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119人脉,存在感

1119人脉,存在感

        崔轶看着月宁安被那双泪水洗涤过后,越发明亮的眸子,心里一阵阵揪痛……

        他终于知道,他输在哪里了。可同时也知道了,他这一辈子都赢不了陆藏锋,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输了。

        就像月宁安待他的态度,一开始就是拒绝他。

        不,月宁安拒绝的不是他,月宁安拒绝的是除了陆藏锋以外,所有对她抱有好感的人。

        崔轶知道,他该死心了,不然以后他们连朋友都做不了。

        崔轶强撑着笑脸道:“宁安,对不起。还有,我很高兴,你在那个时候,遇到了陆藏锋。”也很遗憾,在那个时候,你遇到人的不是我。

        但,也许这就是命运。

        看似不公,却又异常的公平。

        “我也很庆幸,我在那个时候遇到了陆藏锋。”一个跟她一样,背负着血海深仇,背着层层枷锁,却努力活下来的人。

        许是感同深受,那时的陆藏锋并没有跟她说几句话,却叫她打消了去死的念头。

        “对了,天机阁的写书人,是怎么一回事?我先前仿佛听到一耳朵,天机阁的写书人来了。”崔轶再次生硬的转移了话题,而这一次成功了。

        月宁安也不想,沉浸在当年的事情中。

        事实上,要不是崔轶问起,要不是想让崔轶死心,她都不会去提……

        虽然,她已经长大了,能冷静地看待当年的事,但每每提起,她还是情绪低落。

        崔轶提起天宫阁的写书人,月宁安就顺口道:“是陆藏锋的人送来的,我倒是打过天机阁的主意,但你知道,我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人脉,可请不动天机阁的人。”

        确切的说,应该是天木神教的教主蓝象权,把天机阁的人送来了。

        “大将军?他与天机阁的人熟?”天机阁向来高高在上,他们虽记录武林中的事,却从来不把自己当武林中人,陆藏锋要把天机阁的记书人请来,光熟可不行。

        “我听陆一说,天机阁的阁主欠陆藏锋一个人情,陆藏锋听闻我在武林盟的事,就去信给天机阁,让他们把记书人派来了。”具体的月宁安就不打算说了。

        她总不能告诉崔轶,陆藏锋会把天机阁的记书人找来,是为了跟崔轶互别苗头吧?

        陆藏锋的消息还真是灵通,远在北辽都知道,崔轶帮她一起对付范家的事。

        也不知道是谁把消息传出去的,她目前第一个怀疑的是陆一。

        虽然陆三知道的最多,嫌疑最大,但陆三正忙着跟秋水风花雪月,还指望她点头,好早日娶到秋水,应该不会想不开,私下悄悄在陆藏锋面前打她小报告。

        当然,陆藏锋也真是会吃醋,远在北辽也不忘压崔轶的一头,让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陆藏锋的好意,她还是受了。

        有天机阁的记书人在,她要说动武林各大门派,就容易多了。

        “陆大将军还真是……交友广阔。”虽然心里仍旧酸涩,但崔轶还是真心赞了一句。

        陆藏锋这次,还真是帮了月宁安的大忙。

        “他早些年走南闯北的,加上年轻,气性大,跟不少人结过仇,也结下了不少人脉。当时在西域的时候,认识陆藏锋的人也很多。我还以为,他那人冷冰冰的不会有朋友,没想到他朋友还听多的,而且三教九流都有。”提起陆藏锋,月宁安眉眼间都多了一丝温柔,语气也透着随意,还有亲昵与幸福。

        崔轶知道,也许月宁安自己也没有发现,她提起陆藏锋的神情,有多么的美。

        月宁安不仅仅是把陆藏锋当成爱人,还把陆藏锋当成了亲人,家人,且有唯一的。

        没有人可以取代陆藏锋,在月宁安心中的地位。

        然,理智归理智,情感归情感。

        崔轶心里明白,他一点机会都没有,但看到月宁安提起陆藏锋,就一脸幸福的样子,崔轶心里仍旧止不住的酸涩。

        他借着喝茶的动作,掩去眼中的酸涩,问道:“武林盟事了,你是不是……要去北辽了?”

        “走之前,想赶到皇上推出海运章程前,组织商船出一趟海。”一成的税,进出海登记……费银子又麻烦,虽然是她自己提出来的,但能不出还是不出。

        作为提前知道朝廷风向的人,她当然要钻这个空子,在朝廷的命令发布前,先一步出海。

        崔轶突然笑了:“我可以想象,皇上的脸色。”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赶巧了。”月宁安一脸无辜。

        “对,你什么都不知道。”崔轶脸上的笑容,完全止不住,心里的酸涩也随着这一笑,如云烟一般消散了。

        这就是月宁安,轻易能掌控他的欢喜与哀伤,而他明明知道,却甘之如饴,不愿挣脱……

        就在这时,小六子咚咚咚地跑了过来:“月姐姐,原来你在这呀……盟主,还有张掌门他们正找你呢。”

        “他们找我干什么?”月宁安脸上的泪痕,早就擦干净了,看不出刚刚哭过。

        “好像是问天机阁的记书人的事。”小六子挤眉弄眼,一脸坏笑:“月姐姐,你懂的……”谁不想在江湖志上留一笔,谁不想扬名江湖呢?

        以前没有机会,现在天机阁的记书人,就在武林盟了,他们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了。

        武林盟不能光让年轻人出头,也得给各大门派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跟各位掌门说一声,我现在很忙,实在抽不出空去听各位掌门的指点。要是各位掌门方便的话,我午后在武林盟的群英阁等众位掌门。”月宁安这两天,帮着水横天安顿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没少被各大门派刁难!

        也不知那些个掌门人是怎么想的,自个儿的门派精穷,不想着开源节流,不思索着如何发家致富,反倒端着武林正统门派的派头,时时昭显优越感,不停地给她找事儿,不管干什么都想要压她一头。

        她就奇怪了,她又不混武林,压她一头有什么意思呢?

        压她一头了,是能让他们多一个铜板,还是多一角银子了

        这些人就没有想过,日后会有求到她的头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