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59遮天,土皇帝

1159遮天,土皇帝

        江南总督的反应太快了,完全出乎月宁安的预料,要说不慌乱那是骗人的,但……

        也就是刚听到消息的那一刹那,月宁安慌了一下,转念她就稳住了。

        江南总督的反应确实很快,但她也不差。

        奏折已由陆藏锋的暗卫送走了,江南总督就是本事再高,消息再灵通,想要从陆藏锋的暗卫手中抢回奏折,也不是容易的事。

        至于薛大人夫妇?

        薛大人到底是朝廷命官,又有崔相那么一门姻亲在,江南总督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暗杀他们。

        官场有官场的潜规则,在朝堂上怎么斗都可以,但真要动用死士暗杀,别说同僚容不下这样的人,就是皇上也容不下这样臣子。

        电光火石间,月宁安已将所有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是以,面对带着兵马,杀气腾腾冲进来的江南总督,月宁安面上半点也不惊慌,从容的行礼:“民女见过大人。”

        “月宁安?”江南总督威仪十足,一双虎目审势地打量着月宁安,眼中是掩不住的杀意。

        月宁安并不意外:“是。”

        江南总督是第一次见她,她却不是第一次见江南总督。

        当初,江南总督的儿子,是九里坡那群亵玩幼女的纨绔中的一员。

        当时,江南总督还在京中任府尹之职。她不止一次站在暗处,看着这位道貌岸然的总督大人在城外赈灾,虚情假义的安抚受灾的百姓,看到灾民的处境,哭的比灾民还要伤心……

        那时候,她曾不止一次想要冲上前,撕下这位总督大人虚假的表面,质问这位总督大人,在纵容儿子伤害无辜少女后,他哪来的脸哭的这么伤心?说自己爱民如子?与百姓同痛?

        即使后来,陆藏锋出手废了江南总督之子,她心中的恨,仍旧没有消。

        总督府那个纨绔少爷固然可误,可更可恶的还是纵容他、包庇他、为他提供保护伞的江南总督。

        如若不是江南总督的纵容,他儿子怎么敢不拿人命当回事?

        如若不是江南总督的包庇,他儿子又怎么可能,在事发后全身而退?

        那些纨绔少爷该死,但……

        他们的父亲,也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当时,九里坡的事情爆发后,那些纨绔子弟被陆藏锋处罚了,他们的父亲也多少受了牵连,唯有江南总督因远在汴京,加上他反应极快,先一步大义灭亲杀了自己儿子,又主动上折子陈情向皇上请罪……

        皇上念在他并不知情的份上,只罚了他三年俸禄。

        对江南总督这种高官来说,他们从来就不靠俸禄过活,皇上对他的惩罚可以说是不痛不痒,也由此可以看出,皇上对江南总督的信任与看重。

        月宁安当时知晓,心中不是不平,可又能如何?

        皇权至上!

        罪不及父母。

        皇上定下来的事,没有人可以说不,哪怕有再多的不满也得憋着。

        正因为皇上的态度,是以,哪怕她再想找江南总督的茬,也只得蛰伏下来。

        想来,江南总督也是一样的。

        爱子虽不是死在她手上,却因她而死,江南总督恨不得她去死呢,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天宫阁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她一点也不生气,因为……

        江南总督率先出手,她怎么反击,皇上都没有资格说她半句不是。

        “拿下!”

        江南总督异常的干脆,也异常的冷酷,上下打量月宁安一眼,就后退一步,命官差将月宁安拿下。

        官差得令上前,陆三毫不迟疑,拔刀挡在月宁安面前:“余总督,你要拿人,可有官文?”

        “官文?本官亲自来,还比不上那一纸官文有说服力?”余总督冷笑,看陆三的眼神透着轻蔑。

        在江南这个地界,他要拿人,何需官文。

        这位莫不是以为,他跟着陆藏锋那个黄毛小儿,立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功劳,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吧?

        “余总督身为朝廷命官,这是不将朝廷规矩放在眼里?”陆三握刀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

        他知道,今天有一场硬仗要打。

        这位余总督,不是一个按规矩出牌的人,这样的……

        不好对付。

        “哼!”余总督不屑的哼了一声。

        一个武将,还想跟他打嘴皮子官司,谁给他的自信了?

        余总督压根不把陆三放在眼里,再次下令:“拿下钦犯月宁安!违抗者,杀!”

        “你敢!”陆三快要气炸了,挥刀就要上,却被月宁安死死按住了:“别动!”

        “夫人!”陆三不敢动,怕伤了月宁安,压抑着怒火喊了一声。

        不过这一声“夫人”,不是喊给月宁安听的,而是喊给余总督听的,然而……

        余总督只有冷笑。

        他要怕了陆藏锋,就不会来。

        月宁安加重力道,按在陆三的肩膀上“我跟他们走,你守住薛府,给我查出……奸细!”

        “奸细”二字,月宁安咬的极重,说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余总督一眼。

        余总督眉眼也不抬一下,目光威压,透着一股正义之气。

        月宁安嗤笑一声……

        她等着看,这位笑不出来的时候。

        余总督眸光一暗,厉声道:“给她带上重枷!”

        然,这一次月宁安没有妥协,她冷下脸,威胁道:“真当我……不敢跟你翻脸吗?”

        “哈……”余总督冷笑,就听到月宁安说:“河道溃堤、水灾泛滥,还是疫情蔓延全城。余总督,你选一样!”

        “狂妄小儿!”余总督压根没把月宁安的话当回事,冷讽道:“月宁安,本官劝你束手就擒,少大放厥词。这是江南,是大周的江南,不是任你为所欲为西域,在江南,你月宁安就是天上的凤凰,也得给我趴着走!”

        “那你就试试……”月宁安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带吧。”

        “给她……”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官差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河道溃堤了,淹了……凤凰山那一片良田全被水淹了,刚收割的粮食,也都被水冲走了。”

        凤凰山下,有近千亩良田,这些良田挂在不同人的名下,但他们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

        江南总督余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