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14合作,求人不如求己

1214合作,求人不如求己

        陆大将军把余总督等人扣下,派亲卫调用江南驻军,江南那些小官小吏和余总督他们的家眷,还可以安慰自己,这是陆大将军与余总督等人联手演戏,目的是为了捉拿海盗头子,但……

        钦差一到,他们就再也无法心存侥幸了。

        很显然,朝廷要动江南的官员。

        钦差抵达的当天晚上,很多人都睡不着。有些官员已经开始交待后事,把黄金珠宝埋起来,以留给后代子孙用……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那些看守粮仓、衙门,以及总督府的小门吏,收到了一个消息:“毁掉所有证据,包括人证!”

        而要毁掉所有的证据,最快的办法就是——放火!

        当天晚上,江南各地的粮仓,全都不明原因的起火,住在周边的百姓半夜惊醒,连家业都顾不得,一个个拼命逃蹿。

        “着火了!着火了!”

        “起火了,快救火。”

        “快跑呀,着火了……”

        有人不甘心,想要救火,可火势一发不可收拾,根本没有办法救……

        不仅仅是粮仓,那些存放着重要卷宗与官文的衙门,也突然起了大火,看守的人全都像是睡死了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现。

        巡视的兵丁,也集体失踪,没有一个人在刚起火时,经过火灾发生地。

        直到大火冲天,惊到了附近的百姓,才有人发现起火了,但此时火势已冲天,便是灭了火,粮仓与衙门里的东西也救不了出来了……

        一个晚上,江南各地有三十余处起火!

        虽说秋干物燥易着火,但一个晚上发生三十余起火灾,全都是朝廷重要地方,是个人都知道不寻常。

        钦差半夜被下人叫了起来,听闻这个消息,气得差点吐血:“查……给我查清楚,起火原因是什么!”

        起火的原因很好查,天一亮下面就报了上来:“粮仓、衙门的火灾,是从内部放的火,乃是看守的门吏所为。纵火之人也把自己烧死了,在火灾现场发现了被烧毁的火神像,疑似与邪教有关。”

        钦差听闻,气了个仰倒……

        与邪教有关?

        这种话去骗小孩,都没有人信,可纵火之人全死了,线索断了,他就是想要查,也无从下手。

        雪上加霜的是,第二天钦差再审余总督那些人时,他们不仅问什么都不答,还一个个态度强硬,要钦差放了他们,不然他们就是告到皇上面前,也要钦差好看……

        很显然,钦差的能力不够,对总督府的控制力不够,昨晚才起火,今天余总督这些人,就全都知道了,并且已达成某种默契,联手反制钦差。

        尤其是余总督,一扫昨天的萎靡,强势又张狂:“你一到江南,就引得江南大乱。钦差大人,江南要是乱了,这个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钦差大人,你是不是忘了,本官乃是一品封疆大臣,先不说你没有证据,能证明本官犯了事,便是有证据,你也无权审问、扣押我。你哪来的底气,一直扣着本官不放?”

        “钦差大人!江南乃是税收重地,秋税征收在即,你将我等扣押在此,要是耽误了征税之事,你担得起吗?”

        “钦差大人……”

        余总督一个口一个“钦差大人”,嘲讽意味十足,直把钦差胡大人吓得脸色发白,冷汗淋漓,不得不匆匆结束问寻,逃了出去。

        他很清楚,江南的事闹这么大,如果最后他没法定余总督等人的罪,死的一定是他全家。

        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明他手上有证据呀?

        对……

        一定要保护他手上的证据,还有陆大将军交给他的证人。

        “来人……”胡钦差高声大喊,声音急切又慌乱。

        然而,不等他喊的人来,下人就一脸慌乱地跑了过来:“大人不好了,安置在西院的那位……中,中毒身亡了。”

        “你说什么?人死了?断气了?没有救了?”    胡钦差一个踉跄,要不是下人扶了一把,他铁定栽了下去。

        安置在西院的那位,就是之前在码头上,冲破侍卫防守,冲到陆大将军面前告状的中年男人。

        陆大将军昨天,把整座总督府的控制权,都交给了胡钦差,自然也包括那人,只是没想到……

        不过一天的时间,人就死了。

        重要证人死了,他手上的证据又缺了一角,想要定余总督他们的罪,就更难了。

        接二连三的噩耗,让胡钦差备受打击,眼神散涣,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扶着他的下人连唤了他几句,也没有得到回应。

        “大人,大人……你别吓小人!”就在下人以为,胡钦差吓傻了,慌得不知所措之际,胡钦差回过神,咬牙切齿地道:“来人,备轿,本官要去见大将军。”

        江南的水太深了,他需要与枢密院合作。哪怕因此,会给陆大将军送个把柄,他也认了。

        找陆大将军合作,总比他办事不利,被皇城司逮到机会,把江南的事务夺走的强。

        陆大将军压倒他们中书六部,他们只需要在政治上,做出一些让利,之后他们总能从别处讨好回。

        要是他办不好江南的案子,让皇城司接手了,办成了,增大了皇城司的影响力,他就是六部的罪人。

        “就当便宜枢密院了!”

        胡钦差带着“屈辱”的心情,前来求见陆大将军,欲与陆大将军商谈合作一事,却不想……

        陆大将军根本就不见他,只让陆三传了一句话:“枢密院掌军权,不涉政务。”

        胡钦差急了:“江南之事……”

        陆三板着脸,又重复了一遍:“枢密院掌军权,不涉政务。”江南之事关他们屁事,六部的人办不成,就去找皇城司。

        他们枢密院才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胡大人,请……”陆三不给胡钦差再说的机会,摆了一个请的姿势,也不管胡钦差走没走,自己转身就走了。

        胡钦差愣在当场,完全不能理解,陆大将军为什么会拒绝与他合作?

        难道陆大将军不知道,他是代表中书六部来与谈合作的,陆大将军这次帮了他,日后涉及到军饷、粮草的事,他们六部也会给面子,不会再卡扣了吗?

        陆大将军他到底知不知道,与他们合作的好处?

        胡钦差很想冲到陆大将军面前,把个中利害关系,跟陆大将军说清楚,让陆大将军看到帮他的好处,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