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48海盗,官字两张口

1148海盗,官字两张口

        陆三不承认有用吗?

        她又不是傻子。

        她身边就那么几个人,秋水与武林盟的人,绝不可能背着她,将她身边的事,事无巨细的向陆藏锋汇报。

        会做这种事的,只有陆三。

        虽然因为陆三汇报,陆藏锋来得及时,救了她一命,但这并不表示陆三做得没有错。

        她没有什么不敢叫陆藏锋知道的,但陆三拿着她给我的月俸,却背着她偷偷给陆藏锋传消息,这与背主有什么区别?

        “姑娘,属下真不知。”陆三一脸无辜,一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憨厚样。

        还是那句话,这事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的。别说月姑娘没有证据,就是有证据,他也要死鸭子嘴硬到底。

        不然,他还怎么厚脸皮留在月姑娘身边,不留在月宁安身边,他怎么陪秋水?

        他媳妇还没有娶进门呢。

        “嗯,我信了。我说了,你不跑也不可以,左右我又不是你的主子,也不是你的上峰,又不能拿你怎么样。”月宁安懒得跟陆三争执,她不是官府,要看证据定案,她认定是陆三就是陆三,就算陆三拿出证据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也无用,更不用说陆三什么也拿不出来。

        “姑娘……”陆三还想要挣扎一下,然而……

        月宁安已绕过陆三,招呼公叔少华坐下:“月家商行订的船被扣,是怎么一回事,你把详细的情况跟我说一说。”

        月宁安一脸严肃,显然已进入了谈正事的状态,陆三转了个身,本想再解释两句,可看了月宁安一眼,就默默地闭嘴,起身,恭敬地退了出去。

        跑十圈就跑十圈吧,好在月姑娘也没有说,要他一天之内跑完。

        十圈,他慢慢跑行不行?

        一天不行,就十天……只要跑完了,他就还是那个好陆三。

        公叔少华的目光,在陆三身上转了一圈,便在月宁安对面坐下。

        公叔少华这次急急忙忙,托了一堆关系,打听到月宁安落脚的地方,可不仅仅是来找月宁安报信的,更多的还是为了求助。

        是以,他也不隐瞒,将整件事巨细无遗地说给了月宁安听:“你先前不是给我们消息,让我们尽快把余下的几艘货船都赶出来嘛,我们赶紧赶慢,在十天前把船造好了。货船造好后,我们就挑了近海下水试行,可不知怎么的,我们在试船的时候,撞上巡海的水师。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当时双方在海上发生冲突,我们的人不敌水师,被水师连人带船全扣下来了,现在人和船都被带到了江南。总督府对外放出的消息是,江南水师捉拿了一批海盗,海盗会在秋后斩首,船则全部充公。”

        人和船在他们手上没了,按说这事跟月宁安无关,但是……

        这事他们真解决不了。

        不管是人还是船,他们都没有办法。

        但凡他们有一点办法,他都不会来找月宁安!

        “总督府?这件事,是江南总督办的?”是巧合吗?

        他们才要帮崔轶谋求江南总督的位置,江南水师就扣了他们的人和船,还给冠上一个海盗的帽子。

        “是的!据悉,是江南总督收到消息,得知朝廷要加强海防,亲自带兵出海,训练水师。”公叔少华笑的苦涩。

        他还知道,朝廷突然要训练水师、加强海防,与月宁安脱不了干系。

        月宁安冷笑:“那还真是巧了!”

        江南总督亲自带水师出海训练,正好撞到天宫阁的船试行,还被当成海盗打了,这要是巧合,她把头取下来给江南总督当椅子坐!

        “宁安,这事……我知道是我们天宫阁的错,是我们没有护好船,无法如期将船交付给你,但这事我们天宫阁真解决不了。”公叔少华不由得叹气。

        这事到底是谁牵连了谁,他和月宁安都知道,但船是在他们天宫阁手上弄丢的,责任就在他们,更不用说,他们还要求月宁安帮忙救人,是以……

        哪怕公叔少华心里有那么一丢丢不满,他也好脾气地跟月宁安商量:“宁安,你看这样行不行,那三艘货船你要是能拿回来,连同你先前你订的那艘大船,我们天宫阁都只收木料的银子,旁的一分不取,只求你捎带手,把我们天宫阁的试船的匠人救出来,他们都是我们天宫阁的老人,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人和船都能拿回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但公叔少华知道,事情不可能尽如人意。

        是以,公叔少华又道:“那三艘大船要是拿不回来,损失由我们天宫阁承担。我们用先前你订的那艘大船赔给你,你先前给的订金,我们也如数退还。”

        在商言商,这是他们天宫阁该承担的责任,与其等月家商行主动提起,还不如他主动开口,反正都逃不掉。

        然而,月宁安却是摇头:“这事,是我们月家商行牵连了你们。不管结果如何,货船的银子月家商行都会如实给付。天宫阁的人,我们也会尽力营救。”

        公叔少华虽然没有指责她,但她还是听出了公叔少华的不满。

        月宁安知道,这个时候她不承认,公叔少华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可先不说公叔家与月家的交情,就凭她与公叔少华的交情,就凭月家商行日后少不了要跟天宫阁合作,她都不能装傻混过去。

        这世间没有蠢人,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便宜只能占一时,占不了一辈子。

        “船是在我们手上丢的,能拿回来是你的本事,我们没有理由收银子。”公叔少华承认,他确实迁怒了月宁安了,但听到月宁安这么说,公叔少华突然觉得自己太小心眼了。

        月宁安摇头,起身道:“行了,现在不是扯这些事的时候。人和货都在江南,你先休息一下,明……今天下午,我们启程去江南。我还有些事要办,先失陪了。”

        说完,月宁安就大步朝后院走去,把公叔少华这个客人丢在了花厅。

        公叔少华:“……”

        月宁安步出大门,左右看了一眼,没见到陆三,随手指着一个天木神教的教众:“去告诉陆三,让他别跑了,赶紧去给他们家大将军偷偷传信,把我身边发生的事好好汇报一下,再收拾一下,下午跟我去江南。”

        “呃……”刚换了衣服,正准备去绕山跑的陆三,脚步一顿,往后缩了一步。

        他感觉,他受到了伤害。

        他都说了,他没有……

        算了,他还是去传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