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37救命,怕什么来什么

1237救命,怕什么来什么

        月宁安站在原地,看着把她丢下的司卫们,有那么一刻是懵的……

        这是用完了,就丢了?

        这些人,是吃定她没法跑是吧?

        过分了呀!

        月宁安气直磨牙,可是……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月宁安又认命地跟了上去。

        天机阁观星者可说了,这一场暴雨至少也要下两天。这一带她也不熟,瞎跑的话,要是遇到山洪倒塌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天灾面前,个人的力量有多渺小。

        为了小命着想,再憋屈她得跟上……

        迟一步到也有迟一步的好处,月宁安走进石屋时,司卫已将石屋简单的收拾好了,并且找到了存放在角落里的干柴,将火点了起来。

        此时,屋外仍旧狂风震震,暴雨不断,但屋内却难得有了暖意。

        走进石屋,靠近火堆,月宁安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寒意,让她不由自主地抱紧自己……

        太冷了!

        先前一直淋雨,人都被雨淋麻木了,也冷麻木了,人也感觉不到寒冷。此刻被火烤一下,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冷。

        她怀疑,她要生病了……

        寒湿的衣服缠在身上,笨重的让她觉得抬腿都是累,脑袋昏沉沉的,让她恨不能原地躺下。

        这些,应该是着凉的迹象。

        月宁安强撑着走了两步,没有跟司卫客气,寻了火堆旁的位置坐下。

        这里没有她的人,她不能生病,不能倒下。

        “你们找一找,有没有热水……或者吃食一类的。”月宁安哆嗦着唇,颤声开口。

        “没看到有水,倒是找到一些粗米和一个瓷瓮。”司卫的身体,可比月宁安好太多了,哪怕在暴雨中泡了一个多时辰,此时也是精神的很,只是略略有些狼狈罢了。

        “你们去接一点水,我包里有一些花椒和胡椒,可以拿来煮水驱寒。”花椒与胡椒,也是月宁安为防万一携带的,如果可以的话……

        她并不想在赵启安面前,暴露她带了花椒与胡椒。赵启安就是一只狐狸,要知道她随时携带了花椒与胡椒,必然能猜到,她提前知晓了这场暴风雨。

        但现在,她真没有办法。

        先前冒雨走路还好,她虽然觉得难受,但还能撑住,此刻一烤火,外热内冷,湿衣服缠身,寒气入体,她的脑袋已经晕得不行了,要是不能及时驱寒,她铁定会病倒。

        不等司卫去接水,月宁安就先取了几颗塞进嘴里……

        刺鼻辛辣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月宁安一下子就被辣出了眼泪,嘴里更是像有火在烧一样。

        太麻,太辣了,她感觉她的舌头都失去知觉了。

        但不可否,效果也是极好的,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被这么一刺激,瞬间就清醒了。喉咙冒火,胃里也开始有了暖意,那种渗入骨髓的寒意也被慢慢地驱散了。

        此刻,月宁安无比庆幸,她提前有准备,不然这一趟还不知道怎么遭罪。

        司卫见月宁安直接嚼着吃,也跟着有样学,最后只熬出来的汤汁,只给赵启安喝了。

        要说遭罪,赵启安这一次是真的遭了大罪。

        赵启安脸上还带着面具,司卫将赵启安身上的湿衣解了下来,露出身上被雨水冲的泛白的伤口。

        伤口被雨水泡的肿胀,身上也是惨白的,没有一点热气,要不是胸膛还有起伏,月宁安都要怀疑,赵启安已经死了。

        司卫身上带着伤药,可赵启安的伤口,光洒一点外伤药根本没有用。

        果不其然,下半夜赵启安就发热了,全身通红、发颤,直打摆子,嘴里喃喃地说着胡话……

        司卫没有办法,只能不停地给赵启安灌胡椒熬的汤汁,可赵启安这会烧的厉害,吐出来的远比喝进去的多,且气息也越来越弱了……

        司卫急得眼泪都出来,不停地在赵启安耳边喊着:“王爷,你快醒醒呀!不能睡呀!”

        “王爷,求求你快醒来!”

        “王爷,你千万不能有事。”

        “王爷……”

        司卫一遍一遍的喊着,可此刻,赵启安烧得连知觉都快没了,哪可能回应他。

        月宁安窝在火边,将衣服烤的差不多,看赵启安烧得实在厉害,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藏着药的手镯取下,丢给了司卫:“里面有一粒药,喂给他吃。”

        这药,是孙不死给她准备的,虽不能起身回生,但只要不是遇到致命的伤,保住一口气还是可以的。

        这药,她也只有三粒。一粒给了去海上的陆藏锋,一粒给了护送长平去青州的秋水。仅剩的这一粒,她本来还想留着,等关键时候刻再用,可赵启安的情况,让她没法留,也不敢留……

        皇上有多宠赵启安,她是清楚的。

        要是赵启安有个三长两短,这些司卫活不了,她也没有好下场。

        手镯飞来,司卫本能的接住,差点就甩了出去,听到月宁安的话,才生生收回手:“多谢月当家,此事卑职一定会如实向王爷禀报。”

        “不用。”月宁安别过脸,懒得看赵启安。

        瞎逞强的蠢货,白白浪费她的药!

        ……

        孙不死给月宁安备的救命药,确实很有效。药喂下去,赵启安就不再说胡话,人也不哆嗦、打摆子了,虽然还没有退烧,但心跳强劲多了,暂时保住了命。

        天亮的时候,赵启安人虽然没有醒来,但已经退烧了。

        “你们照顾好王爷,我出去找一点吃的。”        暴雨下了一夜,仍旧没有停,司卫头头把赵启安交给身旁的人,就冒雨往外冲,去找吃食了。

        ……

        月宁安扫了一眼,又收回目光,继续盯着屋外的暴雨发呆……

        也不知,远在海上的陆藏锋,有没有遇到这场暴风雨。

        这么大的暴风雨,在平地都不安全,更不用提海上了。但愿陆藏锋所在的海域一片晴朗,没有遇到暴风雨……

        然,这世间之事,总是怕什么来什么。

        陆藏锋在海上,不仅遇到了这场暴风雨,还在暴风雨最大的时候,追到了香血海的船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