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27鹰犬,大换血

1227鹰犬,大换血

        齐运一到江宁府,就被早已等候的皇城司司卫拿下了!

        赵启安也不想这般大费周章,可齐运在江南只手遮天,行事又极为警醒,在江南想要兵不血刃的拿下他,几乎没有可能。

        之前,皇城司出现在江南的消息一走露,司卫就没有办法,在江南正常执行任务。

        消息一出,一夜之间,江南的大街小巷,突然出现一批穿着普通,实则精干异常的人。他们到处清查外来人员,一旦发现异常,直接就将人打死。

        由此可见,齐运在江南有多嚣张。

        且,要在江南城动手,赵启安也不敢保证,能不惊动余总督等人。

        要是让余总督等人提前得到了消息,不管是帮齐运逃跑,还是杀齐运灭口,这都不是赵启安想要看到的。

        齐运是肃清江南官场的关键人物,他要捉活口。

        为了以最小的代价拿下齐运,赵启安接受了月宁安的计划,设下此局,把齐运引到江宁府。

        江宁府有崔轶坐镇,是唯一一个,能暂时避开齐运耳目的地方。

        抓捕齐运的计划很顺利,齐运直到被抓,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月宁安,贱人!你这个贱人!”被司卫按在地上,齐运才不得不接受,自己被官差抓捕的事实,他拼命挣扎,嘴里不断说着脏话:“月宁安,你个婊子,贱种!你给我等着……只要我出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要把你剥光,把你丢给我那帮兄弟,让他们天天……”

        月宁安不高兴地斜了赵启安一眼:“你的人,连卸下巴都不会吗?”

        “失败者的狂吠罢了,何必在意。”赵启安不以为然地道:“月宁安,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齐运还在骂:“月宁安,你给我等着……我不仅要玩死你,我还要……”

        “咔嚓!”还是司卫听不过去,把齐运的下巴卸了。

        月宁安没有回答,而是冷冷地看着赵启安:“贱!种!”

        “你骂我?”赵启安不敢置信地瞪着月宁安,眼珠子都气红了。

        “弱女子的狂吠罢了,何必在意。”月宁安没有表情地,重复赵启安的话:“赵王殿下,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生意场上,败在她手下的人,骂她什么的都有,她听过比这更难听的话,她是不在意,但不在意并不表示,她愿意听。

        赵启安突然逼近月宁安,阴森森地开口:“月宁安,别给脸不要脸!本王给你脸,你才有脸!本王不给你脸,你就什么都不是!再有下次,本王让人缝了你的嘴!”

        “姑娘!”

        “宁安!”

        齐运带来的人不少,齐运虽然被抓了,但他带来的爪牙还在。

        崔轶被那些爪牙挡在外围,陆三正帮着皇城司司卫一起制服余下的人。远远看到赵启安与月宁安之间的气氛不对,两人当即丢下手中的事,快步走了过来。

        “姑娘,你没事吧?”陆三站在月宁安身侧,崔轶则强行,插在赵启安与月宁安中间:“赵王殿下,人拿下了,你可以带走了。”

        “滚!这里没有你的事。”赵启安一把挥开崔轶。

        崔轶一个读书人,哪是赵启安的对手,被赵启安甩得一个踉跄,幸亏陆三扶了一把,才没有狼狈地跌倒。

        “崔轶,你没事吧?”月宁安的反应也不慢,连忙拉住崔轶,确定崔轶无事,月宁安扭头看向赵启安:“赵王殿下,这是要卸磨杀驴吗?”

        “月宁安,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赵启安气得快要跳起来。

        明明是月宁安骂他在先,怎么就成了他的错了?

        “失败者的狂吠罢了,再说了……我指名道姓了吗?赵王殿下要是不高兴,骂回来就是了。”被齐运用污言秽语辱骂,月宁安还不至于生气,但赵启安的态度,却叫她觉得可笑。

        她被人骂了,为什么不能生气?

        她难道就活该被人骂贱人、贱种?

        她就……不是人了吗?

        “贱……”赵启安指着月宁安,却怎么也骂不下去,他忿忿地收回手:“这一次,本王放过你!”

        赵启安气急败坏的转身,走得太急,撞到一俱尸体,赵启安狠狠地一脚踢飞,看到呆滞吓到了的皇城司司卫,赵启安火气更大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人带下去,给我好好审?”

        “是。是。王爷。”皇城司的司卫,生怕惹火赵启安,一个个跑得飞快。

        这位爷的脾气不好,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赵启安招呼也不打一声,带着皇城司的人就走了。

        崔轶也不在乎,他只关心月宁安:“宁安,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一时没忍住,骂了一句贱种。”月宁安苦笑一声。

        其实,骂完后她就知道,她不该那么做,但……

        当时情绪上头了,心里似有一股无名的火气,让她失控了。

        “赵王殿下,确实是很贱。”崔轶见月宁安情绪不佳,故作哀伤的哄着她:“本官的一世清名,都被他给毁了。”

        崔轶一副惆怅样:“作为大周史上,第一个协助皇城司的文官,我几乎可以想象,有多少弹劾在等着我。没有意外的话,江南的案子一了结,我就该回京自辩了。”

        似乎觉得不够哄好月宁安,崔轶说完,又很认真地补了一句:“我真是,太可怜了!”

        月宁安被他逗笑了:“太可怜了!太惨了!我太同情你了。”要不是她知道,是崔轶主动提出帮忙,她都要当真了。

        父子同朝为官,崔相权倾朝野,崔轶就该低调下来。

        与皇城司合作,被文官排挤、弹劾,趁机寻个偏远的地方,蛰伏三五年,等皇上找到新的首相,崔轶就可以起复了。

        崔轶见月宁安笑了,玩笑似地道:“看在我这么可怜,这么惨的份上……你要不要在江宁府多呆两天?”

        陆三刚觉得崔轶是个好人,听到崔轶的话,顿时如临大敌,顾不得尊卑,强行插了一句:“月姑娘,漕帮……漕帮还等着我们去接手呢。”

        “宁安,别去!”崔轶突然冷下脸:“那些人奈何不了赵王,一定会把怒火发泄在你身上,你这个时候不宜折回。”

        齐运被抓的消息,顶多只能瞒个两天。两天后,江南的官员知道齐运出事了,为了自保,或者为了发泄,天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今天一更。

        这两天状态不佳,写得很慢……缓两天,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