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54让利,真假凭人说

1154让利,真假凭人说

        月宁安态度坚决,强势异常。大有香血海要是敢拒绝,她就立刻跟香血海翻脸的架势。

        香血海不想与月宁安翻脸,或者说,现在的他,还没有与月宁安翻脸的资本。可同样的,他现在羽翼未丰,也不敢与官府的人正面对上。

        要让朝廷的人发现他的身份,他就完了。

        他承担不起,跟月宁安翻脸的代价,也承担不起,身份让朝廷知道的后果。

        他该怎么办?

        香血海陷入两难,他看着月宁安,目光如刀,似要吃人一般。

        “别这么看着我,多大人了,你不知道,眼神伤不了人吗?”月宁安轻哼一声,姿态闲适。

        她知道,香血海一定会低头。

        香血海根本没有选择。

        “傲慢、强势、心机深沉、冷酷无情,毫无同理心……月宁安,你知道吗?你这样的女人,不会有男人喜欢的!”香血海放在小几上的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披散在身后的长发,不知何时也变得松散杂乱。

        “彼此,彼此。”手下败家而已,她允许手下败家,说几句狠话,反正又不用给银子。

        月宁安过于平静、敷衍的口吻,气得香血海差点吐血。

        香血海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月宁安这张脸,他重重地在小几上捶了一记,忿忿起身:“三天后,如你所愿。”

        “慢走不送。”月宁安连个眼神也不给香血海。

        香血海脚步一个趔趄,左脚绊到了右脚,差点摔倒,及时稳住身形后,恼羞成怒的他将衣袖甩甩得咧咧作响,气急败坏的离去。

        月宁安嗤笑了一声,香血海听到了,却没有回答,只冷声对外面的鱼人下令:“撤!”

        扑通扑通……落水声响起,很快船上就只剩下月宁安、陆三与公叔少华三个人。

        仇老大和船夫的尸体,早就被香血海的人丢入水里喂鱼了。

        虽不是海葬,但也算是水葬了。

        “回吧。”月宁安闭了闭眼,淡声吩咐道。

        陆三看了一眼香血海离去的方向,有满肚子的疑问想问月宁安,可看月宁安闭目养神,面露疲态,老实地闭上嘴,出去撑船。

        陆三有眼色,公叔少华就没有这个眼色了。

        陆三一走,他就走到月宁安对面坐下,左右颠了颠:“这位置……坐了两任海盗头头,果然不一般。”

        月宁安轻笑一声,睁开眼:“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很可惜,我不会回答。”

        “宁安,别这样,咱们也算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妹了。你小时候还叫我少华哥哥来着,看在咱们兄妹一场的份上,你给我解答一下疑惑呗,不然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他这个没别的优点,就是好奇心重。

        小时候,就是因为好奇天宫阁那些木马、木车是怎么动的,他就把天宫阁镇阁之宝的木马给拆了。

        他爹当时气得差点归西,也亏得他天赋好,人聪明,只拆了一遍,就知道怎么装,才没有在小小年纪,就挑起天宫阁的重任。

        “累,不想说话。”月宁安是真的,心累。

        香血海不是一个善茬,跟他周旋,每一时每一刻都必须绷紧,不然……

        一着不慎,就会被香血海反制。

        “我不让你白累,十个问题,那四艘船,我给你让一成的利。”月宁安打小就是一个不吃亏的主,小时候……

        说起来都是泪。

        他十岁的时候,都斗不过五岁的月宁安。

        五岁的月宁安,还没有他腿高,五短小身材,看着可可爱爱,人却是鬼精灵。

        他让月宁安叫他哥哥,小小的月宁安一本正经地跟他讲道理,讲着讲着就变成了交易。小宁安叫他一句少华哥哥,他就得给小宁安做一件玩具。

        月宁安小时候的玩具,基本上都被他给包了。

        而他做出来的那些玩具,因为是许诺了给小宁安的,是小宁安的所有物,他要玩,或者拿去给别人看,还得像小宁安租借。

        既是租借,自然就要付酬劳。

        是以,公叔少华一个匠人,硬生生地被月宁安训练的,能熟练的讨价还价了。

        月宁安不想回答任何问题,但公叔少华开了口,月宁安自然也要给面子。

        公叔少华漫天开价,月宁安也就不客气的坐地还价了:“一个问题,一成。”

        她和公叔少华都知道,问题不问题不是重点,重点是公叔少华要寻个理由,让一成的利给她。

        无他……

        只因公叔少华看到了她的实力,也看到她为这件事付出的心力。

        一成的利,是天宫阁该给的。只是大家的交情摆在那里,要是直接说,因为她出力多,天宫阁要让利,多少有一点生份。

        是以,公叔少华才会用他们小时候,常用的“交易”方式来让利,既不生份,又能找回儿时的情谊。

        毕竟,交情这种东西是需要维系的……

        “七个!”让利是真,但好奇也是真的,公叔少华被月宁安还价的气势吓着了,本来想说九个问题的,硬改成七个。

        论讨价还价,他果然……还是输了。

        “两个。”月宁安漫不经心地开口,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

        “五个!”公叔少华咬牙,又退了一步。

        “三个!”月宁安也随口应了一句,几乎没有过脑子。

        “成交!”公叔少华飞快的应下,生怕月宁安回过神,反悔。

        “问吧。”月宁安轻笑一声。

        她就不告诉公叔少华,她不想回答的事,公叔少华就是变着花样,问一百个问题,她能什么丁点儿都不透露,免得公叔少华难过。

        公叔少华迫不及待地开口:“第一问题,那个香血海真的是,当年那位荣王的后人?”

        “谁知道是真是假呢。”月宁安随意扫了船口一眼,知道陆三在偷听,只笑了一声,并没有回避。

        她敢带陆三来,就不怕陆藏锋知道。

        公叔少华好奇的追问:“怎么说?”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月宁安提醒道。

        公叔少华:“……”奸商!

        当然,公叔少华只敢在心里骂,哪怕不甘心,也得认:“就算是第二个问题。”

        月宁安五岁的时候,他都只有吃亏的份。他不认为现在的他,能占的了月宁安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