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1078掉坑,这才叫政治

1078掉坑,这才叫政治

        在皇上的紧急逼问下,周佑霖不敢多想,只过一遍脑子就道:“陛下……大将军还未曾传消息过来,是我们在北辽的人,打探到了一些消息。北辽皇帝拖着大将军,并不提弦音公主的事,而是以大将军与北辽公主耶律冉同吃同住同行,坏了耶律冉公主的名声为由,要大将军娶耶律冉为妻。”

        这个不算是什么正经、重要的消息,但皇上问得又快又急,周佑霖不敢多耽搁,只能把这个并不准确的消息说出来。

        “耶律冉是谁?”皇上黑沉着脸,不快地问道。

        周佑霖弯下腰,恭敬地回道:“回陛下的话,耶律冉就是鬼市对外承认的少主鬼冉,也就是北辽拿弦音公主要挟大将军,要大将军放了的人。”

        “哈!鬼冉?一个生父不详的人,算什么公主?北辽还真是脸大,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敢往藏锋面前推。虽然朕看不上月宁安,但月宁安再不济,也比那什么鬼冉强多了!”皇上大怒,指着周佑霖道:“你去……以朕的名义,休书一封给北辽皇帝,告诉他,能配得上朕的大将军,只有真正的公主,那什么狗屁的假公主,给藏锋暖床都不配!”

        “是,陛下。”周佑霖应了一声,脸不红气不喘地继续拿陆大将军当幌子:“陛下,大将军离去前,曾交待臣。枢密院的事,除了按例可寻的小事,旁的事,事无巨细都要向圣上禀报。臣这里有一件与枢密院有关的事,臣不敢擅自做主,恭请圣上裁决。”

        “陛下,臣这里也有一桩事与枢密院有关,臣不敢擅自做主,恭请圣上裁决。”崔相不慌不忙上前,截了周佑霖的话。

        他就知道,周佑霖这个脑子,办不成事。

        “何事?”皇上看了看崔相,又看了看周佑霖。

        周佑霖侧身一步,朝崔相扬手:“相爷先请?”老狐狸,把他推出来,又不让他占便宜。

        大将军说得没有错,这群文官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崔相毫不客气:“陛下,枢密院今天绕过吏部,下调令将新科进士柳景庄,调去云州任县令。”

        “这事,臣可以解释。”周佑霖暗叫倒霉,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柳景庄?你把那个跟月宁安走得近的青楼才子,调云州去了?”皇上压根不在乎调令的事,他在意的是……

        周佑霖把柳景庄调走了!

        “你的意思?”皇上黑着脸,不高兴了。

        他特意把柳景庄留在汴京,就是为了给他机会,让他去追求月宁安,周佑霖居然把人调走了,这是给他对着干?

        身为枢密院副使,连他这个皇帝的心思都揣摩不出,他看周佑霖这官是不想做了。

        “陛下,是赵王殿下的意思。”周佑霖当即就跪了下来,一副无奈样。

        “呵!”皇上冷笑:“这就是你说的……事无巨细都要向朕禀报?你就是这么听你们大将军话的?”

        “臣知罪,请陛下恕罪!”周佑霖能说什么,他只能请罪了。

        皇上和赵王神仙打架,他这个小鬼……

        好吧,他会调走柳景庄,也不全是因为赵王的命令,更多还是因为他们家将军有交待,让他盯着崔轶与柳景庄,但凡这两人对月姑娘不死心,就把人远远打发走,让他们永远没有机会见月姑娘。

        柳景庄兴许是得到了皇上的暗示,居然趁大将军不在京,向月宁安表明心意不说,还让月姑娘等他十年,他要不赶紧把柳景庄调走,等大将军回来,他小命可就不保了。

        “哼!不经吏部,调动官员任命。你的胆子可真大!”皇上没有叫周佑霖起来,但也没有说责罚的事。

        他倒是想罚周佑霖,可罪魁祸首是他亲弟弟,他能怎么办?

        “臣知罪。”周佑霖嘴上认罪,在心里却把崔相骂了个半死。

        这群文臣真的是太坏了,他下调令的时候,他们不吭声。他还以为,看在赵王的面子上,这些人会当这事不曾发生,没想到在这里等着他……

        成功给周佑霖上了眼药,崔相才说起来意:“陛下,臣还有一事,请陛下容臣禀报。”

        “何事?”皇上见崔相没有咬着不放,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调走一个柳景庄是小事,但牵扯到启安,要是崔相咬着不放,他这个皇帝也不好保启安。

        “是工部造出来的战船,臣认为……”崔相没有直接说,月宁安要租战船与水师一事,而是先说战船造了出来,该让水师用新的战船做训练,而没有什么是比实战更有效的训练方法。

        崔相一心为公,劝说皇上让水师带着战船,出海训练,好为大周训练出一只强大的水师来。

        皇上听完,觉得甚是有理,但……

        花销太大了!

        北辽蠢蠢欲动,西域……

        西域就不提了,一提到西域,皇上就想宰了月宁安。

        他知晓西域宝石、黄金多,还想着借西域内乱,从西域大赚一笔,没想到被月宁安给截了胡。

        “国库的银子,能支撑水师做海上训练吗?”皇上忧心忡忡的问道。

        国库不丰,他这个皇帝,真的是太难。

        “难!”崔相一脸为难,重重地叹了口气:“连年征兵,国库也不丰。要不是关城今年税收大涨,怕是连今年的军饷都拔不下去。”

        还能这样?

        周佑霖目瞪口呆的看着崔相……

        难怪皇上重用这些文臣,又防着这些文臣。

        崔相这什么心眼?

        明明得是要他们求皇上,同意让他们跟月宁安合作,但到崔相这里,就变成了为圣上分忧,让月宁安吃亏了,牢牢握住了主动权。

        难怪崔相敢跟月宁安说,有他在事情不会超出控制,崔相这本事……

        也是没谁了!

        幸亏是崔相开口,要是他开口,他肯定就如实说了,让皇上占了主动权。

        他服了!

        周佑霖心里憋屈归憋屈,但在崔相开口后,他还是迅速接上了话茬:“陛下,臣有一计,不知可不可行?”

        他是武将,崔相是文臣。崔相刚刚还坑了他,皇上做梦都想不到,他会跟崔相打配合。

        这坑,皇上掉定了!