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22杀鸡,没什么不敢的

1122杀鸡,没什么不敢的

        那时候的月宁安,身处低谷,四面皆敌,前有盯着她手中产业的权贵,后有推她入坑的皇室。

        可就是在这么难的情况下,月宁安仍旧毫不犹豫地答应帮他。

        这份恩情,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很庆幸,我去了汴京,并且遇到了她。”遇到了月宁安,他便拥有了这世间所有的幸运。

        水横天脸上的笑容稍纵即逝,他双手抱拳,一脸郑重地向张掌门行了一礼:“下午群英阁的会面,我就不去了,免得他们拿我压宁安。下午,就拜托张掌门了,我水横天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刀山火海,水横天万死不辞!”

        张掌门:“……”他真酸了。

        这两人能不能,别这么为对方着想?

        这叫他们这群老东西,还怎么活?

        ……

        有小六子那个耳报神在,武林大会上发生的事,月宁安当即就知道了。

        得知水横天为她出头,威胁各大门派,月宁安一点也不意外。

        她水大哥,虽然在别的方面不聪明,但在维护她方面,从来就没有让她失望过。

        既然水大哥为她出头了,那她就更不可能把姿态放低了。不然,便枉费了水大哥一片好意。

        月宁安让小六子通知各大掌门,她申时会在群英阁等各位掌门,并强势的表明,过时不候。

        申时差一刻,月宁安就带着陆三与秋水到了群英阁。

        没有意外,一个人都没有到。

        月宁安也不在意,直接在上首坐下,陆三与秋水一左一右,站到月宁安身后。

        没有让月宁安等太久,她刚坐下,就有四个小门派的掌门人过来了。

        来人很客气,率先给月宁安打招呼:“月姑娘!”

        “刘掌门,薛掌门,程掌门,肖掌门,四位请……”拿侨归拿乔,但该有的礼数,月宁安却半点不缺,人一进来就起身相迎,并精准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

        这就是月宁安的本事了,但凡交换过姓名的人,她私下都会加强记忆,以免再次相见叫不出人名字,徒增尴尬。

        “月姑娘客气了!”四个小门派的掌门人,没有想到,落了各大掌门面子的月宁安,会这么好说话,一时间有些爱宠若惊,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几分。

        看到月宁安这么好说话,心思活络的程掌门主动找月宁安搭话,想要趁众人来之前,在月宁安面前混个脸熟,却不想,他刚开一个头,又有人进来了。

        来的还不是别以,正是上午讨伐月宁安最凶的几位掌门人,不过资历最深的华清派掌门还未到。

        “月姑娘,老夫来晚了,失礼之处,还望月姑娘不要介意。”那几掌门人一进来,脸上就洋溢着热情的笑,言谈中也透着亲近,好似前两天,把月宁安当门内弟子使唤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诸位掌门客气,是我来早了,快请坐。”月宁安颇为诧异地挑了挑眉。

        没想到,水大哥的威胁这么管用。

        这几个,刚刚是在跟她道歉吧?

        程掌门暗骂了一句无耻,脸上却自然而然地露出笑脸,用同样热情地语气跟几位掌门等人打招呼。

        接下来,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陆续步入群英阁。申时整,张掌门与智悟方丈也到了。

        两人一到,包括月宁安在内的所有人,都起身跟两位打招呼。

        月宁安礼貌性地,把上首的位置让了出来,请两位入座,被二人拒绝后,月宁安也没有再三请求,大大方方地在首位上坐下。一点也不觉得,她年纪最小,坐在首位有什么不对。

        有几个掌门看不惯月宁安这么嚣张的作派,但想到上午张掌门的话,还有水横天的威胁,硬是忍住了。

        “申时到了,陆三,关门!”月宁安扫了一眼空出来的位置,知道还有人没到,但月宁安却没有人的打算。

        连武当和少林两位掌门,都赶在申时到了,其他人有什么资格晚到?

        既然要拿架子晚到,那就别来好了。

        “关门?”除了张掌门与智悟方丈,其他人都愣了一下,错愕地看向月宁安。

        月宁安指了指不远处的沙漏:“申时到了。”

        看在在坐的各位都是武林大佬的份上,月宁安就没有说:“是你们要见我,不是我要见你们,你们哪来的资格晚到”之类的话,免得把人气晕了过去。

        陆三一声不吭,在一众掌门的注视下,大步走到门口。

        事情就是这么巧,陆三正要关门,华清派的华掌门就到了,众人看到这一幕,莫名的紧张了起来:月家这位,会让华掌门进来吗?

        没有吊众人胃口,就在众人瞪大眼睛等着结果时,陆三当着华掌门的面,将门关上了,转身走到月宁安身后,神情平静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做。

        在座的诸位掌门,包括张掌门与智悟方丈都惊住了……

        月宁安的人,真把门关了?

        这么嚣张?

        这么狂妄?

        说过时不候,就过时不候?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华掌门被人当面关在门外,气得不行,一脚将门给踹开,冲向月宁安……

        “华掌门,请留步!”不需要月宁安开口,陆三就上前,将人拦了下来,指了指门口,摆出一个请的姿势:“华掌门,我们家大小姐与众位掌门有要事要谈,恕无法招待华掌门。”

        “你赶我走?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华掌门气笑了。

        陆三面色不变:“华清派掌门人,请……”

        华掌门气极:“你知道我是谁,你还……”

        陆三不屑地冷哼:“华掌门,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请不要耽误其他掌门的时间。”

        华掌门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陆三,又看向在坐的众人:“你们呢?也要赶我走?”

        呃……

        几个与华掌门视线相对的掌门,不自地别过脸。

        他们也不懂,月家这位大小姐是什么意思。

        这是杀鸡儆猴?

        可是不是有点过了?

        “华掌门,要见我的是你们,我定了申时在群英阁与诸位见面。诸位掌门都到了,华掌门不来,我想华掌门应该是不想见我,既然不想,晚辈就不勉强华掌门了。”月宁安没有把难题,丢给在座的诸位掌门,站起来,接过了话茬。

        不等华掌门说话,月宁安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