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208敲门,捉贼要拿脏

1208敲门,捉贼要拿脏

        暗卫忍着酸意,正要回答,屋外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

        暗卫身上的肌肉瞬时绷紧,手放在佩刀上,正要拔刀,就见一身黑衣,脸带银色鬼面的赵启安,身姿潇洒地翻窗而入。

        “抱歉,我忘了敲门。”        目光扫向高度戒备的暗卫,和冷冷地看着他的陆大将军,赵启安贱贱一笑,后退一步,在窗户上敲了一下。

        暗卫:“……”赵王殿下,真的很欠揍!

        “退下吧。”陆大将军示意暗卫退下,看向坐在他面前,毫无正形的赵启安,毫不掩饰他的嫌弃:“你来干什么吗?”

        “别这么暴躁,我就是来向你报告一个坏消息。”赵启安像是没骨头一样,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脚架在书桌上,脏兮兮的鞋面时不时晃两下。鞋尖的毛边像是一戳呆毛,晃来晃去,昭显主人的得意与嚣张。

        陆大将军目光一扫,嫌弃的意味更明显:“坐好,别逼我剁了你的脚!”

        “小气鬼,又不是你家的桌子,我架一下怎么了。”赵启安嘴上说的强硬,人却老老实实的坐好,把脚放下。

        “呵。”陆大将军不置可否冷笑一声。

        “你就不想听,我要跟你说什么坏消息吗?”赵启安趴在桌上,身子前倾,嘴含坏笑,等了半天,没等到陆大将军主动开口,只得主动问道。

        难得有机会看陆藏锋的笑话,他当然要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了。

        “不想!”陆大将军十分冷淡,拒绝的明明白白。

        “你这种人,会没朋友的。”看看,就他这么好脾气的人,都受不了陆藏锋这副疏离高傲的样子,还有谁能忍受得了。

        “抱歉,高手向来是孤独的,不需要朋友。”旁人如何他不知,至少他陆藏锋不需要:“高不可攀这个词,需要我为你解释一下吗?”

        “高不可攀?陆藏锋,你要不要脸?你哪来的脸说自己高不可攀了,我赵启安,堂堂赵王,帝王亲弟,哪里攀不上你,不配做你的朋友了”赵启安用力一拍桌子,眼睛都瞪圆了。

        好气!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嫌弃成这样。

        这世上,还有他赵启安攀不上的人,陆藏锋在做什么白日梦呢!

        陆大将军没有搭理他,而是指了指他跃窗进来的地方,顺手又指了一下正门:“窗在那,门在那……自己挑,想爬还是想滚,随意。”

        “随意个屁!”赵启安气得脸都变了,差点把脸上的面具挤落了,他咬牙切齿地道:“你就不想听,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消息吗?”

        走是不可能现在走的,他还没有看到陆藏锋的笑话呢。

        “哦,坏消息。”陆大将军凉凉的补了一句。

        “呃……”突然感觉底气不足,这是什么鬼?

        带来坏消息的人,就没有资格受到欢迎吗?

        陆藏锋这是在歧视!

        “还要说吗?”陆大将军冷漠地提醒道。

        “说,为什么不说!”他忙成狗,万忙之中中抽空来找陆藏锋,不就是为了看陆藏锋的笑话嘛,他为什么不说,他当然要说了!

        “说吧。”陆大将军漫不经心地开口,一副说完赶紧滚的不耐烦样。

        赵启安……

        赵启安他就吃这一套!

        不等陆大将军多问,赵启安就幸灾乐祸地道:“香血海带着陈家、柳家和温家,三家跑了。”

        “哦。”陆大将军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平静的像是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一般,赵启安气得咬牙,又补了一句:“香血海跑了?”他就不信,他看不到陆藏锋的笑话。

        “我知道了,还有事?”陆大将军拿起一侧的账本,一副“有话快说,没话就滚”的高傲样。

        一时间,赵启安也弄不明白,陆藏锋这是真不当回事,还是假不当回事,他试探地问了一句:“香血海跑了,你的计划落空了,你不派人去找吗?”

        “你以为,没有本将军的默许,他能跑得掉吗?”陆大将军嘲讽地反问。

        赵启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故意放他跑的?”

        “捉贼拿脏,朝廷办事,讲究一个师出有名。”香血海不跑,他用什么罪名捉他?

        就像月宁安说的,像他们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但凡犯法的脏事,都是由手下的人去办的,且绝不会留下任何把柄,朝廷就算知道他们有罪,但没有证据,根本无法审判他们。

        “我就说……你好好的,怎么会大张旗鼓的,让陆一去征用驻军,原来是为了打草惊蛇。”赵启安挺直的腰脊一塌,人又窝在椅子里,一副不打算走的无赖样:“不做不错,多做多错,你这步棋倒是走的妙。”

        打了草,惊了香血海这条毒蛇,同时也安抚住了余瑞那厮。要是他没有猜错,余瑞那厮铁定以为,陆藏锋的目标是香血海,紧接着就放松警惕了。

        “既然知道,还不快滚去查余瑞的事!”陆大将军嫌弃的赶人,但可惜的是,赵启安是个脸皮厚的,压根没把陆大将军的话当回事。

        他懒懒的缩在椅子里,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放心,余瑞的事,我都查的差不多了,月宁安送上来的证据没有问题,江南的粮仓,六成都是空的。”

        余瑞确实没有猜错,陆藏锋的目标不是他,真正查余瑞的人,是他赵启安。

        “江南的官员,本事真大。”空了六成粮仓,遇到战事,前线的士兵吃什么?

        江南的官员,该死!

        陆大将军垂眸,掩去眼中的暴戾:“那批粮草的下落呢?找到了吗?”

        “不在城内,我的人还在追踪……”但凡做过,就会留下痕迹,赵启安并不怕找不到。

        陆大将军沉着脸,将手中的账册递给赵启安:“不需要再追了,证据确凿,让钦差现身拿人。”

        他手中的账册,是白天那个邋遢的中年汉子藏起来的,有关江南的官员,买卖军粮的账册。

        有这本账册,再加上空了的粮仓,找不回来的粮食,足够定所有参与此事的官员的罪。

        “不追……你是要放虎归山?”赵启安神色一凝:“会不会太冒险?海上太大了,我们并不熟悉,万一他跑了怎么办?”

        “跑不了!”陆大将军一脸笃定,冷硬的脸,露出一丝掩不住的得意:“本将军跟你不一样,本将军有月宁安!”

        月家,可是海上的霸主。

        香血海不过是扑腾了五年的小虾米,区区小虾,便是个头再大,又岂能与海上霸主争霸……

        六点左右,会有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