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40杀气,江湖不易邪医卖命

1140杀气,江湖不易邪医卖命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月宁安好不容易,接受了她哥唯一的血脉,身中巨毒,随时可能会丧命,邪医文修又告诉她,这个孩子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他们的话。

        不是哑巴,也不是聋子,更不是傻子。他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也能发出声音来,就是打小没有生活在正常的环境,听不懂他们的话,也不懂得如何说话。

        “这应该是心病。”邪医文修跟月宁安说这些时,一度十分紧张,边说边观察月宁安的表情,生怕月宁安跟昨天一样,一个受不住,当场吐血晕了过去。

        当然,他怕的不是月宁安吐血晕过去,他怕的是他们教主,跟发配右护法一样,把他发配到西域去。

        西域那地方,虽然被商人称为黄金之路,但那只对商人而言,对去干活的人来说,西域那地方又荒凉又危险。

        反正,他是没有兴趣去那么一个贫穷又落后的地方,即使那地方有很多稀奇的草药。

        他们天木神教有权有势,作为天木神教唯一的大夫,他想要什么药草药要不到,何必自己去冒险。

        想远了……

        邪医文修一拍脑袋,小心翼翼地看着月宁安:“夫人,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可千万不要再吐血,再晕过去呀。

        教主就在旁边呢,他就是本事再大,也没法做到,在教主发现前,先一步毁尸灭迹……不是,是先一步把人弄醒,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能恢复正常吗?”月宁安没有吐血,也没有晕倒,但她死死地咬着唇,唇角流血了也毫无所觉。

        她觉得老天爷在玩她。

        每当她觉得,在她的努力下,未来有了期盼后,命运又给她重重一击。

        她还没来得及,为哥留有血脉而欣喜,打击就一个接一个,让她忍不住要想,他们月家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她月宁安上辈子,又造了什么孽?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就不配……拥有幸福吗?

        不配,拥有一个家?

        不配,拥有家人吗?

        月宁安咬着唇,死死地握紧拳头,不断的告诉自己,事已至此,愤怒改变不了任何事,才抑制住想要杀人的冲动!

        “夫人,您是只哪方面的正常?”邪医文修悄悄地后退一步,与月宁安拉开距离。

        教主很可怕,但盛怒中的月宁安也不弱,那杀气跟教主不相上下。

        月宁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少年,沉声问道:“你能治哪方面?”

        邪医文修见月宁安还算冷静,暗暗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道:“小公子体内的毒,我肯定没有办法。小公子体内有十几种混合的毒药,我连分辨都分辨不出来。那些毒在小公子体内,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让小公子不至于毒发而亡。一旦医治,打乱了平衡,反倒会加速小公子的死亡。我个人建议,在没有万全的把握前,最好不要医治。”

        真是造孽呀!

        他堂堂武林第一邪医,别人跪着求他治病,他都不屑搭理,现在却要主动给人解释一堆。

        真是江湖不易,邪医卖命。

        不治,等死;治,十有八九会立刻就死。月宁安听懂了邪医未尽的意思,也早有心里准备,她深吸了口气,再次问道:“毒解不了,那让他……跟正常人一样,你能做到吗?”

        “这个……”邪医文修一脸为难,眼神乱飘,就是不敢看月宁安。当然,更不敢看她身后的陆大将军。

        在月宁安的逼问下,才吱吱唔唔地道:“夫人,那啥……我不太擅长治这种病。要不,你问问药王谷的孙不死?我记得孙不死那个老东西,还挺擅长治心病的。”

        他是邪医,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大夫。

        夫人是不是,不懂这个“邪”是什么意思?

        他治病从来不管病人的死活,他哪里会治这种心理上的病症。

        “孙不死无法离京。”月宁安不是没有想过,把孙不死找来,但……

        上一次进京,她虽然没有见过老头,可也知老头的情况很糟糕,老头不能离开孙不死。

        而把少年送进京?

        月宁安的目光,落到少年惨白的脸上,满脸苦涩……

        人进京,落到皇上手里,皇上第一时间,就会将人送到圈禁月家人的地方去,任由这孩子自生自灭。

        把人送进京,就等于送这个孩子去死,她做不到。

        “夫人,这孩子的情况不一般。要不,您……”好好地陪他最后一段时间。

        邪医文修说到一半,突然感受到死亡凝视,抬头,对上陆大将军的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一个哆嗦,硬是不敢说了。

        完了,        教主不高兴了。

        “要不什么?”月宁安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邪医文修后面的话,催问了一句。

        陆大将军没有说话,只用杀人的目光看着邪医文修,用眼神警告邪医文修小心用词。

        邪医文修差点就给跪了下去,哆哆嗦嗦地道:“要不,您让我试试?”

        邪医文修一边说,一边还不忘偷偷瞄陆大将军一眼,见陆大将军收回视线,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幸亏他机智,逃过了一劫。

        邪医文修悄悄地抹了一把汗……

        太险了,纵横江湖三十余载,差一点就栽了。

        “你不是说,你不擅长治心病吗?”月宁安全副心思,都放在少年身上,但她又不是死人,屋内的气氛这么怪异,她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她只是看出邪医文修不想医治少年,想借陆藏锋的手,给邪医文修施压罢了。

        邪医文修是她认识的大夫中,除孙不死外医术最高的人。她不能把孙不死找来,邪医文修就是她最好的选择。

        她原本还在想,要怎么做才能让邪医文修答应,帮她医治少年的病。现在陆藏锋施压了,她也就没有再愁了。

        “我可以试一试。”邪医文修看了陆大将军一眼,含泪点头。

        最近江湖不好混,为了生活,他堂堂邪医也只能跪了。

        月宁安一句客套话也没有,作揖拜谢:“如此,我家侄子,就劳烦邪医您了。”

        邪医文修:“……”我总觉得我被坑了,并且还有证据,但我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