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42抢功,非自然死亡

1142抢功,非自然死亡

        水横天带着围剿鬼市的武林高手,提前回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鬼市的人全死了,但不是死在我们手上,而是跟我们打着打着,突然一个个爆体而亡。”水横天跟月宁安说起这事,还一脸的心有余悸。

        不是[悠悠读书    www.uutxt.xyz]他怂,实在是……

        那天的画面,太恶心了。

        任谁在生死博斗的时候,突然被血肉渣子糊一脸,都不可能不被吓到。

        他还算好的,只是被吓的忘了出招,有那胆小的当场就吐了,吐完人就晕了。

        倒是少林寺那几个武僧反应最淡定,被血肉渣子糊一脸后也不慌,而是原地坐下,开始念经。

        “突然爆体而亡?所有人?包括先前死的人,也全都爆体了?尸骨无存?”月宁安虽然很想多陪陪自家侄儿,但也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知晓水横天有正经事,月宁安费了点精力,将少年安顿好,就匆匆来见水横天。

        听到水横天的话,月宁安当即打起精神。

        “是的。先前死的人,尸体也全都炸开了,全都成了肉沫骨渣,连个完整的人样都没有。”水横天想到,他们在鬼市看到的画面,差点又吐了出来。

        数百个活生生的人,几乎在同一刻炸开,变成肉渣,那画面血腥的可怕,血气刺鼻冲人。

        最主要,他们每一个全身都沾满了血肉,像是从血海里爬出来的一样,回去洗了数十遍,身上的血腥味都淡不下去。

        水横天想,他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得血了。不仅仅是人血,鸡血、狗血……但凡是红色的,他都不想见到。

        月宁安默了片刻,道:“不仅没有活口,现在连尸骨都没有了。也就是说,我们后续什么也查不到。我们虽然把鬼市灭了,却留了一个天大的悬念在我们面前?不,我们没有把鬼市给灭了,我们灭的只是……他们放在台面上的阎门京鬼市,真正掌控鬼市的势力,鬼市的核心,我们连碰都没有碰到。”

        “呃……我们在鬼市什么也没有查到。”水横天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不过,崔大人留在了鬼市。有他在,应该能查出一点什么吧?”

        “嗯,有崔轶在,不用担心。”陆大将军难得看水横天顺眼,看水横天一脸局促,大方地为水横天解围:“鬼市背后的人,无外乎就是那些人。崔轶能查到最好,查不到,不是还有我吗?”

        先前掌控鬼市的是黄金堂,黄金堂堂主就是月家的人。黄金堂倒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月家人失去了对鬼市的掌控。相反,月家人藏得更深了,对鬼市的掌控也更深了。

        这一次鬼市的人自爆,就是最好的证据。

        鬼市背后的人,用这种方法告诉月宁安和世人,鬼市那群人的生死,不是掌握在月宁安手中,也不是掌握在鬼市人手里,而是掌握在他们手中。

        月宁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轻拍额头:“是我钻牛角了。还查什么查……他们虽杀人灭口了,但根本没有藏着,或者说对我没有藏着。你说得对,崔轶能查到最好,要是查不到,咱们就给他透露一点消息。这件事,你就别沾手了,你不缺这种小功劳,给别人一条活路行不行?”

        “是我不缺这种小功劳,还是你想把这次的功劳留给崔轶。”陆大将军有大把的军功在身,当然不缺这种小功劳了,但是……

        他不缺归不缺,月宁安为了崔轶,从他手里抢功劳,他就不高兴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崔轶那小子对月宁安,就没有死心。

        明知皇上别有用心,还甘愿做皇上的棋子,崔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是会在月宁安面前装模作样。

        月宁安轻叹了一声,道:“范家在江南的势力越来越大了,崔轶一个小小的府尹,范家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可崔轶他太年轻了,熬资历的话,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往上升。想要往上升,就必须要有一个,能堵住其他人嘴的功劳。”

        她确实是为了崔轶,从陆藏锋手中抢功劳。

        甚至崔轶自己也明白,他这是在抢陆藏锋的功劳,因为他用的是陆藏锋的人去围剿鬼市,但功劳却是算在他身上。

        同样,月宁安也明白,崔轶不讲体面的去抢这个功劳,是为了什么……

        崔轶在江南任职,范家在江南建了一个江湖小镇,崔轶却不知,由此可见范家在江南的势力。

        崔轶他看到了,也记在了心里。

        是以,崔轶一看到立功的机会,就紧紧地抓住了。

        崔轶很清楚,他爹是首相,没有人能抢走他的功劳,而只要他功劳足够,他就能升官。

        功劳足够大,有崔相在,江南总督的位置也不是不能谋划。

        崔轶为了她去抢功劳,她没有发现就算了,发现了,自然要推一把。

        陆大将军听罢,虽有不快,但还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本将军便送他一程。”

        查出“四月”这个神秘组织的功劳,足够让崔轶升上江南总督之位。

        “这事,你跟崔轶去说,我不掺和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月宁安一副嫌弃的样子,好像刚刚开口为崔轶抢功的人不是她一样。

        “嗯,”陆大将军含:“我信。”

        “信就行了,不需要刻意强调。”月宁安娇嗔的瞪了陆大将军一眼。

        “是,夫人。”陆大将军一脸无奈,眼中满是宠溺。

        自家夫人,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呢?

        两人视线相交,无言的默契在两人之间流转。

        水横天:“……”明明在座的有三个人,为什么他有一种,他是多余的感觉?

        水横天忍了很久,还是没有忍住:“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明白?”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用开口,可是……

        看月宁安与不陆藏锋一脸默契,说着他完全不懂的话,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总觉得,他与宁安之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壁垒,他努力想要打破那层壁垒,却发现,那层壁垒更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