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55战死,官商不分家

1255战死,官商不分家

        老头养了她一场,便是她信赵启安没有骗她,她还是要向老头求证一句,不能在老头什么都不知的情况下,就给老头定死罪,单方面的与老头绝交。

        当然,月宁安绝不会承认,她是故意的……

        故意在这个时候写信给徐叔求证此事,借徐叔的手向老头告状,让老头去收拾赵启安!

        把信送了出去,了去了半桩心事,月宁安只觉得压在心口的大石,轻了一大半。

        “果然,让老头去头痛,我就不头痛了。”月宁安绝不承认,她就是这么小心眼。

        她不痛快,别人也别想痛快!

        老头那里,一封求证信即可,陆藏锋这里,却不是写一封信就能了结的事。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不过,晚些回来也好,我现在见到他,我怕我会忍不住,一刀捅死他!”月宁安双眸没有焦距的看着桌面,眸中是森森的冷意……

        陆藏锋最好祈祷,他至今都不知道,她父兄当年是奉老头的命令,折回去救他们。

        不然,这么长的时间,陆藏锋都不曾跟她提过半句。这事,就不是捅陆藏锋一刀,可以解决的了!

        此时,正在返航路上的陆大将军一行人,遭到了海盗的围攻。

        “盯你们大半天了,你们的船吃水这么深,想来金银珠宝定然不少,把东西交出来,放你们一条生路!”这群海盗,从陆大将军一行人围剿香血海,就盯上了他们,亲眼看到了陆大将军一行人,搬了多少金银珠宝、布匹粮食上船。

        当然,他们亲眼看到了,陆大将军一行人的战斗力,虽然想要黑吃黑,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而是暗中联系了其他的海盗,等到人凑齐了,这才动手……

        “这群人,应该就是盯我们的人。”老钟一看到这群海盗,心里就有数了。

        前几天,他们就发现,他们被人盯上了。刚开始还以为是香血海的余孽,派人追了,但海面太大,对方也足够机警,让对方给溜了。

        人溜了,但危险并没有解除。

        从来,都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为了将这些人引出来,这两天他们刻意放缓速度。

        这群人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见他们放缓了速度,就按捺不住的动手了。

        在海上走船的,就没有善茬。老钟这群人本来就是海盗出身,哪里会怕这群海盗,哪怕这群海盗的人数,是他们两倍之多,老钟一行人也无所畏惧。

        海盗人数虽多,可他们有大将军坐镇指挥,他们怕啥?

        敢抢他们的东西,干就是!

        不等海盗动手,疤头就带着人冲了过去……

        “疤头这家伙,太冲动了。”老钟站在陆大将军身后,晚了疤头一步,一脸嫌弃的开口。

        “咳咳……”陆大将军的咳嗽不仅没有好,反倒越来越严重,一开口就是先咳嗽,把老钟等人吓的不行:“大将军,海上风大,您要不要先回舱?”

        “嗯。”察觉到嗓子不舒服,再看那群海盗在疤头的攻击下,毫无章法,陆大将军没有久留,只交待了老钟一句:“多盯着一点。”

        论海战,老钟经验比他丰富,他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水师,总要给老钟、疤头他们表现的机会。

        老钟行事沉稳老辣,有老钟在,陆大将军并不担心,转身就回船舱休息了。

        离江南还有两日的路程,就像陆一说的,哪怕是为了不让月宁安担心,他也要养好身体才是……

        老钟他们海上作战经验丰富,且自有一套对付海盗的办法,哪怕没有陆大将军坐镇指挥,他们也不慌。

        没有意外,海盗被他们打的落花流水,仓皇逃蹿,但是……

        老钟死了!

        为了救疤头,被一个海盗一锤子砸入海底,直接沉了下去,连个尸体都寻不到。

        疤头反应过来,疯似的跃入海底寻人,在海底闭过气去,被人强行带了上来。

        刚醒来,疤头又挣扎着要下海寻人,收到消息的陆大将军沉着脸走出来,一脚将疤头踢趴了下去:“够多!”

        “大将军,老钟他……他是为了救我。”疤头跪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知道就好!”陆大将军身披黑色披风,如同松柏一船站在甲板上,冷傲孤绝,让人不敢直视。

        陆大将军没有安慰疤头,也没有说任何责怪的话,只冷冷地下令:“拖下去,打五十军棍!”

        军营,讲的就是规矩,是军令。

        疤头违反军令,按军令处置即可,至于老钟……

        陆大将军看了一眼海面,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可惜。

        老钟是个很不错的人,他曾不止一次听到老钟说,回岸上后想要娶个媳妇,生两个孩子,安安稳稳地过下半生。

        但很显然……

        老钟的愿望,实现不了了。

        只一眼,陆大将军就收回目光,咳了两声后,交待陆一:“给老钟把功劳记上,回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在战场上,他见过太多太多生死,老钟的死也只能让他稍稍动容……

        遭遇了海盗,哪怕最后他们取胜了,但船只还是遭到不小的损坏,船手或多或少也受了伤,无法继续赶路。

        当天傍晚,陆大将军一行人,便寻了一个无人的孤岛休整。至于要休整多久,还需要看船手恢复的程度,陆大将军虽着急回去,但也只能等了……

        江南

        赵启安自收到陆大将军已返航的消息,就等着陆大将军回来,看月宁安怎么收拾他。却不想,月宁安的宴会都办完了,陆大将军也没有回来。

        “陆藏锋他一定是故意的!”赵启安留下来的理由,就是为了月宁安的宴会,现在宴会已结束,赵启安也没有理由再留下来了。

        当然,理由还是有的,就是崔轶不给他面子,再加上禁军统领杜威带人来迎接赵启安了,崔轶二话不说,就把赵启安丢给了杜威,转而处理起江南那些趁机发天灾财的商人……

        自古官商不分家,赵启安肃清了江南的官场,他接手后,做得再好也是拾人牙慧。想要立功绩,还需要得有自己的功绩。

        月宁安都把证据递到他手上了,他要是放过这个机会,那就是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