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35吐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

1235吐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

        “赵王殿下,你想什么呢?我们月家,可没有那个能力,能请得动驼背妖僧。只是那里有他需要的东西,他才守在那里。”

        月宁安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这次去,主要是看妖僧前辈死了没有。要是他死了,我们月家后人就能葬过去了,毕竟那地方有寒冰玉髓在,可保尸骨百年不变。”

        月宁安没想过,赵启安会轻易相信她,但只要赵启安查不到,对她不利的证据,就是怀疑她也无用。

        皇上还什么事都怀疑到她头上去呢,可没有证据,还不是不能动她……

        “编,继续编!”赵启安轻拍巴掌,嘲讽意味十足。

        “赵王殿下不信,就自己去查。我被你关在这里,也不可能做什么手脚。”反正那地,她已经给了驼背妖僧,赵启安有种,就跟驼背妖僧对上。

        三十年前,集整个武林之力,都弄不死驼背妖僧夫妇。她倒要看看,赵启安敢不敢,跟那对夫妇对上。

        “月!宁!安!”赵启安咬牙切齿,双手撑在桌面上:“你故意的是吧?”

        明知道,他刚败在驼背妖僧手上;明知道,有驼背妖僧在,他不可能去挖那地,这让他怎么查?

        “我也想问,赵王殿下,你是不是故意的!”她当然是故意的,可她为什么要承认?

        月宁安抬头,目光透着寒意:“江南的粮仓有异,是我发现的!陆藏锋去海上剿匪,用的是我的人!你能拿下漕帮帮主,也是我以身为饵……现在,赵王殿下却因一个莫须有的怀疑,就将我关押起来。赵王殿下,你是故意的吗?”

        “你养海盗,火烧江南水师营,你还有理了?”赵启安重重一拍桌子,用力太过,伤口直接崩开了,赵启安捂着胸口,痛闷了一声。

        一声闷咳,赵启安连忙以手抵唇,将喉咙的腥甜压下。

        该死的驼背妖僧!

        要不是那个老怪物在,他肯定能查到月家的老底,把月家最大的倚仗给清了。

        “证据呢?”月宁安的目光,从赵启安胸前那一片扫地,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冷声嘲讽道:“没有证据,就往我头上冠罪名,怎么?皇城司改做海盗了?就是这么对待,有功之人的?”

        看样子赵启安伤得不轻,不知道再气两回,能不能直接把赵启安气晕过去。

        “赵王殿下莫不是以为,陆藏锋去海上剿匪了,我就没有靠山了,可以随便欺负了?”月宁安一脸暴躁,恨不得踹赵启安一脚。

        这破椅子,坐的她难受极了。尤其双手被反背在身后,她的腰都快要不是自己的人,再坐下去,她怕是要废了。

        “你不提陆藏锋,本王还没有想起……本王先前还奇怪,陆藏锋为什么只带你的人,去海上追捕香血海。且不管本王怎么保证,死活都不答应,把香血海买走的那批粮交给朝廷。”

        “本王先前一直以为,陆藏锋他是不相信朝廷那帮文官,怕他们把那批粮食移作太用,现在才明白……他是为了给你扫尾呢。”

        赵启安越说,声音越大,火气越重:“你们两个有本事呀,在我的眼皮底下玩出这么一手……你们这是把我当傻子呢!”

        赵启安气得快要吐血,双手死死按着桌面,才控制住冲上前,把月宁安提起来逼问的冲动。

        这两人太过分了!

        居然联手耍他!

        这是他想明白了,要是没有想明白,这两人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把事情糊弄过去?

        月宁安就算了,大家立场不同,是他查月宁安在先,他不能说月宁安什么,可陆藏锋呢?

        陆藏锋简直太叫他失望了!

        这算什么狗屁兄弟,为了一个女人,连他都骗,连他都利用!

        他先前还奇怪,陆藏锋那么强硬的拿下江南总督,怎么又把人给放了,平白增加了他查案的难度,合着陆藏锋是故意的,故意把江南官场搅乱,让江南总督警觉,好拖住他。

        “月宁安!陆藏锋!”赵启安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愤怒,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你们两个……”

        赵启安怒气攻心,“噗”的喷出一口血,眼前一不黑,“咚”的一声,栽倒在桌上……

        “王爷!”

        “主子!”

        赵启安就这么倒下去了,站在他身后的司卫,直接吓呆了,根本来不及搀扶,直到赵启安直愣愣地撞在桌面上,这才上前,手忙脚乱地将人搀扶起来……

        但看他们震惊、怀疑的样子,显然他们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赵启安在他们面前,吐血晕过去的事。

        别说他们,就是月宁安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张成o字型,好半天才合上。

        她知道赵启安伤得不轻,也想过把赵启安气晕过去,省理赵启安没完没了的逼问,但她也只是想想,压根就没有想过,真能把赵启安气晕过去。

        赵启安是什么人?

        皇城司头头,是老头一手训练出来的暗皇,这样的人比之陆藏锋也不差什么,只是两人走的路不同罢了。

        不过,震惊归震惊,看到赵启安气晕过去了,月宁安也松了口气。

        赵启安没法审她了,而时间拖得越久,痕迹清理得越干净,赵启安就更别想查到什么了。

        这一关,过去了!

        ……

        赵启安这一次真是伤了根子,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

        他醒来时,屋外一片昏暗,云层压得极低,空气中透着一股沉闷的气息,随时都会下雨。

        赵启安醒来第一见事,就是召来司卫,命司卫拿他的令符,调驻军去挖那座坟。然而,他的命令刚下达,雨就落了下来……

        “哗啦啦……”像是倒了天,不过一个问话的时间,就暴雨倾盆。

        司卫拿着令牌,本已转身,见状,又默默地转了回来,小声地寻问:“王爷,还要……去吗?”

        这么大的雨,进山怕是不安全,要是山体滑坡,他们所有人都得死。

        “算她好运!等雨停了再说!”赵启安气得差点再次吐血:“本王就不信,有本王的眼皮底下,她还能翻天了去!”

        ……

        被司卫关在房间的月宁安,听到隔壁房间赵启安气急败坏的怒吼声,看着屋外倾盆而下的暴雨,露出一抹灿烂的笑。

        她不能翻天,但能……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