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33血洗,殿下来晚了

1233血洗,殿下来晚了

        月宁安一夜未睡。

        她在院子外,站了一夜……

        这是她第一次来,月家传说中的乌堡,也是最后一次。

        “我来了!”身后,传来一道暗哑的声音,像是许久不曾说过话一样,生硬干哑。

        “前辈来的真早。”月宁安转身,看到驼背老者,朝对方点了点头。

        此人便是驼背僧,在乌堡外给月宁安开门的老人。

        “你没有退路。”驼背僧看月宁安的眼神,没有了先前的阴恻恻,只有火热。

        三十年!

        他终于等到了。

        “我不会……反悔。”她会来这一趟,就是对乌堡上下起疑了。

        昨晚看到的记录,只是用来佐证她的判断。

        哪怕没有昨晚那一条条记录,她也不会再用乌堡出来的人。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最后,我想见他们一面。”既然是吃她月家米长大的,总要拜见一下,她这个家主,知道是死在谁的手上。

        驼背僧面露不满,但还是点头:“给你一刻钟!”

        “足够了!”月宁安点头,从驼背僧身边走过……

        “家主。”院外,蓝衣老妇人候在一旁,见月宁安出来,上前行礼。

        “去议事厅,召集所有人。”月宁安脚步不停,朝议事厅走去。

        蓝衣老妇人一言不发跟上……

        月宁安刚在主位上坐下,乌堡就响起“当!当!当!”的钟声。

        钟声一响,就见看似无人烟的乌堡,突然涌出一个个人……

        这些人,就是昨天在月宁安进来时,给月宁安下马威的人,一群由月家俸养,却不认月宁安这个主人的打手。

        钟声响了九下,三位长老匆匆走了进来,其中以三长老走得最快:“家主,你擅自敲钟召集众人,是何意?”

        “老三,闭嘴!”大长老比他晚一步,听到三长老的话,怒斥了一句。

        “大哥,我说错了吗?家主不跟我们说一声,就敲响紧急召集众人的钟,还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三长老不依不饶,怒瞪月宁安:“家主你要对我们不满,认为我们无能,大可派人来接替我们,我们三人也不是贪恋权势不放之人!”

        “接替就不必了,月家不留无用之人。”月宁安在桌面上,重重地敲了一下,不等三人反应过来,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联系上你们的?”

        “什,什么……”月宁安问的突然,三长老眼神一慌,下意识地避开月宁安的目光。

        “家主,你在说什么,我等听不懂。”大长长稍好一点,但也难掩慌乱。

        只有二长老依旧沉稳,不急不缓地开口:“家主,人既然召集了,是不是要来见见家主您最后一面?”

        “老二!”大长老与三长老,同时惊呼出声,不敢置信地看向二长老。

        这是要动手吗?

        二长老根本不理会他们二人,目光阴冷地看着月宁安……

        月宁安淡然地回神,笑盈盈地开口:“还是二长老懂我,既然人都到了,那就都进来吧。”

        “家主,好气魄!”二长老咬牙切齿,语带威胁:“你该知,外面那些人不会听你的。”

        “你们听我的,不就行了吗?”虽然,也一样不会听。

        “家主稀罕我们听你的吗?”二长老站在背光处,整个人都散着一股黑气。

        显然,他已经知道,他们没有选择了。

        月宁安点点头:“确实不稀罕!”

        “所以,我能问家主……是为何而来吗?”哪怕早有准备,听到这话,二长老还是面色一沉。

        终是他们低估了,月家这个小丫头,本以为十几岁的小丫头好糊弄,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们都糊弄过来了,没想到……

        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十多年不吭声,一来就想要清理他们。

        月宁安没有回答,反问:“弑杀月家血脉的计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看样子,我们没得谈了,来人……”来取他们的命,还想要他的答案,做什么梦,真当他是月家的狗吗?

        二长老高呼一声,就见……

        一群手持木棍的少年与壮汉,如同恶狼一般冲了进来,将偌大的议事厅,挤得满满当当。

        “她,是你们的了。”二长老指着月宁安,后退一步。

        “抢!”一群壮汉与少年,嗷叫一声,就如同恶狼一般,扑向月宁安……

        “嘭!嘭!嘭!”

        可就在他们扑向月宁安的刹那,突然……

        一个个炸开了!

        如同炫丽的烟花,嘭的一声炸开,血肉齐飞。

        “啊!啊……”身后的人,被血肉淋了一身,大声尖叫,连连后退。

        “你……你做了什么?”三位长老脸色惨白,恨不得转身往外跑,但不行……

        他们知道,他们跑不掉。

        他们的命,握在月家家主手里,月家家主要杀他们,他们跑不掉。

        “我不明白,你们明知月家家主,随时能取你们性命,为何还要背叛?”她还没有做什么,就吓成这样,就这样的胆子,还敢背叛她。

        “我们……没有背叛!他……他们也是月家人。”大长老哆嗦着开口,声音颤不成声。

        “都是月家人,呵……”月宁安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把你们知道的一切告诉我,我给你们一个痛快。”要不是为了摸清,北辽那群月家人的底,她都不会多要一刻钟。

        大长老与三长老动了动唇,没有开口,二长老顿了一下,上前一步:“十三年前,他们通过海上的人,给我们传消息。希望我们能为他们提供人与粮,联手毁掉青州月家,我们答应了。”

        他们也做到了,只差一步,只差一个月宁安!

        只要月宁安当时也死了,青州月家就死绝了,他们就自由了。

        “我父兄的死,也有你们一份?”月宁安双眼泛着水光,声音却很平静。

        找来找去,真凶全得自家人,她哪来的脸愤怒……

        “是!”都已经撕破了脸,二长老也没有什么不敢说的。

        “怎么联系他们?”月宁安手握成拳,指尖嵌入手心,她却感觉不到痛。

        “放了我们,我告诉你。”二长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我们都告诉你。”

        他们手上有月宁安要的东西,他们可以跟月宁安谈条件。

        然而,月宁安根本不按理出牌。

        “月家不留无用之人,既然不肯说,那就……都去死吧。”        月宁安一脸平静地起身:“前辈,交给你了。”

        话落,一道黑影飞了过来。

        “咻……”的一声,三位长老眼前,就扬起一片血雾,护在他们身前的人,一个个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就变成一团血雾……

        “不……不要……”

        “家主……饶命!饶命!”

        “我们不想一辈子,没有自由,这有错吗?”

        三位长老大声嚎叫,然而……

        月宁安却充耳不闻,她一脸淡漠地往外走。

        没有错!

        她也不想一辈子,都被皇室控制,没有自由,但自由的代价,不是建立在杀别人身上……

        “轰……轰……”

        随着她往外走,身后的乌堡一点点坍陷……

        “不……不……”

        “救命!”

        “救我!”

        乌堡内,还活着的人,发现乌堡坍陷,绝望的大喊。然,而他们的喊声,甚至赶不上乌堡坍陷的速度,等到月宁安走出乌堡,身后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她的面前,站了一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