了。

        见陆大将军没有转身,崔轶再次加重筹码:“你知道的,这种事上……我不会骗你。”

        “你最好保证……你的消息,有足够的价值!”陆大将军将踏出去的脚收了回来,转身,坐了回去。

        “放心!”崔轶眯着眼,笑的如同狐狸。

        他提前,在心中为赵王殿下,点上一排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